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紀元評論區 > 專欄文集

林思雲:「支那」問題縱橫談

作者﹕林思雲


【大紀元10月20日訊】關於日本人使用“支那”一詞是否含有侮辱中國的意思,最近又成爲一個沸沸揚揚的話題,前些時候新浪網使用功能變數名稱“sina”,曾引起一些愛國人士的嘔血之憤。不過對於“支那”一詞的由來,日本人爲什麽要用“支那”稱呼中國等深層問題,卻很少有人談起,因此試圖在這媢鵅坐鋮滿辰暋D進行一些較爲深入的探討。

瞻@、明治維新前日本對中國的稱呼

瞻擖貍M中國交往的歷史非常悠久,而且長期以來日本對中國文化一直懷有敬仰之心,在隋唐時代日本專門派“遣隋使”、“遣唐使”到中國來學習文化,這些結果使日本成爲世界上與中國在文化上最親密的國家。當今世界上使用漢字的國家除了中國之外只有日本了(韓國、越南等廢除了漢字),這有點象英國和美國在語言文化上的親密關係。日本文化受中國古典文化影響很深,日本文化比中國的少數民族:維吾爾族、藏族、蒙古族等的文化更接近漢族文化。英國和美國的語言文化紐帶讓他們成爲密友,中國和日本的語言文化紐帶讓我們成爲仇敵,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職那牏什磞5000年的歷史,可是“中國”這個名稱卻意外地非常年輕,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以前,中國的正式名稱從來沒有叫過“中國”。古代中國根據秦、漢……、明、清等朝代的不同,正式國號也跟著改變。比如清朝時中國的正式名稱是“大清”或“大清帝國”。儘管正式的國號沒有叫過中國,中國民間倒是有“中國”或“中國人”的俗語辭彙。不過以前人們提到“中國”一詞,一般狹義地指中原地區,“中國人”就是指中原人,以區別于新疆西藏蒙古的邊民,以前並沒有用“中國”代表國家的用法。

瞻擖誑悕騠P中國接觸密切,也按照中國的朝代名來稱呼中國,不像與中國接觸少的西方國家,不管中國什麽朝代,都一律稱之爲CHINA。日本在隋朝時稱中國爲“隋”,唐朝時稱中國爲“唐”,所以有“遣隋使”、“遣唐使”的辭彙。以前日本在提到籠統的中國概念時,則稱中國爲“漢土”或“唐土”,把中國字稱爲“漢字”,把中國語稱爲“漢文”。日本古時既不用“中國”,也不用“支那”代表中國,這些詞在日本出現都是近代以後的事情了。

穡鴗F日本江戶末期和明治初期,隨著日本的對外開放,外來語用詞也時髦起來。喜歡標新立異的人,不再稱中國爲“漢土”,而是按照外文音譯把中國稱爲“支那”,結果這個稱呼一下流行起來,一時間報刊書籍都用“支那”稱呼起中國來。也許有人會有疑問:日本人把中國音譯爲“支那”兩個字,其中是不是隱含有侮辱中國的意思?

瞼悕騢~字是會意文字,每個字都有意義,把漢字作爲拼音使用時,選用哪個字來表音還真是個問題。鑽牛角尖的話,可以說漢語中的“美國”含有“美麗之國”的讚美之意,但是一般中國人並不以爲“美國”一詞含有任何褒義。有的網人把美國改寫成“黴國”,這倒是別有用心的了。如果日本使用的是拼音文字,不管用“Sina”稱呼中國,還是用“China”稱呼中國,大概中國人都不會生氣,可是日本偏偏使用和中國一樣的會意漢字,這一下問題就來了。

簣q漢字的會意角度出發,“支那”這個詞本身有沒有隱含的貶義呢?如果使用文字獄式的考證,可以發現“支那”這個詞背後還真有隱含的貶義。日語中“支”這個漢字有“末端”的意思,我們現在常說的 “支部”、“支隊”,就是直接從日本輸入的辭彙;日語中“那”這個漢字有“地方”的含義;所以 “支那”可以用會意的方式從字面上理解成“末端的地方”。“支那”一詞隱含有“末端的地方”的含意,這不是日本人有意借“支那”的會意來貶低中國嗎?

