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鋒:香港土共大作文章的劉慧卿風波

凌鋒(美國)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8日】香港目前出現的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圍攻的現象﹐甚至報警﹑潑糞﹐是香港土共利用統獨問題大作文章﹐以達到某种政治目的的手段。

到台灣參加群策會的研討會﹐是一個很正常的活動。群策會雖然有台獨色彩﹐但它是一個民間智庫﹐台灣就有好多這類有不同政治傾向的民間智庫﹔就像美國也有許多智庫﹐有自由派色彩﹐也有保守派色彩﹐也有被北京視為“反華反共”者﹐這些是民主社會的正常現象﹐都不影響政治人物同他們的交流。即使中國官方﹐也一樣同他們打交道。為甚么李柱銘等去美國﹑歐洲﹐向當地政府和“國際反華勢力”游說反對二十三條都沒有引起強烈反應﹐而在“台灣同胞”面前解釋和批評二十三條卻是彌天大罪﹖關鍵是時空都不同﹐從“空”來說﹐“台灣同胞”即將淪為“家奴”而不應該有知情權﹐而“香港同胞”則已是囊中物矣。從“時”來說﹐李柱銘出訪在七一大游行前﹐那時土共對通過二十三條立法信心滿滿﹐即使有攻擊﹐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筆者在研討會里被邀請作為劉慧卿議員和涂謹申議員報告的与談人﹐詳細看了他們的報告并且發表評論。因為是一個國際研討會﹐所以他們的報告內容相當全面﹐但是都沒有超出以往他們對二十三條損害香港自由﹑人權﹑法治的批評內容﹐他們就事論事﹐沒有造謠生事﹐沒有加大“攻擊力”。為何他們在香港可以說﹐到台灣就不可以說﹖莫非是「“家丑不可外揚”﹖然而為二十三條立法是堂堂正正的事﹐香港又是一個信息開放的社會﹐沒有規定任何人對此有“保密”的義務。那些“革命大批判”文章指責劉慧卿唱衰二十三條﹐唱衰“一國兩制”。殊不知如果不是董建華特區政府和香港土共“做衰”二十三條和“一國兩制”﹐怎么會有超過五十万人上街要求董建華下台和還政于民﹖如果劉慧卿去台灣說假話﹐那不但是自己否定自己﹐也否定了香港市民創造七一大游行的歷史功績。作為民選議員﹐斷然不可以這樣做。

因此很顯然﹐香港土共對劉慧卿之所以做出強烈的反應﹐是政治上的需要。原因是七一大游行之后﹐二十三條立法被迫延期﹐他們保皇派面目大暴露﹐他們的誠信受到質疑﹐他們在政治上處于下風而亂了陣腳。這一切﹐說明他們違背香港絕大多數民眾的意愿﹐他們只是考量小圈子的利益﹐他們在北京眼中的价值也降低了。他們需要翻身﹐必須翻案﹐因此借劉慧卿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企圖把她打成“台獨”﹑“港獨”﹐就可以否定整個七一大游行的民眾訴求。要簡單形容他們的作為﹐過去大陸電影和文藝作品中對“還鄉團”反攻倒算的描寫是最淋漓盡致了。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難道看不出這點嗎﹖

“民主”是民主派的理念﹐也就是尊重人民的意愿﹐由人民當家作主﹐所以七一大游行喊出“還政于民”的口號。難道這就是“港獨”﹖中共就是“一党專政”﹐也要說自己代表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才能取得統治的合法性。尊重台灣人民的自決并非就是“台獨”﹐也可能是“統一”啊。北京一再聲稱寄希望于台灣人民﹐因此如果認為自決或公投就是“台獨”﹐那不是已經絕望了嗎﹖2000年的台灣總統選舉﹐民進党得票率不到百分之四十﹔現在的民調﹐主張統一的連宋配也高過民進党﹐那么為何就認為投票一定對北京和統一不利﹖那不是對自己太缺乏信心了﹖如果自決也要考慮十三億中國人民的意愿﹐那么也請中國盡快推行政治改革﹐使中國人民擁有知情權和對重大事務的投票權﹐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當自己的命運還操縱在共產党手里的時候﹐憑甚么可以決定台灣人民的命運﹖上一個世紀末﹐北京眼中的“千古罪人”是末代港督彭定康和台灣總統李登輝。江澤民已經因為歐盟的一筆捐款而同彭定康已經握手言歡。至于李登輝﹐本來還認同“國統綱領”﹐但是一九九六年總統選舉時北京向台灣發射導彈﹐惡化兩岸關系﹐以致出現了“特殊兩國論”﹔2000年總統選舉北京對民進党執政就意味著戰爭的恐嚇和外交上的封殺﹐陳水扁于是喊出“一邊一國論”。須知這兩個政治人物是民選出來的﹐因此越來越离心的還有台灣的群眾。

如果同李登輝接触是一項罪行﹐那么﹐該由哪一個部門或哪一個人制訂這個“黑名單”﹖用甚么方式公布﹖多少時間公布一次﹖彭定康又是何時得到“平反”的﹖這是法治還是人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里有這個規定嗎﹖香港土共連這點簡單的道理都不懂﹐難怪是老土﹐最后只能做出向劉慧卿地區辦事處潑大便的惡心事。据說北京吸取了上兩次教訓﹐對明年台灣的總統選舉會“學乖”了﹐不會做出為民進党助選的蠢事。但是我并不那么樂觀。因為中共還沒有進行政治改革﹐它的革命政党處事方式﹐它的崇尚暴力心態﹐特別是它的權力欲﹐還沒有得到改造和制衡﹐因此一定要頑強的表現出來﹔它的高層權力斗爭也必須打出“左”的旗號才能維持党內的正統地位。這些都決定在客觀上它將為民進党助選。香港土共的表演﹐并且得到曾慶紅的力挺﹐不就是一場預演嗎﹖

七一大游行后﹐左報和親共的政治人物立刻大談香港不可以淪為政治城市﹐要致力發展經濟和社會和諧。但是才那么几天﹐他們的報紙和政治人物的語言暴力就鋪天蓋地而來﹐可見他們的反复無常和毫無誠信。也難怪他們害怕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和明年的立法會選舉要丟失選票了。對董建華突然撤回二十三條的立法而放在他們認為的适當時候也就不難理解了。這就是共產党毫無原則的“無產階級功利主義”。

源自《議報》(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9-18 10: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