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水調歌頭

作者:任一仁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此詞用似幻非幻的手法,描寫作者神遊「桃花源」仙境的情形。(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人氣: 307
【字號】    
   標籤: tags:

黃庭堅《水調歌頭》

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
溪上桃花無數,枝上有黃鸝。
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
只恐花深裡,紅露濕人衣。

坐玉石,欹玉枕,拂金徽。
謫仙何處,無人伴我白螺杯。
我為靈芝仙草,不為朱唇丹臉,長嘯亦何為?
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歸。

【作者簡介】

《晩笑堂竹莊畫傳》中的黃庭堅像。(公有領域)
《晩笑堂竹莊畫傳》中的黃庭堅像。(公有領域)

黃庭堅(公元1045-1105年)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涪翁。詩與蘇軾齊名,世稱蘇黃。為江西詩派之宗主,影響極大。詞與秦觀齊名,人稱秦七、黃九。詞風疏宕,俚俗處甚於柳永。有《豫章集》、《山谷詞》。

【字句淺釋】

題解:此詞用似幻非幻的手法,描寫作者神遊「桃花源」仙境的情形,反映了他對污濁現實的不滿,表現了他不媚世求榮、與世俗同流合污的高貴品德。

瑤草:仙草。
一何:多麼。
武陵溪:指桃花源,世外桃源,出自陶淵明《桃花源記》裡的故事。
虹霓:指彩虹(霓:也是一種虹,叫「副虹」)。
欹:依。
金徽:瑤琴。
謫仙:唐朝大詩人李白。
白螺杯:用白色螺殼製成的珍貴酒杯。
靈芝仙草:食後可永不衰老的草藥。

【全詞串講】

圖為頤和園長廊的蘇式彩畫:桃花源(參照清代畫家任預的《桃源問津圖》繪製)(<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1080320.JPG">Yongxinge/Wikimedia Commons</a>)
圖為頤和園長廊的蘇式彩畫:桃花源(參照清代畫家任預的《桃源問津圖》繪製)(Yongxinge/Wikimedia Commons)

春天裡我走入武陵的桃花源,
那裡的仙草美麗得像碧玉一般。
無數的桃花長滿了溪流的兩岸,
還有黃鸝鳥飛鳴在樹枝上面。

我想穿過桃花林找出一條路線,
可以一直走到飄浮的白雲裡邊,
讓胸中浩氣化作彩虹任意舒展。
但又怕桃林深處花兒密又滿,
紅色的花露會沾濕我的衣衫。

坐在玉石凳子上,
倚靠著玉石枕頭,
再把那瑤琴輕彈。
你在哪裡?李白啊謫仙!
我舉著白螺酒杯卻沒有人把我陪伴。

我為抗拒衰老的靈芝仙草而來,
不是為桃花紅紅的嘴唇和臉蛋,
那我還有什麼可以長嘯和哀嘆?
喝醉了我就翩翩起舞走下山,
明月緊追不捨與我一同回返。

圖為宋 梁楷《李白吟行圖》。(公有領域)
宋 梁楷《李白吟行圖》。(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要身處絕境時才會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詞中所寫,或許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見的神遊,而其中境界是自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之後,許多名人都曾嚮往、追求過的目標。

作者醉後又搖搖擺擺地被月亮追著跑回來了,但也有些人卻待在那裡沒有回來,還有些人則悟到了別的避世離俗之路,從污濁的現實世界中解脫了出來。這樣的人自古至今都一直存在著,從來也沒有真正消失過。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後人每每嘆息後主亡國。殊不知人間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贈一個偉大詞人給炎黃子孫,我們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為一個強悍的君王呢?
  • 古人誠信,能身體力行自己的信仰,甚至以生命為代價也在所不惜;後來的人便逐漸把信仰變成了口頭禪,言行不一了;再後來,連口頭禪都索性不要了,赤裸裸地沒有信仰,也就沒有了約束自己言行的美好原則。更可悲者,這種人一旦有了權力,便反過來把有信仰的人視為異己、濫施迫害,造出無數的人間悲劇來。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這不免使人生出對美好景物的愛憐,對逝去光陰的流連,希望美景的重現:夕陽再現為東升的旭日!花兒落去,無法挽留。但似曾相識的燕兒飛來,給人以安慰、減少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盡頭;或許只是,更美好事物即將到來的一個兆頭,它將使未來的生活更有奔頭。思索吧,反覆地想一想吧,當你在人生的路上走來走去的時候。
  • 富貴本無心,
    何事故鄉輕別?
    空使猿驚鶴怨,
    誤薜蘿秋月。
  • 滿江紅 岳飛 怒發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 別離是苦,因為它牽動了人在世間的根子,情。對所別之人情越深,別離時苦也越深。自古來確是“此恨無窮”,因而別離才成為古今中外詩歌的一個永恆主題,而“愛別離”也才被佛家列為人生七苦之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