瞻ㄨL考證一下“支那”一詞的由來,就會發現最早把中國稱爲“支那”的並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自己。古時印度人稱中國爲cina,據說cina是來自“秦”的音譯。古羅馬稱中國爲Sinoa (見《舊約全書》),後來英文中的China和法文中的Chine,據說均來自這個語源。現在英語中Chino或Sino的詞頭代表中國,比如Sino-Japanese War表示“中日戰爭”,Sinology 意思是“中國學”。中國從印度引進梵文的佛經以後,懂得梵文的人太少,所以要把佛經譯爲漢文。高僧翻譯梵文佛經時,按照音譯把 cina翻譯成“支那”,現在中國的佛經中還是用“支那”這個詞稱呼中國。佛經傳到日本後,也把“支那”這個詞帶入日本。

瞼悕騕o明“支那”這個詞的並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國人自己,所以可以排除日本人假借漢字的會意方式貶損中國的可能性。

瞻G、辛亥革命前的“支那”稱呼

瞻W面說過,“支那”一詞在日本流行起來是明治維新以後的事。不過那時中國的正式國號是“大清”,所以日本政府在正式場合把中國稱爲“清國”或“大清帝國”,把甲午戰爭稱爲“日清戰爭”,把義和團事變稱爲“北清事變”。但是在一般的民間報刊,則一般把中國稱爲“支那”,把“日清戰爭”稱爲 “日支戰爭”,把中國話稱爲“支那語”。日本人不稱中國的正式國號“大清”而稱“支那”,中國人爲此而氣憤嗎?非也。原來那時的中國漢人,特別是中國的革命家,對日本稱中國爲“支那”,不但不生氣,反而還有幾分感激。

穡漁氻什篝~人處於異民族的統治之下,因爲日本暗中支援中國革命,所以一時間日本成爲中國革命家的樂園,同盟會、光復會等反政府組織都是在日本組建的。那時很多漢人來到日本的頭兩件事就是:第一是剪辮子,表示不再效忠清廷;第二是自稱“支那人”,拒絕承認自己是“清國人”。由於那時“中國”這個詞還沒有被公認,所以很多革命家直接借用日本式稱呼稱自己是“支那人”。1902年,章太炎等在日本東京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提出“光復漢族,還我河山,以身許國,功成身退”的誓詞(“支那亡國”是指明朝亡於清朝的那一年);1904年,宋教仁在東京創辦了名叫《二十世紀之支那》的雜誌,這是後來同盟會黨報《民報》的前身。即使是立憲派的梁啓超,也用“支那少年” 爲筆名,康有爲次女康同璧也曾在詩中稱“我是支那第一人”。

繚礄伎雃h中國的革命家使用“支那”這個詞稱呼自己,亦說明那時日本使用“支那”稱呼中國,不但沒有貶義,反而含有對中國漢人的尊敬。如果日本人按照當時中國的正式國號“大清”,把中國人稱爲 “大清人”,把中國話稱爲“大清語”,對中國的漢人來說,反而會感到被侮辱了。在辛亥革命前, “支那”這個詞是被中日兩國都承認的名詞,沒有人對此提出過什麽異議。可是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的正式國號從“大清帝國”變成“中華民國”,由此而引發了中日之間的“支那”爭論。

瞻T、辛亥革命後的“支那”稱呼

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中國有了一個新的正式稱呼“中華民國”,但“中華民國”這個國號並沒有立即得到世界各國的承認。清王朝倒臺後,中國發生了內亂,各省獨立,南方的革命党在南京成立了一個叫 “中華民國”的臨時政府,但那時“中華民國”的範圍只限於南方數省,北方的大片土地並不屬於“中華民國”。此時清王朝倒臺,已不能稱中國爲“清國”了;而稱“中華民國”也不合適,一是因爲那時 “中華民國”還不能代表中國全國(南北和談後北方才承認“中華民國”的國號);二是因爲日本政府一段時間內並沒有正式承認“中華民國”。在此情況下,日本政府放棄“清國”的稱呼轉而用民間慣用的“支那”一詞稱呼中國。1913年7月日本政府明文規定:今後不論中國的國號如何變化,日本均以 “支那”稱呼中國。

1913年10月,袁世凱正式就任中華民國大總統的同時,日本表示正式承認“中華民國”。可是日本政府只是在中文的文書中使用“中華民國”,而在日文的文書中,則使用“支那共和國”稱呼中國。開始日本這樣的做法並沒有遇到多大問題,因爲“支那”這個詞在日本已經流行了幾十年,中國人一時間也沒有多想這個問題。

