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昝愛宗:安徽人:王懷忠死不足惜

昝愛宗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7日訊】王懷忠難逃一死,時年58歲。這就是高級貪官的下場。

一個孤兒,最後能夠當上副省長,不說他的能力如何出眾,但有一條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成長得益於共產黨的培養。沒有黨的關懷,他就是再沒爹沒娘,出身再貧再苦,也不大可能當上市委書記,當上副省長。閱讀他的成長軌跡,發現他成功的第一步是首先是黨讓他吃飽飯,讓他工作,然後再被黨看中,得以入黨,繼續提拔,一路綠燈,仕途暢通。

命運有時候是很怪的,開個玩笑不當真倒還可以,一旦當真就被命運捉弄了。王懷忠就是被命運捉弄的人。

他剛開始工作時,應該說是一個不壞的人,也就是不那麼貪的人,比如從1963年他被組織上推薦到安徽霍邱縣搞了三年社教活動起,他就成了公家的人了,怎麼會貪呢?應該繼續報答黨的養育之恩才是。1月16日,《北京青年報》報導,該報記者近日到王懷忠發跡的安徽亳州市譙城區觀堂鎮採訪,遇到了「王副省長」當年在孤兒院認識的「院友」、55歲的王魁仁。他聽說王懷忠判死刑後,一言不發地賣燒餅,別人說他的話比平時還要少。他說,「俺真沒想到,他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從他出事那陣子起,俺就一直在打聽,俺早就知道他會有今天—他犯的罪孽太深了,誰個也救不了他,他是自尋死路呀。」

老百姓的話是最樸實的,同樣也包含著樸素的真理:王懷忠難逃一死。這位「院友」回憶說,「那時候,俺們三個都是孤兒,都住在孤兒院裡,好得可以用『穿一條褲子』來比方。可現在,俺們三個只剩下俺一人了。」1960年,也就是「三年災害」第一年,王懷忠剛剛滿14歲,因為饑荒,他的父母相繼餓死,只剩下他和兩個瞎眼的哥哥。第二年,王懷忠被政府安排進了孤兒院。在這裡,他和比他小幾歲的王魁仁、楊繩成了生死之交。那個時候,黨還是對孤兒有大德大恩的,這位「院友」繼續介紹,「俺們都沒有爹娘,所以三人格外親,吃睡都在一塊,像親兄弟。在孤兒院裡,雖然政府管飯,但都吃不飽,俺們就輪流出去要飯。為甚麼輪流出去?因為俺們三人只有一條褲子。誰出去要飯,誰就穿上褲子,要回來三人一起吃。」這三個苦命的孩子在孤兒院共同生活了近兩年,直到王懷忠被推薦到鄰近的張大莊公社當通信員。過了幾年,王魁仁也參了軍。三人從此分離。王懷忠當完通信員後,被分配到當時的亳縣十八里區任團委書記,後又調至亳縣十河區趙橋公社任黨委書記,接著是十河區區委書記,城關鎮鎮長、黨委書記……一直到亳縣縣長、縣委書記,阜陽地區行署專員,阜陽市委書記,安徽省副省長。可以說,吉星高照,一路高升。

對於王懷忠來說,人生太富有戲劇化了,前半生的前途太光明了,就意味著後半生的前途不那麼光明了,甚至會變成黑暗了。終於,黑暗的這一天來到了。1月15日,也就是農曆剛剛過了「小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終審裁決就下來了,法院對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受賄517.1萬元、巨額財產(480.58萬元)來源不明一案作出維持的裁定:王懷忠,死刑(新華社濟南1月15日電)。

王懷忠難逃一死,後事只有他的兒子兒媳照料了。他的女兒尚在英國留學讀書,依舊缺席,他的妻子韓桂榮,據說此刻正在河北易縣看守所繼續接受調查,身不由己了。一個人害了一家人,他真是一個不幸的人;可是,再想想貧困的安徽阜陽人民,想想更多受王懷忠禍害而陷入貧苦的人,王懷忠及其家屬的不幸也就不叫不幸了,而叫罪有應得了。王懷忠如果有一點做人的素質的話,他就應該自殺認罪,而不是等著法院判決定罪再死給大家看。

王懷忠該死,死得越快越好。我想,作為阜陽人,我對此判決也是拍手稱快的。@(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1-17 3: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