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欄】茉莉﹕劉國凱新著《草根蟬鳴》一瞥

茉莉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月27日訊】幾年前,我在斯德哥爾摩和國內一位著名的文革研究學者吃飯聊天,談起劉國凱,他贊賞地說,劉國凱是他所了解的人中,對文革認識最早、思想最深刻的一位。我對文革沒有多少研究,這位學者的見解卻給我留下很深印象:我們海外流亡人士藏龍臥虎。

前幾天收到國凱兄寄來的一本厚厚的新書--《草根蟬鳴》。封面上,一片盛開白色小花的綠草地,國凱兄戴著眼鏡,站立在藍天下,如同他腳下扎根土地的青草一樣,樸實無華。然而,用“蟬鳴”來形容自己的作品,國凱兄太謙虛了一點。按照他自己的意思,蟬是不能不鳴的,“即使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鳴叫,也要道出自己的心聲。”

一個誠實的人,一個積幾十年之心力,始終不渝地參與中國民主事業、并對此進行思考的人,以他對國家民族深沉的責任感,以平民議政的精神,在做大卡車司機的辛勞之餘,貢獻給我們這部48萬字的政論著作,他袒露的“心聲”,必定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

在《草根蟬鳴》中,一般學者最看重的是“文革篇”和“理念篇”,因為這是劉國凱比較突出的兩項研究成果。從七十年代初中國最恐怖的日子開始,劉國凱就開始收集資料並暗中寫作,他的文革史觀以其獨特的論述,衝擊了中共編造的偽文革史的正統性。在“理念篇”里,劉國凱闡述社會民主主義理念及和平演變的主張,對社會民主主義和自由主義的同異之處做了清晰的分析。

對於我這樣一個海外流亡人士,劉國凱的“民運篇”令我深感興趣。海外流亡得到天空失去大地,並且陷入謀生艱難的苦惱和孤寂之中,很多人消沉了,頹喪了,劉國凱憑什麼這麼多年堅持參與民主運動?

海外多年一直靠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謀生,劉國凱這樣闡述他的人生價值觀:

“我認為人生還可以有另一種模式。那就是,在基本生活得到解決後,無需再把全部精力用於博取更多的物質享受,而應分出若干部分用於對社會公益事業的關切和投入。這種人生價值觀使我在職業和物質生活上缺乏進取精神,卻又使我在精神世界里不停地跋涉和開拓,使我‘位卑未敢忘憂國’。”

由於有這種價值觀做精神支柱,劉國凱在海外民運蕭條的形勢下,為民主事業無怨無悔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海外民運究竟有沒有失敗》中,他以自己多年來清醒的觀察,分析海外政治生態的變化造成民運的困境,并且和所有真誠的民主人士共勉:“我們一定要自尊、自重、自律、自力。”他一再強調自己是一個忠誠的民運戰士,“生,為中國民主運動之人;死,為中國民主運動之鬼!”

儘管在國凱兄的著作中,有一些關於民族問題的見解,但我看來有其局限性,但我仍然欽佩他的誠實和認真。他如此嚴肅地寫出自己的看法,希望得到社會的審閱,願意聽取公眾的評判。也許,每個人都有自己難以解開的情結,但只要我們虛懷若谷,願意聽取他人(包括他民族)的意見,我們就有對話和磋商的可能。任何民族問題的要義,歸根結底都是人文關懷。

大紀元首發 轉載請注明大紀元。(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1-27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