1915年日本向袁世凱政府提出“二十一條”,這是中日關係惡化的起點。1919年的日本轉接德國租界問題,又引起“五四”運動的反日熱潮。當時愛國人士提出的一個抗日話題,就是日本稱呼中國爲“支那”。一些愛國青年提出日本稱中國爲“支那”是有意侮辱中國人,於是一把愛國大火便燒了起來。愛國志士紛紛向政府上書,要求抗議日本政府使用“支那”和“支那共和國”辭彙的做法。此後中國政府多次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但都沒有結果。

瞻擖誘ㄗ洏峞坐今堨蟆瞗赤犖朁I,除了有上述1913年7月日本政府的規定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日本人認爲“中華”一詞暗藏著對日本的輕蔑。原來歷史上“中華”、“中原”是爲了區別周邊異民族國家的用詞。以前中國把東方的異民族稱爲東夷(日本人、韓國人),把南方的異民族稱爲南蠻(東南亞人),把西方的異民族稱爲西戎(西亞人),把北方的異民族稱爲北狄(蒙古人)。中華和夷蠻國家的關係不是對等關係,而是上對下的朝貢關係。日本人認爲中國人自稱“中國”,含有天下之尊、文化上優越的驕傲感,因此一些他們認爲改稱“支那”爲“中國”,有承認自己是“東夷”朝貢國的被侮辱感。這是日本不願意使用“中華民國”和“中國”的內在原因。

“中國”這個辭彙,儘管中國人未必認爲它就是“中央之國”的含義,但不可否認按照字面可以把“中國”解釋爲“中央之國”。當然中國政府使用“中華民國”的國號時,並沒有想到要侮辱日本;而日本政府使用“支那共和國”一詞,也未必有侮辱中國之心。可是漢語是會意語言,一個辭彙有很多引伸意義,在辭彙上做文章就會搞出好多名堂,因此中國才有文字獄的出現。

簡M朝有個大臣寫了“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的詩句,被搞文字獄的人引伸出“清風”就是比喻“滿清人”,結果該大臣被砍了頭。近代中國和日本的愛國人士又把文字獄引伸到國際舞臺,中國人說日本稱“支那”是有侮辱中國人之意,日本人說中國自稱“中華”有侮辱日本人之意,對一個名詞內在含意的不同理解搞成一場國際紛爭,也是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難於理解的。

瞻ㄨL在中國政府的再三抗議和敦促下,1932年日本政府終於承諾在政府公文中不再使用“支那”,一律使用“中華民國”,但民間報刊仍稱中國爲“支那”。一直到日本戰敗後,1946年日本政府向全國發出《關於回避使用支那稱呼之事宜》的通告,此後“支那”這個詞完全從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書、報刊雜誌中消失。中日間這場關於中國國號稱謂的爭論,在戰敗日本的全面妥協情況下徹底解決。

瞼|、現在的“支那”問題

瞻擖遝埜悗嵺馴接受中國的條件,在公開場合不再使用“支那”一詞,此後一段時間內“支那”一詞被中國人忘記了。一直到1960年代美國出兵越南時,中國大陸報刊上再次出現了“印度支那”一詞,原來歐洲人把處於中國和印度之間的地區稱爲“印度支那”,越南等國所在的半島稱爲“印度支那半島”。中國大陸照搬西方的稱呼“印度支那”,當時大陸人對“支那”這個詞似乎並不在意,不過臺灣國府卻把“印度支那半島”稱爲“中南半島”。

瞼i是到了1990年代以後,隨著大陸反日情緒的升溫,“支那”一詞又被中國人回憶起來,作爲日本侮辱中國人的罪行之一。現在日本的主要媒體看不到“支那”一詞,但是一些右翼分子卻不時挑起這個話題。東京知事石原就在公開場合說“支那人”,引起得中國愛國志士的氣憤填膺。而石原卻辯解說“支那人”一詞不是貶低中國人,反而是尊敬中國人的意思,因爲“支那”這個詞最早是中國人發明並被中國人承認的。

繕M而石原的說法顯然是強詞奪理。比如現在中國人把日本人稱爲“倭奴”,明顯有強烈的貶損之義。可是古代日本人卻自稱自己是“倭奴”,中國漢書上有“倭奴國”的記載,日本也出土過中國漢朝皇帝賜給倭奴國王的金印(金印上刻著“漢倭奴國王”)。如果現在有人把石原稱爲“倭奴”,並說這是爲了尊敬石原,因爲“倭奴”這個詞最早是日本人發明並被日本人承認的,我看石原也未必能接受。

