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學淵:也談流亡者回國

朱學淵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7日訊】關于流亡者回國的事情,有滿腔的想法,但卻沒有打算去說。一則因為我不是流亡者,二則已經早就入了美國籍。然而,“身在曹營,心在漢”,畢竟人還是個中國人,念的還是中國的事情。昨天又讀到茉莉女士的文章《請公開邀請流亡者回國!─致中國政府》,又象是一塊石頭投入了我的腦海,又有話不吐不快了。

看來,最近中國政府的确有所動作。据說有老鄉向茉莉轉達了有關部門的邀請,她說“當時我听到這個邀請之后的感覺是,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作為一個被逐出國門的囚徒,當接到這樣的邀請,心中自然是會有所触動的,特別對于善感的女子。想必,對于過去的做法,政府也是有自我譴責的。會受感于他人的忏悔,大概都是些善良的人,如果人性中的“善”能夠互動,中國有許多問題本是可以妥善解決的。

但是,茉莉又說:“我擔心這种本來屬于基本人權的回國,會變相地成為一樁‘私下交易’,令我洗不清自己被政府‘招安’和被‘收買’的嫌疑。對于視人格尊嚴甚于生命的本人,這是一個很難逾越的心理障礙。”。這對于珍惜“名節”的人來說,更是理所當然的擔心。茉莉的這些通達的情和理,換來了我對她的尊敬。

茉莉說:“中國政府需要制訂一個公開的政策,明文宣告歡迎海外异議人士回國,取消通緝令,取消黑名單,讓所有流亡者都無條件地享有同等的回國權。跨出這一步,對中國政府和流亡者雙方都是非常有利的:首先,公開邀請流亡者回國,將會大大提高中國政府在國際上的聲譽。多年來,中國政府簽署了國際人權公約卻又不執行,令國際社會極為反感,受到嚴厲的譴責。如果現在中國政府公開宣布其歡迎流亡者回國的政策,這將被視為中國人權狀況的一大進步,不但會獲得世界各國政府和人權人士的廣泛贊譽,而且在本國人民中也將大得人心。中國政府將是這一舉動的最大受益者。”

我以為茉莉女士并不是開出了“天鵝肉”的价碼,來為難政府。而是設身處地地為民族大義著想。去年十一月間,在一篇題為《第四代領袖從何著手?》的文章里,我說:“今天共產党的政治形勢,遠不如毛澤東死后的那几年好。那時鄧小平任用胡耀邦主持‘平反’工作,把歷次政治運動的‘成果’一筆勾銷,社會如釋重負,飯雖然沒有吃飽,階級斗爭卻一了百了。而今天的問題又怎么辦呢?靠發展經濟就能叫百姓忘得了?他們吃飽喝足了還是要罵共產党。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一個政党,會把自己的弦繃得這么緊。”還說:“至于如何化解這些‘敵對勢力’,就取決於‘第四代領袖’們的政治運作了。今天連腦滿腸肥的闊佬都可以登堂入室當‘党代表’,卻不讓劉賓雁、郭羅基、蘇紹智、于浩成這些老共產党回國,難道流放有异見的自己人,也是代表了‘先進的文化’?連大陸的百姓,本党的同志都容不了,何從談起隔海招手,呼喚台灣的同胞?”

而事實上,政府目前在做這些再緊迫不過的事情的時候,還沒有提高它的透明度。它始終沒有擺脫“對敵斗爭”的治國思維。目前它的做法是有選擇地讓一些持异見的人士回國,這或許并不是要“分化瓦解”或“各個擊破”,但這种做法至少叫人非常不舒服。最后的結果無非是:回去過的不敢認賬,回不去的更加死硬。事實上,這也是一种不公正;因此使前者在后者的面前,還要受到道德的壓力。

這樣的事情,過去也都發生過。鎮壓“地富反坏右”,好像是叫別人翻不過身來,其實是“五座大山”壓在共產党頭上,連气都喘不過來,胡耀邦一舉推翻這五座大山,結果政通人和,天下太平。后來又無端找來了“六四”和“法輪功”兩個麻煩,大虧了共產党的元气。有人說“民運”烏七八糟,我看至少還不比共產党糟;而那個“法輪功”卻愈鬧愈大,連衛星電視都搞出來了。我看茉莉的話很有道理,胡錦濤和曾經慶紅先生,還是听她的話,公開全面地實行民族和解的好。

二○○三年八月二十七日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8-27 1: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