news news

六十四卦雜記 —「火地晉」

作者﹕沈家銓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8月24日訊】上離(火)下坤(地)其名「火地晉」。「晉」者﹐進也﹑明也。卦名不稱「火地進」而言「火地晉」﹐那是因為「晉」有益進益光明的意義﹐而「進」卻只有前進而無光明之義。卦想為日出地上﹐有如旭日初升﹐故有越升越明之象。序卦曰﹕「物不可終壯﹐故受之以晉﹐進者﹐進也。進必有所傷﹐故受之以明夷」﹐這是在告訴我們﹐任何事物壯盛到了一個極點﹐就一定會必有所進﹐絕不會潛藏於下而不發﹐所以「大壯」之卦的後面就是「火地晉」。但是任何事物如果只知進無止息﹐那就一定會受到傷害﹐因為事物都有它們的一個極點﹐凡是一過了極點就會往下坡走了﹐就像太陽一到了日中的時候﹐也就是太陽開始下沉的時候﹐然後就慢慢的沉之地下﹐所以「火地晉」卦的後面就是「地火明夷」﹐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沒有一樣東西是會永久不變的﹐只要一過了極點﹐目前的情況就會開始往反方向走了﹐所謂泰極則否﹐否極則泰﹐所以了解了「易經」之後﹐如何利用「易占」從易理中去找到東西的極點﹐然後再想辦法去延長或縮短到達極點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
我們知道了物極必反的道理之後﹐當我們身處在飛黃騰達的時候﹐我們就越是要用履薄冰的態度去處事待人﹐官位越高就越要居高思危﹐以期延長「泰」的運勢。相反的當我們處在窮困潦倒的時候﹐我們就越要堅強的撐下去以期否運的縮短。卦曰﹕「晉﹐康候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錫」者﹐賜也。「蕃庶」者﹐眾多也﹐「晝日三接」者。「三」這個字在「易經」中可當成「頻繁」的意思來講。「晝日三接」者﹐忠於職守的人﹐在一天之內就被天子接見並賞賜了好幾次﹐意思是寵遇之至。有人會問為什麼從卦象之中會有「晝日三接」的意思呢﹖「來知德」先生說﹕「火地晉﹐上卦是離﹐離有晝日之象﹐同時離居三﹐所以言「三」﹐同時中互卦(二三四﹐三個爻)為艮為手﹐有接之象﹐故言晝日三接」。在此順便提每一個八卦是居的數字﹐「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這完全是天然的按排﹐並沒有滲入一絲人為的硬性安排(以後有機會再講)。十幾年了﹐筆者的心中一直就有一個結﹐那就是卦辭﹐爻辭﹐彖辭(彖傳)﹐象辭和卦象的關係。就拿「晝日三接」來作個比喻吧﹗在幾千年前﹐當某位大智慧家在寫這句「晝日三接」的時候﹐是否也是像「來知德」先生一樣﹐從卦象中看到了所有的含義﹐才一字一字那樣深入的寫下了「晝日三接」還只是看了卦象有感而有所發揮呢﹖
因為我們要知道﹐「卦象」它是一個無底的套子﹐無論我們用什麼形容詞﹑名詞﹑動詞﹑去形容卦象﹐我們都可以從卦象中去找出來的﹐當然並不是順順當當的一目了然﹐有時候是要經過「綜」﹑「錯」﹑「互」的變化才能找出來的。所以簡單的一點來說﹐你放什麼下去﹐卦象就會像什麼﹐所以事後的算命「諸葛亮」偏偏皆是﹐在這世上事後的「應聲蟲」也觸目皆是﹐道理就是在此﹐其實「來知得」先生看了卦﹐爻﹑象辭之後再從卦象中去一一找出來﹐雖然也是一種事後「諸葛亮」的手法﹐但他深通卦﹐爻﹑象辭及知道如何去通變卦象來適合卦義﹐也是無人能及的﹐豈是一般「信口雌黃」事後算命諸葛亮可相提並論的。
