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課程教材 大綱草案

連載:公民課程教材-《公民常識》(三十二)

第三冊-公民權利的保護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6日訊】94.集體主義和個人主義是不能共存的

為了一個人人都有自私權利的社會,而負出無私的犧牲。 

民族主義:

民族,根據辭典上的定義,泛指歷史形成的、處於不同社會發展階段的各種人們共同體。不理智的民族主義者的眼裏只有國家的價值,國家的榮耀,而沒有人的價值,人的生命。因此他們的胸懷是狹隘的。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民族聯合是最大的優勢,民族團結是最大的利益。如果某個民族將特殊利益置於共同利益之上,就會引發衝突,激起仇恨,造成分裂。但是居於世界民族之林的中華民族,只是世界民族大家庭中的一支,本民族利益並不等於其他民族的利益,在合乎常態的民族情緒下,想不狹隘都不行。

民族,只是民主和自由的一種手段。我們不妨這樣理解:與獨立、自決、民主、自由聯繫的民族主義是一種有進步作用的政治意識形態,與擴張、壓迫、專制、獨裁相聯繫的民族主義則是所謂的極端民族主義。值得警惕的是,在民族主義的呼喚中,我們聽不到民主、自由的聲音,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原則,被曲解為宣揚西方文化種族主義的工具,以至於無法和希特勒劃清界限。

通常民族主義者,既是弱者的防禦武器,又是強者的攻擊武器。民族主義正是希特勒橫空出世的孵化器,也是日本軍國主義陰魂不散的原因。中國的草民們又何嘗不想有個“頂尖人物”出來“肩負偉大責任”橫掃六合呢?

根據自身的利益,哪怕只是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國家,不呼喚民主、自由、人權、正義,而捨本逐末地呼喚民族主義,這是危險的。

一個民族在危急存亡之秋,高舉民族主義旗幟,同仇敵愾,奮發圖強的事例,在歷史上屢見不鮮。劉少奇說:“只有民眾積極起來保護本身利益的時候,民眾才會或才可能以同樣的積極性來保護國家與民族。未有對於本身利益尚不知或不敢起來保護的民眾,而能起來積極保護國家民族利益的。”

(何家棟:《重建文明模式》)

有些人仇恨西方,不僅仇恨西方領導人,更延伸到仇恨西方的民主制度和價值觀。他們不是認為不公是由不公的制度造成的,而是以為是別人對他們不公。公民教育的目的就是讓人認識到,讓別人尊重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爭取公民權利。

95.自由理念的衝突和誤解

美國的領導地位是建立在和盟國利益分享的基礎上,單極世界,意味著所有國家都服從美國利益、美國法律,結果是徹底孤立,連“領導”都無從談起。光有實力而沒有道義感召力是不能稱雄當今世界的。一個民主的中國倒可能成為美國最強勁的對手,但民主國家的行為方式是合乎常理的、可以預見的,不是不可捉摸的,因此也就比較容易達成合作。

美國有自由民主理念和現狀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不同,區別在於,1、基本權利掌握在人民手中。2、人民自由民主權利具有高於任何其他權利,尤其是公權力的優先地位。就是說民主自由是硬道理。3、干涉內政不僅是指國與國之間,而且首先是指國內權力人物和公權力量對人民權力的干涉的侵犯。如果一個國家人民不能抵制本國權力者對人民內政的干涉。最終也無法抵制外來的干涉。因此,首先,美國人從不怕別人來干涉內政,因為權利是在人民手中的,歷史上幾次重大的憲法危機都在這個基礎上化解了。連總統在內,沒有什麼人本事大到能干涉人民內政。所謂干涉內政,根本就不足以構成什麼大的威脅。因為權力是掌握在人民手中的。中國老百姓有句俗話說,餅子再大,還能大得過烙餅的鍋去!有德國人對美國人說。你們真是幸運,幸虧希特勒不是生在美國。美國人回答,他如果生在美國,也許他將是一位好總統。

其次,如果說,誰想要剝奪人民自由權利,那是絕對不能允許的。如果是為了捍衛人民自然的、基本自由權利,即使是干涉內政,也是一種迫不得已的選擇。有的時候這是唯一的選擇。美國所謂先發制人策略,邪惡軸心等理論就是基於這種原因。它是危險的,卻是不得已而為之。正義論認為,一種不正義只有當它是為了避免更大不正義的時候,才能被允許。所以,人們爭論的焦點問題,應該是干涉別人內政和捍衛民主自由到底哪一個是更大的不正義,而不是應不應該干涉別國內政的問題。再次重申。提出一個錯誤的問題比錯誤地解決問題危害更大。

