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欄】趙達功﹕完全理解茉莉女士的“暖流”

趙達功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日訊】茉莉女士致中國政府的文章《請公開邀請流亡者回國》好極了!不僅表達了流亡者的拳拳愛國心,也對中共當局在回國問題上條件限制和迫害表示了憤慨。文章開頭寫道:

“中國政府正在靜悄悄地做一件好事——私下邀請海外流亡的异議人士回國。這個主要由國安部負責執行的工作,至今為止,已經展開兩年多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工作范圍越來越廣,從中央到地方一層層深入,越來越見成效,至少在表面上,中國政府對流亡者回國的態度變得寬松多了。”我完全認同茉莉女士的觀點。“逢共必反”是愚蠢的,我們所希望的是中共的政治改革,如果是這樣,我們必須鼓勵中共內部改革勢力的任何變革努力,包括哪怕是任何微小變革舉動。我一直強調前蘇聯和東歐的政治變革經驗,和平演變需要民主力量与中共內部改革力量遙相呼應。

我雖然在國內,但与海外民主人士經常通信和网上談話。感覺有兩點是肯定的,一是他們都是愛國的,當然不是愛專制制度和專制政府,更不是愛共產党;二是他們都想回國,哪怕是回國轉轉都好。這些都使我很感動。楊建利偷著回國是冒著失去自由和坐牢的危險,這說明什么?說明他為了國家民主自由事業甘愿犧牲,值得每一個中國人尊敬。

海外流亡者哪一個不想回國?包括魏京生、王希哲、王丹等,我看他們都想回國。但他們想回也回不了,中共當局不讓他們回國。凡是反對中共暴政和專制制度的人是最愛國的人,他們是被迫漂流在海外的。如果他們流亡多年后有机會回國,一股“暖流”總是要有的,親吻故鄉的山山水水的欲望總是有的,這是很正常的心態。不應該曲解“暖流”,流露出“暖流”的感覺与對民主自由追求的目標并不矛盾。正像茉莉女士在另一篇文章《談流亡者的回國与守志》中所說,“只要是保持了尊嚴,回國不回國,其實只是流亡者個人的選擇。一個流亡者身居何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守志’問題:他或她是否還堅守著當年流亡的初衷?是否還保持了當年為之流亡的理想?”

中共對流亡者的邀請也許別有用心,也許是政治變革的小舉動,這一點茉莉女士很清楚。當茉莉女士被私下邀請回國,很自然“一股暖流涌上心頭”。但她卻要求中共當局“公開邀請流亡者回國”,體現了她“守志”的堅定信念。所以茉莉女士不僅“一股暖流涌上心頭”,而且要求“中國政府需要制訂一個公開的政策,明文宣告歡迎海外异議人士回國,所有流亡者都無條件地享有同等的回國權。”回國本來就是流亡者本應有的權利,只是被暴力剝奪罷了。如果真的有机會回國,不管是中共國安“特務”的邀請,還是統戰部門的邀請,我建議都可以回國。俄羅斯總統普京就是前蘇聯克格勃,有什么關系,特務也是可以變的。

雨果曾呼喊:“自由,祖國,惟有你們才是我的信念!”(《雨果傳》)所有的流亡者所做的一切斗爭,都是与“自由,祖國”緊密相連,他們一直在呼喚自由的祖國和祖國的自由。

2003年9月2日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大紀元(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9-02 10: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