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六十四卦雜記 —「地火明夷」

作者﹕沈家銓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9月28日訊】上坤(地)下離(火)其名「地火明夷」﹐「夷」者﹐傷也﹐滅也。由卦象看來﹐有如太陽沉沒於地下﹐明傷而暗。這是在比喻﹐君子被小人所滅﹐賢臣被昏君所傷。但是太陽又豈能長期地被淹沒於地下﹖有如君子﹐忠臣又豈能被小人昏君長期地陷害及壓制﹖要知道天下絕無永久不變的事理﹐所以「地火明夷」﹐並不是日被地掩﹐而是「日」未到「升」之時﹐有如君子忠良﹐並非永久不復﹐而是暫時的遯退﹐並非永終不明﹐而是暫時的晦明。在「明夷」的時運裏﹐最重要的就是要堅守自己的「節操」。在和小人相處的時候要「和而不同」﹐要「自晦而明」﹐三者不可缺一。

卦曰﹕「明夷﹑利堅貞」。這是說﹐當我們處在「明夷」時運的時候﹐最要緊的是雖處於艱難的立場之下﹐我們也要堅守其貞﹐韜光養晦以自保﹐因為處在明夷的時候﹐我們的處境是進退皆難。如果我們看不慣小人昏君的專權濫斷﹐飛揚跋扈﹐而想有退出是非圈的念頭﹐則有負於自己的責任及良心。如果眷戀於目前的功名利祿﹐則難免會和小人昏君同流合污。守正則又會引禍上身﹐所以也只有用「和而不同」及「自晦其明」﹐才能在明夷之世苟活下去。「晦其明」者﹐藏其明智於暗而不顯。要讓對方直覺得自己不但是才智低庸﹐而且也決不會對他產生傷害。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內文明而外柔順﹐以蒙大難﹐文王以之。利艱貞﹑晦其明也﹑內難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這是說﹐當我們處在「明夷」的時候﹐要如何才能生存下去﹖(1)內文明而外柔順。(2)晦其明。「內文明而外柔順」﹕內堅持自己的主張(內不失己)外用柔順(虛於委蛇)的態度去應付對方﹐這樣最終必會出險而免禍。「內難」者﹐自己和小人昏君有著親戚上的牽連也。雖和他們有著親戚上的關係﹐但是自己卻是堅守者正道﹐但又不顯其正﹐有如「箕子」佯狂﹐而且要佯狂到使國內百姓人人都深信不疑﹐這樣才能免於災禍﹐同時另有一點也是必須要知曉的﹐那就是在「明夷」的時候﹐平常一般的道理不能適用在一般的事理上面。同時也不能只憑別人外表的行為﹐就去做一種淺膚的﹐自以為是的結論。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蒞眾﹐用晦而明」。「用晦而明」者﹐不用明為明﹐用晦為明﹐不顯其聰明﹐若似不明者。這是在暗示﹐太明亮了就會明察秋毫﹐太明察秋毫就會巨細必現﹔有如處處都在顯示著自己的聰明睿智﹐從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非常嚴密﹐實際上卻因為太明察秋毫了﹐眾人惟恐不能逃出其網﹐則奸詐愈生﹐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時的皇帝在他所戴的皇冠上﹐前有珠簾﹐旁有棉花球﹐那是用來遮住視線﹐堵塞聽聞的﹐以戒不可過於耳聰目明﹐所以君子應用寬厚渾含的方法去蒞眾。

初九爻曰﹕「明夷于飛﹐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于飛﹐于行」皆是指﹐不惜祿位知機而避退。「垂其翼」者﹐斂翼而不敢高飛﹐惟恐招搖而攬禍上身。整句爻辭是在說﹐只有君子才能獨具慧眼﹐在明夷之始﹐就已經洞察到危機﹐故未經大禍臨頭﹐就斷然地去其祿位而引退﹐雖困窮之極(三日不食)亦前往而不回顧﹐因為若是等到眾人皆知之時再引退﹐則大禍已及身而不能遯了。一般世俗之人﹐對君子的突然引退﹐反而議之為一種怪異的行動。君子應該知道什麼是「愚忠」﹐「愚孝」﹐什麼又是苦節不可貞」﹐而不會象俗人一樣﹐不知好壞﹐不分忠奸﹐為了保其功名利祿﹐乃美其名為「忠心」。

