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時寒冰:茉莉“一股暖流涌上心頭”值得攻擊嗎?

時寒冰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8日訊】今日無意中讀到不鏽鋼安魂曲的大作《茉莉小姐對國安特務“一股暖流涌上心頭”究竟說明了什么?》,文中對茉莉女士“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一邊剖析,一邊批判,仿佛一個窺陰癖者一邊偷窺,一邊在病態中嘰嘰歪歪地意淫。不鏽鋼安魂曲怎么了?

“說實話,當時我听到這個邀請之后的感覺是,一股暖流涌上心頭”。茉莉自己承認這是她當時的真實感覺,這難道不是正常的嗎?對于一個遠离故土多年的流亡人士,尤其是對于一位女性而言,這种瞬間產生的感覺難道不是一個有愛心的人本性的自然流露嗎?按照不鏽鋼安魂曲的說法,茉莉難道應該像過去電影里面的革命者那樣,無動于衷再痛罵一番才符合常理嗎?

接下來,茉莉講得很清楚了:“回國本來是我們天經地義的權利,無須政府邀請,這种權利只要政府不阻撓就能實行。對我來說,在中國政府沒有頒布一個公開的政策之前,在所有的流亡者不能享受同等的回國權之前,輾轉流亡了十年的本人,會一邊含著眼淚思鄉思親,一邊繼續等待下去。”

在“暖流”之后,茉莉依然是堅定的。她提出:“中國政府需要制訂一個公開的政策,明文宣告歡迎海外异議人士回國,所有流亡者都無條件地享有同等的回國權。”應該說,茉莉首先還是維護其他人的基本權利的,并沒有接受有條件的邀請。

“暖流”過后,能夠繼續保持著清醒,對于一位女士而言,已經非常不易了。但不鏽鋼安魂曲卻大做文章。“茉莉女士看來就很能讓她動情,居然公開承認自己‘當時我听到這個邀請之后的感覺是,一股暖流涌上心頭’!!……老實說我看到這里,心里馬上的感覺就象是吃了一只蒼蠅,因為這股“暖流”出自一個似乎‘革命意志’特別堅決的民運人士之口,也真的實在太不值、太膿包、太肉麻、太令人作嘔了一些!”

對于別人的一小點感受,不鏽鋼安魂曲竟然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下子產生了一大堆令他作嘔的感覺,我不知道不鏽鋼安魂曲是不是經常有這樣強烈的不良反應,倘若經常如此,建議盡早去醫治,以免拖延久了,給耽誤了。

不鏽鋼安魂曲接下來的分析令我惊詫,我惊詫當今還有人寫這种邏輯混亂的文章來辱沒華人的智慧。“不錯,中國政府不預設任何條件就邀請海外流亡人士回國,這雖然政治分化、軟化目的十分明顯,但畢竟本身算是一個仁政、一种進步,我們當然應該對其作出正面評价。然而對一個曾經見證過六四學生市民被屠殺慘劇,自己本人因公開支持學生被投入監獄整整三年,出國后近十年一直被中國政府非法限制回國的民運人士、‘人權活動家’來說,對中國政府進步再感到怎么欣喜,也絕不應當會產生那种‘一股暖流’的心理反應”。

不鏽鋼安魂曲一邊對中國政府不預設任何條件就邀請海外流亡人士回國“作出正面評价”,一邊又提出對于茉莉女士再感到怎么欣喜,也絕不應當會產生那种‘一股暖流’的心理反應。感到欣喜与‘一股暖流’的心理反應都是屬于人在高興時的正常反應,筆者看不出他們之間有什么明确的界限,可以如此,卻不可以如此。不鏽鋼安魂曲等于是說,你可以高興,但不可以有歡樂的感覺,這种思辨能力,真讓I服了You了!。從另一方面來看,既然“我們當然應該對其作出正面評价”,為什么茉莉女士非得被排除在外不可呢?不鏽鋼安魂曲也主張平等自由,既然你不鏽鋼安魂曲可以作出正面評价,別人為什么不能。你能夠作出正面評价是正常的,別人有點好感怎么就不正常了呢?

不鏽鋼安魂曲接下來以身說法,表彰自己:“我安魂曲六四后坐過牢、學校還給了處分,要是將來當年關我的、處分我的‘有關方面’也給我老安平反、補償、落實政策什么的,莫非我安魂曲也會因此‘一股暖流涌上心頭’?!”

假如真如不鏽鋼安魂曲假設的那樣,政府給你平反、補償、落實政策,那么,在什么樣的條件下會出現這种情況呢?一是政府給六四平反,一是中國政府徹底實行了民主,一是……否則,怎么可能給你平反呢?倘若在這种情況下,在這种無數仁人志士苦苦追求的理想得以實現的時候,安魂曲也不會因此‘一股暖流涌上心頭’,I更服了You了!這只能說明這种人已經完全喪失了表達欣喜的能力,腦子里已經被什么東西給塞滿了,好可怜的人啊!

不鏽鋼安魂曲接下來就開始扣帽子了,“很好地暴露了她這樣號稱立場最堅定的民運人士、‘人權活動家’,其真實的斗爭信念、意志是多么多么地脆弱,又是多么地具備一种為了小恩小惠就可以‘謝主隆恩’的本能心態。在這一點上,她甚至連不少中國知識分子的那點起碼做人骨气都不具備……”

筆者讀遍茉莉的原文,也找不到不鏽鋼安魂曲所說的“‘謝主隆恩’的本能心態”,當然,從技術上理解,可以認為筆者沒有不鏽鋼安魂曲所具備的那种打洞挖掘能力。

其實,不鏽鋼安魂曲最有殺傷力的一點就是關于茉莉丈夫簽名的事情,這恰恰暴露了不鏽鋼安魂曲陰暗的一面:有必要在一個男人面前加上“某某老公”這樣的說明嗎?是在侮辱人家還是存心要陷害人家?

接下來,不鏽鋼安魂曲果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茉莉提出“她的老公還要回大陸出書,不宜讓人知道他是茉莉女士丈夫云云……”,這恰恰說明了茉莉直率的一面,假如她是一個像不鏽鋼安魂曲這樣會算計的人,完全可以找一個合适的理由,根本不會陷入這樣的詭計了。

前段時間,東海一梟搞了一個用真名講真話的簽名,不鏽鋼安魂曲再三強調的一個理由竟然是:時寒冰是人民日報記者,有他簽名,肯定有險惡的目的。不鏽鋼安魂曲寫道:“大家注意在‘倡議書’的發起人中,類似時寒冰、師濤等同大陸官方關系密切、從來都發表迎合‘政府’言論的記者也踊躍簽了名……這些人怎么會愿意同洪哲胜、鄭義這些‘敵對勢力’攪合在一起而不避嫌的呢?”然而,不鏽鋼安魂曲得出結論:“用真名說真話”的倡議純屬不顧他人安危的扯蛋!甚至有幫助大陸安全部門追蹤的嫌疑!

這种文章邏輯之奇特簡直令人嘆為觀止,別人把文章給我的時候,我還以為是一個低年紀小學生寫的。寫文章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混亂的文章,建議不鏽鋼安魂曲以后該名安魂曲,別玷污了“不鏽鋼老鼠”的大名;也建議不鏽鋼安魂曲今后寫文章別再用漢語寫了,以免外人對漢語言的邏輯表達能力產生了怀疑。

當然,這僅僅是建議而已,接受与否,都是不鏽鋼安魂曲的自由。

寫于2003年8月27日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8-28 10: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