基辛格說:美國象一個天真的富於幻想的小夥子,擁有一個小政府、強社會、強國家的基本架構,在國家與社會的關係模式中,這是最理想的。與現有的其他種類相比,這是一大優勢所在。

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落到那些國家裏,他們支援恐怖組織、擄掠人質(伊朗)、暗殺、用於對付鄰國和本國人民(伊拉克),美國的常規辦法已經行不通了,當瘋狂的人和政權與可怕的武器結合的時候,必須採取預防行動,是否動武要看危險政權掌握獨創性武器對國際安全的風險是否得到了控制。伊拉克是危險的伊斯蘭法西斯國家。

美國的軍事力量的強大到了沒有任何國家和團體能與之對抗,於是美國被想成好戰的,飛揚跋扈的龐然大物,但是美國人是清楚的,把國際秩序強加於國際社會是違反本國原則的,美國歷史上壓倒一切的主題是反對訴諸武力,對外政策一直是天真地以自己的理想取勝。任何違反自由的東西都是美國人所不能容許的。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實際上和美國是不沾邊的。這些標簽應該安到那些和美國作對的伊斯蘭法西斯國家頭上比較合適。你可以看看薩達姆的政治思維方式,他從小在暴力決定一切的環境中長大,他相信武力,不相信道德,狡詐是他做事和基本原則,迷戀古典式的武力、權術與陰謀,暴力是他們實現統一阿拉伯民族的神聖使命的必要手段,一個偉大民族的統一,如此神聖的大事啟能拘泥於常人遵循的道德、法律法規?赤裸裸的暴力成了他統治的唯一基礎。這樣政權的存在,就不再是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了。

可是,有時候,人們習慣簡單化地看待這些問題,誰強大,誰就是霸權主義,根本不去分析政權的性質和歷史走向。這是非常荒謬的。

美国发展的历史對於這個問題已經進行了長期的實踐。經歷過無數次的挑戰和危機,最終,美國人民勝利了,權力者們把自由留給了人民。在這種歷史條件下,美國人民對於自由民主理念的認識已經有了一次次的飛躍,達到了一個很高的水平。因此同許多停滯不前,甚至民權狀況惡化的發展中國家的差距越來越大,如今國際社會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基本都是由於這種差距而產生的。美國內部各個州的關係和世界各國的關係在本質上是基本相似的,因此,美國在向世界推行他的價值觀的時候,常常都會形成一種無法阻擋巨大潮流。雖然這種潮流代表著歷史進步的主流方向,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在吃力地拖著世界向前,拖得很吃力,往往會以失敗的結局告終。根據美國妥協和尊重民意的傳統,多數情況下,美國是會接受這種失敗的。還是那個不變的原則,這不能說明正義的失敗,而僅僅是一個未完成的正義戰勝邪惡的過程而已。但是,一些頑固勢力總是喜歡把這種讓步看成是自己的勝利,從而使歷史丟失了進步最重要的線索。變得更加面目不清。比如,歷史書上把殖民地的瓦解看成是殖民地人民反抗侵略鬥爭的勝利,這雖然沒有錯,但是我們很容易失去歷史發展的真正線索――人民爭取自由平等的努力奮?返睦ZH罰約埃喜憬准兜耐仔岳ZH方剿齔齙墓畢住?/SPAN>

美國和發展中國家和差距導致了一種危險,危險在於差距的拉大。一個人或一個國家能否進步,取決於自己的覺悟和自救,任何外部因素雖然必不可少,但是無法替代自己的努力。按照美國的理念,任何人都是自由的。如果他自己不願意進步,實際上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只有靠上帝了。

恐怖主義是這種危險的總暴發。對於失敗國家,他們完全處於一種非理性的狀態,不會有任何顧忌,對伊動武,正是處於進步與危險的臨界點上。美國為了解除恐怖主義對世界和平的威脅煞費苦心,負出巨大財力物力人力,甚至政治的代價,不惜和歐洲老盟友鬧翻,知道的人對美國心存感激,不知道的,則加劇了對美國的仇恨。使得那些失敗國家更加邊緣化。總有人以為美國的強大是一種可怕的威脅,卻不知,美國不是威脅,如果是的話,就不會有今天世界的進步成果。最大危險正是這種偏見。我們總是很討厭別人對自己抱有偏見,實際上,也許我們對別人抱有的偏見更大。也很少有人對此存有足夠的警惕性。這是我們的媒體和學校的不良教育造成的。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