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六十四卦雜記 —「山火賁」和化妝

作者﹕沈家銓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9月16日訊】近來接到<大記元時報>的两次電話, 意思是如果再不換換「六十四卦雜記」的口味的話﹐總編輯就可能會把我寄去的「六十四卦雜記」稿件﹐象投籃球一樣的﹐「刷」的一聲給投進廢紙筒去了. 聽了忠告﹐我心裡好怕怕﹐心想好不容易在<大紀元時報>騙來的一小片天地﹐眼看著就會因不換口味而混不下去啦。於是屈屈手指替自己起了一卦﹐從卦象中卻也看不出有「緣盡」的徵兆呀﹗可見還是可以死皮賴臉的混下去哩. 由此在心神稍寧之後﹐我「自反」又「自省」了半天﹐再回想到那些親戚﹐朋友﹑同事們異口同聲的一句話﹕「太難了﹐看不懂」﹗怎麼辦哩﹖思之又思之﹐只好採取古人的一句名言﹕「和而不同」﹐那就是六十四卦雜記寫照﹐因為那是令人深思﹐啟發人生的經文, 絕對不可因噎而廢食﹐但偶爾也寫上幾篇用卦名寫些影射而輕鬆的小品﹐讓那些看「六十四卦雜記」看得正在咬牙切齒﹐火冒千丈的讀者可以消些火氣。

「火山賁」﹐賁是「飾」的意思﹐也就是「化妝」的意思﹐「賁」的本意是在求一種事物它本來的面目﹐能因修飾而能更突顯。也就是說﹐「飾」是借用外物來隱醜揚美。也就是借用手術化妝品來隱藏自己原有的缺陷而達到突顯的目的﹐進而增加自己對第三者的吸引力。今天我正在書房寫「六十四卦雜記—天山遯」﹐而太座「年糕」則一個人坐在客廳﹐嗑瓜子看連續劇. 「年糕」在看連續劇的時候﹐有两個一直改不掉的大毛病: 喜歡把聲音開得很大; 只要一看連續劇﹐她馬上就會變成大導演「孫素雲」。今天也是一樣﹐電視劇的聲音及「孫導演」的指揮聲﹐使得我實在是寫不下去了﹐只好放下筆﹐慢慢的踱出了書房。機靈的「年糕」一看我走進了客廳﹐她知道是善者不來﹐於是馬上就把VCR關掉了﹐電視機仍舊開著﹐同時用手拍了拍沙發﹐示意要我坐在她的旁邊。
我走了過去才剛剛坐下﹐CBS台就開始報告說﹕「有两位知名度極高的「星」字輩男女正在鬧離婚……」﹐我於是轉過頭去問「年糕」﹐「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星」字輩的男女們婚姻總是不會維持很長久」﹖「年糕」想也沒想到我會有此由一問﹐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要如何來回答我﹐所以只好對我搖了搖頭。就在「年糕」搖頭的一剎那﹐我突然靈光一閃﹐心想何不利用這個機會﹐給「年糕」來個機會教育﹖說不定她就會放棄了紋眉﹐紋眼淺的念頭﹖所以馬上就對此刻正把頭依靠在我肩膀上的「年糕」說:「古有明訓﹐無本不立﹐無文不行﹐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本」就是一件事物的原來本質﹐(就象一個人天生俱來的內涵以及僕實無華的外表和面容)﹐是對本質的一種修飾﹐也就是在原來樸實無華的外表﹐加上了一些裝飾。「野」就是簡單粗陋﹐「史」就是輕浮空洞.整句話是在暗示我們﹐一件事物如果沒有自己的本質﹐則這件事物就很難存立﹐但有了本質又不知道去做適當的裝飾﹐則這件事物也就很難亨通。「本」超越了「文」就會顯得簡單粗陋﹐「文」如超越了「本」就會顯得輕浮而空洞。所以做一個人必須是文質相雜, 才會顯得不簡陋不虛飾。換一句話來講﹐適當﹐適中的化妝不但是正常的﹐同時也是必須的﹐但絕不能因化妝而失去了原來的面貌。……」
剛說到此﹐我突然發現正靠在我肩膀上裝睡的「年糕」﹐她的眼珠子突然在眼皮底下動了幾動。我又接着說﹕像那些「星」字輩的男女們的結合不外是下列數種情形(1)借用對方的氣勢來增加自己的知名度. (2)渾渾沌沌的迷戀上了對方那張經過極度化妝或整容後的漂亮面孔﹐以及一付動過手術後誇張突出的身材。(3)迷戀上了對方演技式的翩翩風度﹐以及一張撩人憐愛的面孔」。「男女之愛﹐如果以色而合﹐則色衰愛馳﹐以勢而合﹐勢盡愛疏﹐這是一種必然的道理. 就象女人化妝美容一樣﹐女性們時時做些輕微的點裝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濃妝艷抹卻只可偶而為之﹐要知道淡淡的點飾﹐它的效果就像一朵蘭花及它本身的幽香一樣﹐耐看又耐久…….