瞼堳e一些日本右翼人士別有用心地挑起這個話題,與其說他們主動挑起事端,不如說他們是在對中國愛國人士罵日口水戰的“應戰”。中國愛國者在網站上鋪天蓋地散發“倭奴”、“鬼子”、“小日本”等辱日稱呼,難免激起日本愛國者的反擊,重提“支那”這種讓中國人氣憤的辱華辭彙。當然中國用 “倭”等蔑稱稱呼日本人,並不是現在獨有,歷史上每次反日運動中都有同樣的罵劇重演。

礎b1919年“五四”反日高潮中,1919年11月出版的王拱壁《東遊揮汗錄》是當時很有煽動性的代表傑作。現摘錄一段如下:“倭近五十年來之外交真相,舍對華而外實無外交價值之可言。……報界及著作均用“支那”二字,政府公牘則舍中國民國二字之簡,而用“支那共和國”五字之繁,是對我不但無國際敬禮,並不以國家視我也。是我中國民國成立八年而倭人尚不承認也。……”

礎b上述文中,作者一方面抗議日本報刊用“支那”稱中國是對中國人的侮辱,可是作者卻在自己公開出版的書籍中蔑稱日本爲“倭”、“倭人”。中國人既然明白自己聽到“支那”這樣侮辱性的稱呼心堣ㄤ峈A,又爲何不能想到日本人聽到“倭人”這種侮辱性的稱呼心堣]不會好受呢?中國人抗議一些日本人故意使用“支那”一詞歧視中國,本來是完全有道理的。可是我們看到一些中國人在譴責日本人用 “支那”一詞侮辱中國的同時,自己卻又用“倭人”、“鬼子”、“小日本”等歧視性詞句侮辱日本人。

瞻掑l說的一句名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我們認爲我們有權利叫日本人“倭人”、“鬼子”、“小日本”,那麽是不是我們應該承認日本人也有同樣的權利叫我們“支那人”呢?如果我們自己不能停止用各種歧視性詞語蔑稱日本,又何必責備日本人用“支那”來蔑稱我們呢?

糧怮嵺畯抳搨n明確一個問題:“支那”這個詞到底是不是對中國的蔑稱?如果是的話,其輕蔑程度有多大?從上面的情況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日本從江戶末期開始用“支那”稱呼中國,當時日本使用 “支那”稱呼中國的確沒有侮辱中國的意思,中國人自己也不反對“支那”這個稱呼。可是辛亥革命中國改了國號後出現了問題。中國的正式國號“中華”或“中國”,日本人認爲其中含有對日本等“前朝貢國”的傲慢含義,所以不願稱中國爲“中國”,堅持稱中國爲“支那”,這時日本人稱“支那”就包涵了一些對中國人的輕蔑成分,但並不是很嚴重,比中國人稱日本人爲“鬼子”、“小日本”的輕蔑語氣要輕一些。打個比方,中國人往往喜歡把黑人稱爲“老黑”,“老黑”有一定輕蔑之意,但並不強烈,比稱“黑鬼”緩和得多。日本人稱中國人爲“支那人”,與中國人稱黑人爲“老黑”的感覺有些相似,並不是一個特別惡毒的歧視用語,而是帶有一種微妙的輕蔑感覺。

繙謅W所述,“支那”問題主要是由於中國和日本在“支那”和“中華”的漢字會意上解釋不同而引發的爭執,也是屬於文字獄的一種變形産物吧。日本戰敗後被迫承認“中國”的國號,不過現在的日本人認爲“中國”只是一個普通的國名而已,不再認爲“中國”含有“中央之國”的傲慢含意,與中國人不認爲“美國”有“美麗之國”的含義一樣。

2004年3月8日寫於日本(http://www.dajiyuan.com)

10/20/2004 10:32:55 A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0/20/n695630.ht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林思雲:且看中日兩國政府如何化解東海石油衝突 (2004年10月19日)
  • 林思雲:中國足球爲什麽打不過日本? (2004年10月19日)
  • 林思雲:日本的金牌成本和日本金牌大躍進的秘密 (2004年10月18日)
  • 小談日本的左翼和右翼 (2004年10月12日)
  • 林思雲:中國政治體制的致命隱患 (2004年10月6日)
  • 金谷讓:對中國人留學日本的探究 (2004年10月1日)

    相關專題

  • 林思雲


  • © 2000-2014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