現在言歸正傳﹐卦辭是說﹐有功之臣頗受天子寵﹐一日之間竟頻頻的被天子召見賞賜數次。「賜馬」﹐是謂賞賜的都是一些有用的東西。我們必須要了解一件事﹐在賞賜別人東西之前﹐我們一定要針對著﹐「對方的實際需要」而賞賜﹐而不是只憑著自己手頭上的方便﹐或是寬裕﹐或是興之所至﹐而做的賞賜﹐這樣的賞賜可能會產生所費不貲﹐但在實際上卻得不到實益的情形﹐因為從對方來講﹐他們不但有一種「嗟﹗來食」的感受﹐同時也會覺到這只是一種應付是手法而不是真心的。順便告訴讀者一聲﹐當下次你們要去賞賜別人的時候﹐一定要針對著對方的需要﹐同時也要有一份真正感激之心注入才對。晉卦曰﹕「晝日三接」﹐訟卦曰﹕「終朝三褫」﹐這二句話雖是出現在不同的卦中﹐但都是在暗示我們﹐對黜陡之速應該要有所警惕﹐更不可因一時的晉昇﹐一時的貶謫﹐而使悲喜困擾著我們。老子曰「寵辱若驚﹑寵為上﹑辱為下﹑得之著驚」﹐失之著也驚﹐是為寵辱若驚」。為什麼世人對名利得失是那樣的在乎﹖因為世人都以得到寵為高上﹐以屈辱為低下﹐所以一得到榮寵就感到自己很高上﹐因高上而驚。一得到貶謫屈辱就會感到自己很低下﹐因低下而驚。我們之所以會「寵辱若驚」﹐那是因為我們心中有「我」﹐我們太重視自己﹐時時都在想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緣故。
如果我們一旦能夠忘卻了自己﹐則一切的寵辱都將對自己產生不了寵辱若驚的作用了。象曰﹕「明出地上﹐晉﹐君子以自昭明德」﹐「昭」者﹐明也﹐象辭是在說﹐日出地上萬物皆照﹐其照無私無欲無隱﹐故至明莫如日﹐日雖至明但一入地下則成明夷﹐就象人一樣﹐人之德本明﹐但一溺於「私」就暗了。故君子之照﹐必先自照而後照人﹐俗人之照先照人而後自照﹐下人之照﹐既不照人而不自照。最近在報上喧喧嚷嚷火熱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先生﹐曾經不就是如旭日初生的人物﹖但溺於人欲之私﹐又不懂泰機則否﹐更不懂什麼是自照明德﹐所以才會從「火地晉」變成「火地明夷」﹐筆者曾經在六十四卦雜記中提過二次﹔「為什麼有許多大陸青年企業家﹐都是患了暴起爆落的毛病﹖」﹐最重要的毛病他們都不能自照﹐自明﹑完全是靠著自己和銀行間利益互輸的關係﹐用銀行的大水管去灌溉自己的菜園子﹐一到水管被捅出了漏之﹐水源一絕﹐自己的菜園子也就完了。初六爻曰﹕「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無咎」。象曰﹕「晉如摧如﹐獨行正也﹐裕無咎﹐未受命也」。「摧」者﹐被沮而退。「罔孚」者﹐不能見信於人。卦的慣例是「陰應陰」﹐「陽應陽」道相同則信之(孚)。初六和九四相應﹐是以陰應陽﹐所以初六不能為九四所信。「裕」則﹐寬裕緩進﹐安中自守﹐在這句爻辭中﹐「罔孚」二字是非常重要的﹐它的涵義和「雷風恆」的初六爻非常相近﹐「恆卦的爻辭是「浚恆﹐貞凶﹑無攸利」﹐而二者都有﹐「始而求深」的大毛病﹐豈不知交淺豈能言深的大道理﹖
晉卦的初六爻是在講﹐不論是晉或是被摧﹐我們都應正守才是正道﹐必須要知道﹐始進又豈能遽然被深信於上的道理﹐若不能見信於上﹐我們亦應綽綽於進退之間﹐只宜雍容寬裕以待時機﹐而不可貶道以求容。「獨行正」者﹐獨行正道﹐不肯枉己殉人﹐故進而被阻。「未受命」者﹐因初六在極下﹐尚未有受官職之命﹐既未有官守﹐則無言責之累﹐所以能進退裕如也。上九爻曰﹕「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無咎﹐貞否」。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角」」者﹐剛硬之物﹐又有「極」﹐「頂」﹐「高」諸義。「晉其角」者﹐進已到了極點﹐「伐邑」者﹐自省也﹐治內也。凡事進之剛猛就必有燥急之弊﹐如果進之剛猛用在「自省」﹐「自反」上面﹐則是越厲害越好。書曰﹕「功名盛則所務者遠﹐而反蔽於近。勢外極則所統者眾﹐而易暱於私﹐於此不謹以至危身﹐而隕石者多矣」﹗所以君子「自照」﹐「克己私慾」﹐雖至晉其角﹐仍曆吉而無咎。◇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3-08-23 22:46:47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3/8/24/n36428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