九三爻曰﹕「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貞」。「南」者﹐明也。「狩」者﹐去害也。「南狩」者﹐前進除害也。九三至明﹐上六至暗﹐以明除暗。「得其大首﹐不可疾貞」者﹐以明除暗﹐以正去邪﹐只要先除去了主要人物﹐及主要的惡律就應罷手﹐至於附從者及舊然污俗﹐是不能馬上糾正的﹐因為革之遽則駭懼不安﹐反而會令對方自然而然的產生了一種抵制力﹐故曰不可疾貞。人是一種愛「舊」的動物﹐一方面雖常常抱怨「舊」的不好﹐一方面又去排斥「新」新的政令﹐新的方法。所以必須「漸」以利導而不可遽而革之。

「易占」的靈驗與否﹐其中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問占者「誠」的問題﹐其它的條件筆者已經在2002年11月8日的<大紀元時報>上刊登過了﹐所以不再重述了。「至誠﹐則金石為開」﹐做任何事都要有一顆至誠的心才對﹐筆者每次看到小孩簡簡單單的幾筆劃畫﹐都會使我的心神飛到一種至大至空至靜的境界﹐那是因為在小孩子的簡單幾筆劃畫內﹐充滿了小孩子的一種至誠及無邪的感情。所以來問占的朋友也必須有一顆至誠的心才好﹐筆者常常會遇到一些朋友或同事﹐他們是常常用這種語氣來問占的﹐「喂﹐沈家銓﹐算一算我女兒什麼時候會結婚」﹐「喂﹐沈家銓﹑算一算這長股票可不可以買……」﹐從這種口氣中我就會感到﹐他們對問題的結果是可有可無的﹐只不過是信口開河隨便一問而已﹐當然﹐我的占斷也會是空空洞洞的。

繫辭上傳第十章有一段關於易占的解釋﹐「是以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嚮﹐無有遠近幽深﹐逐知來物﹐並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此」。翻成白話文﹐大意是﹕「君子在將有為﹐有行之前﹐必占卜問之吉兇﹐易則受其問﹐有如響之應聲﹐不論問題的遠近幽深﹐無不周悉回答﹐如果不是其辭(是指﹑卦辭﹑彖傳﹑象辭﹑及爻辭)具有如此至精至廣的道理﹐又怎會有如此的神奇功效﹖「君子之問」者﹐必是言中有物﹐神必心誠意正。

2003年2月27日﹐我的朋友SCOTT STOGNER﹐突然走過來﹐一本正經地望著我﹐他說﹕JOE﹐明天我會和幾位朋友去大西洋賭城﹐你看我明天會不會贏﹖我用來「易占」的時間是下午3點35分﹐SCOTT是我的外國小老闆﹐自己家庭和娘家都很富裕﹐我看他是在騎牛找馬﹐而且我占斷他今年必會離開ORCL(他曾向我問過他的運勢)。我為他起出的本卦是「天地否」六三爻﹐六三爻的伏卦是「天風姤」﹐之卦是「天地遯」﹐這次為了這個卦﹐著實動了一些腦筋(平時我只要化幾分鐘就夠了)﹐然後我對SCOTT說﹕「這次你會贏不少錢﹐但是贏錢是因為你突然會停止不睹了」﹐他聽得一頭霧水﹐他說﹕JOE﹐明天我會和三個好朋友去大西洋﹐先去酒吧﹐然後再去睹﹐一直會睹到半夜﹐或者沒錢再睹了﹐你想想看﹐我怎麼會停止不睹哩﹖」﹐我說﹕「我的判斷就是這樣﹐靈不靈你星期一再告訴我好了」。易占的奇妙之處﹐就是會告訴我們將來必定會發生的情況。

後來﹐3月3日星期一﹐一早SCOTT一進來就衝著我大叫﹕「JOE﹐你正是令我感到驚訝﹐我贏了一千八百元﹐結果就象你說的一樣﹐因為我喝酒太多﹐在睹的時候我鬧得太厲害﹐結果被賭場的安全人員強制性的離開賭桌﹐結果我又走到酒吧間猛灌﹐一直喝到朋友們把我架回到旅館。第二天醒來﹐我把籌碼算了一算再扣掉我的本錢﹐淨贏了一千八百元。我其他的三位朋友一直睹到口袋全空才停止﹔我想我如能繼續睹下去也必會輸光為止……」。讀者們可能會問﹐我怎麼會從「卦」象裡看出他會贏的﹖因為卦爻辭並不好﹐我告訴讀者們一個方法﹐當卦爻辭和問的問題不太合的話﹐我們就要用「梅花心易」的一體百用﹐五行生剋的關係來找出答案。◇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3-09-27 22:03:42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3/9/28/n3841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