這時靠在我的肩膀上裝睡的「年糕」﹐突然坐直了身體﹐轉過頭來﹐睜大了她那雙不太大而又滾圓的一雙眼睛望著我﹐眼神流露出一種好感動的神采. 我望了望她又繼續對她講﹐濃妝艷抹之美只能收一時的時效﹐時效一過就會失去了吸引力﹐你看看那些濃妝艷抹及身子一動﹐就會大起大落顫抖的女模特兒及「星」字輩的女性﹐初初一瞥令男人心驚, 但看久了也就會有些像吃多了過濃過肥的食物而失去了食慾的感覺一樣。遠遠不如清淡的小菜來得較易使人長銘心頭.
剛說到這裡﹐「年糕」突然把她那張紅樸樸的圓臉伸到我的面前﹐嘻皮笑臉地說﹕「你看我在你心目中﹐是不是很耐看﹐又會令你長銘心頭呢﹖我摸了摸她那紅紅的圓臉﹐我說﹕「你就象那一道令我百吃不厭的番茄炒蛋一樣」。對「年糕」講完「山火賁」﹐「賁」的道理之後﹐我想「年糕」她大概不會再有想去紋眉﹐紋眼線的念頭了吧﹗結果是大出我意料之外。近來「年糕」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整天在我面前再次的提到紋眉﹐紋眼線﹐這些使我心驚肉跳的字眼。我還記得當「年糕」在去年回台北去參加她小弟婚禮的那一次﹐她差一點就在她那幫朋友慫恿之下﹐去紋眉﹐染了暗紅色的頭髮回來﹐幸好她也顧慮到了﹐有些事情還是要和老公商量後再做決定﹐不然老公借題發揮有了「細姨」﹐那豈不慘了」﹐所以「年糕」才沒有去改頭換面。
今年四月初她說要回台北看望她的老爸﹐所以在臨行之前﹐我義正詞嚴再次對她說﹕「這次回去千萬要當心你那一大幫朋友的蠱惑﹐不要在她們的七嘴八舌之下﹐就心裡癢癢﹐一個把持不住就去紋眉﹐紋眼線﹐或是做了一些會令我受不了的事情﹐「女為悅己者容」﹐這個己就是你老公不是其他人﹐況且我對你面前的一切狀況都感到很滿意……」。「年糕」一聽﹐咦﹖語氣不善呀﹗一些都不像我往常那種可以加三減四的口氣﹐再抬頭一看﹐哇﹗一付不言茍笑的我﹐因此「年糕」﹐心不甘情不願的是﹕「好啦﹑好啦﹑你放心吧﹐我不會去台北改頭換面的」。「年糕」從台北回來後﹐平安無事的安靜了才两個禮拜﹐她就開始用另外一種戰術來對付我﹐我懷疑她是經過了高人指點.
她說﹐我的左邊眉毛上有一些斷痕﹐這樣對我的運氣是不好的﹐當然你也不希望我帶給你壞運氣吧﹗每天自己動手去補眉毛也太麻煩……」﹐「年糕」整天就用這些「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方法來煩我﹐像我這種「天縱英明」的人怎會看不出她的心計﹐可是「年糕」厲害就厲害在這個地方﹐她早知道我已看穿她那「明修運氣」﹐「暗補眉毛」的方法﹐但她就是當作我不知道她的計謀﹐結果在日纏夜纏﹐叼叼不休的攻勢之下﹐我沈家銓也只好投降了﹐加上五月份公司又巧好發下來去年的年終獎金﹐心想橫豎橫了﹐誰叫我這麼愛「年糕」呢﹖給了錢讓她去一圓心願吧. 就在五月六日﹐「年糕」興高采烈的去了「妍髮軒」的美容部「紋眉」去也。沒有多久聽到了「年糕」回來的聲音﹐我急急忙忙的去開了門﹐想一睹紋了眉後的「年糕」﹐但是只見「年糕」低著頭進來﹐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看我的樣子﹐我想﹕「完蛋了﹐一定是紋得面目全非了」﹐等到「年糕」靦腆抬起頭來望著我的時候﹐哇﹗連眼線也紋了。 ◇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3-09-15 13:27:31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3/9/16/n3764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