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欄】茉莉﹕一場惡浪給劉慧卿平添風骨

茉莉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2日訊】記得那年在香港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我曾見過劉慧卿一面。她的香港話我聽不太懂,所以把開會的時間大都用來欣賞她的風采了。除了讚嘆香港這位第一個出任立法局直選議員的女性好漂亮之外,我還很欽佩她始終堅守民主人權理念的立場。

一晃這麼多年過去,聽說劉慧卿堅持在香港為創造一個自由及法治的社會而抗爭,由她帶頭的“前線”組織,總是衝在捍衛人權的最前線,成績很是不凡。因此,她不僅在香港回歸後再任立法會議員,還於今年五月獲得瑞典Monismanien人權獎。此外,聽說她努力學習國語,現在已經進步到能夠用國語演講了。

前不久,劉慧卿欣然前往台灣參加一個研討會,居然使用她那帶著港味的國語,對那些說溫軟標准國語的台灣人,洋洋灑灑發表了“二十三條立法對香港新聞自由及人權的影響”的演講。這之外,她還清清楚楚地表達了自己對台灣問題的看法:“台灣問題由台灣人民自決。”

這個觀點對我這久居北歐的人來說,一點新鮮之處都沒有。一百年前最優秀的瑞典知識分子,在挪威人要求離開瑞典聯盟時,就表達了尊重挪威人民自己選擇的態度,從而避免了一場兄弟相殘的戰爭。即使是劉慧卿自己,也說她的所謂“人民自決”並非新主張,早在八十年代中英就香港問題談判期間,她便已提出過香港的前途要由香港人自己決定;早在2000年五月反對“台獨”的立法會辯論中,她已提出過“台灣問題由台灣人自決”的觀點。

只要了解一下“人民自決權”的含義,我們就可知道,劉慧卿的言論,只不過說出了國際人權原則的一個基本常識。五十年前《聯合國憲章》起草者就曾強調:“這一原則的要旨仍是人民意願的自由和真正的表達,---。”自決權構成人民決定國內政府形式的一種權利,也涉及到一個國家與外部世界的關係。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兩份公約中,第一條第一項的內容均為:“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地謀求他們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然而,這樣一個被世界公認的普遍原則,由劉慧卿口中說出來,就犯下了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一時間,大陸香港的一些中文媒體開足馬力,萬炮隆隆齊轟劉慧卿。網上一片“漢奸”、“賣國賊”、“民族敗類”,罵聲震天。對於一些在香港五十萬人大游行之後失意的極左派,這一下,終於找到一個報復民主派人士的機會了。光是口水辱罵、文字裡夾棍帶棒,似乎還不能解這些極左人士的心頭之恨,他們還不怕臭了自己,居然跑到劉慧卿在沙田的辦事處潑起糞便來,以“懲罰”這個萬人所指的“人民公敵”。

挪威著名作家易卜生在其戲劇《人民公敵》中,描寫了一個誠實正直的醫生,因為堅持道出實情而不容於國人,結果被視為“人民公敵”。前蘇聯時期的著名人權鬥士薩哈羅夫,曾被克格勃定為“頭號人民公敵”。今天,以鮮明的態度真誠捍衛人權理念的劉慧卿,也被戴上“人民公敵”的帽子,遭到親共媒體煽動的“民意公審”,實在是她莫大的榮幸。

面對一切惡攻、謾罵與威脅,劉慧卿不但毫不後悔,而且神定氣閑。對於台灣人有權自決的問題,她說:“我會繼續講,我不會那麼容易被人嚇倒。”在筆者看來,台灣的統一和獨立,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中國知識分子倡導的自由思想和人權理念,是否也能在台灣問題上踐行。不管台灣是統是獨,台灣人民的意願必須被尊重,這一點是不容質疑的。

一場狂風惡浪,給風采依然的劉慧卿平添一股骨氣。只有在中國出現更多的劉慧卿之日,才是台灣人民心甘情願和大陸統一之時。大紀元首發 轉載請注明大紀元。(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9-22 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