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荒唐的審判是因為對工潮的懼怕?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0日訊】 (希望之聲天下縱橫採訪報導) 中國東莞興昂公司工人砸廠房一案,法庭原定10月宣佈審判結果,近日告知律師將延遲宣判。今年4月23日在廣東東莞興昂公司發生了近千名工人摔砸廠房事件。公安機關以故意毀壞財物罪逮捕了70多名工人,之後檢察院對其中5名工人提出刑事訴訟。8月25日東莞市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6名律師為工人作了無罪辯護。

連接收聽

律師之一的高智晟律師撰文說,「庭審」神速令人驚悚,僅一個小時零六分鐘。「庭審」中法官追求的最高準則即是一個「快」字,任何企圖超過三分鐘的發言都被武斷地制止,「庭審」最顯著的特徵即是對事實及法律絕對不感興趣,同時對任何企圖對事實及法律抱有興趣者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記者就此案件採訪了兩名辯護律師高智晟、唐經林先生和大陸著名政論家趙達功先生。

高智晟律師說,法庭審判過程十分荒唐,令全世界法官咋舌:「五名被告人,六名辯護律師,幾百頁的證據材料,竟然用了一小時零六分鐘!何等荒唐!這是全世界法官都會咋舌的速度。整個談不上效率問題,只是個過程。

反正中國的司法制度都是人們戲稱的『公安局備料,檢察院作飯,法院就必須吃,作什麼飯就吃什麼飯』。當時在法庭上我就提醒法官了,審案過程不僅是體現責任和公正的問題,因為許多事實需要時間來弄清楚,包括證據的真實性的偵結、合法性的偵結,但是法官說:『我們一個下午要開庭好幾次,我們歷來如此,我們沒有時間聽。』

高智晟律師說:法庭之所以壓制被告發言,急於為工人定罪,是因為政府懼怕工潮迭起,想達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高智晟律師說:「包括檢察院的公訴人,實際上是控方,他在法庭上也表示他個人對工人的悲慘遭遇也是同情的,但話鋒一轉他說了這麼一句話:『但是,弄出這麼大的事,不抓你一批,也是不好交待』,所以他的思想不代表法律價值的思想。」

高智晟律師說:這種司法制度的黑暗在中國是歷來如此,它是違反人類文明的。他說︰「我們非常的沮喪。作為律師來說,我們看到這些現狀,這些對文明人類而言是不倫不類的現狀,甚至是反動的現狀,我們也非常頭疼,非常痛心。作為個人,我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唐經林律師說,六名辯護律師一致認為:被起訴的5名工人不構成犯罪。其一,每個人損壞的財產數額小;其二,砸廠房不是有預謀和竄通的行為,而是自發行為。
據兩位律師介紹,近千名工人鬧事,是因為工人對於資方剝削工人長期的不滿,由於最近的一次克扣工資而突然爆發。

高智晟律師說,興昂公司屬下的5家分公司,已經有4家發生了所謂的工人暴動事件。因為工人面臨的已經不是工資待遇低的問題,而是生存受到威脅的問題。他說:「在整個所謂的暴動過程中,很多工人的目標是去拿兩包方便麵、兩罐八寶粥、拿點礦泉水,拿點蛋糕、餅乾,實際上反應出一部分人是處於飢餓狀態。」

高智晟律師並表示,在興昂公司,工人每天超負荷工作,而收入卻不足以維持基本生活。他說:「他們每個星期有五天光上班時間(除去吃飯時間)就達到11個小時以上,另外二天是8小時左右,每個月的工資是450元,而且有時工資發不到手。對工人而言,是處於完全的不明朗狀態,工人不明白為什麼發不到手,所以資方和工人,尤其是社會,都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高智晟律師說,每月450元是東莞政府定的最低工資標準,它的設定是不合理的,它完全由政府決定,而工人沒有發言權。

趙達功說,在中國資本家剝削工人嚴重。他調查過深圳的一個工廠,工廠永遠只給工人三個月試用期,從來不與工人簽合同。

高智晟律師說,符合現代司法價值的司法制度的缺位,和對工人自治組織的限制,使得工人的權益無法得到保障,他說:「符合現代法律價值的司法制度的赤裸裸的缺位;制度性的,對工人自治組織這種社會性結構機構的赤裸裸的限制,都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話題。真正代表工人自治意識的組織結構性的缺位,符合現代法律意義、價值的司法制度的嚴重缺位,使工人保護自己權益的目標遙不可及。

所有司法判斷的過程都要由黨委控制,您覺得這司法制度還存在嗎?完全是人治替代了法治。我們現代不比封建社會好多少,封建制度的皇帝對貪官汙吏的懲治、對制度的完善有時是出於真心的,因為天下是他家的,因此他是沒有虛假的,是真實的。」

趙達功認為工人權益得不到保障的原因有很多︰

第一,工人沒有自己的工會,無法和資方談判爭取自己的權益。趙達功說:「中國最近在很多地方發生工人罷工、鬧事、遊行示威、靜坐等等。不管是西方國家還是任何國家,勞資矛盾都會發生,但是政府的作用應該是中立,來消除矛盾,而工人就是靠工資來與資方來進行談判。只是中國沒有工會,有了工會就不一樣。」

第二,勞動法不是保護工人的權益,而是保護資本家的利益。趙達功說:「它允許資本家剝削、壓迫,表面上好像在保護工人,比如他說勞動時間每天工作不超過8小時,但實際上可能是十幾個小時。」

第三,政府帶頭違法,官商勾結。興昂公司總經理向趙達功透露說,當地政府同意廠方的違法行為,如工廠沒有為工人購買保險。趙達功舉例說:「在深圳曾經有一個叫周意泰的律師,專門為工人打官司,但是卻最終被當地官員趕走,因為他站在工人這邊,完全得罪了政府,這類例子太多了。」他還說:政府保護資本家的利益,因為他們收取了資方的賄賂,而那些正直的企業家卻被誣陷和報復:「如果那個企業家不行賄,就給他找個毛病,把他弄到監獄裡去了。不行賄,這個企業就無法生存。」

高智晟律師說,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中國人希望用和平,非暴力的手段來解決中國的重重危機。然而,面對中國的現實,他對中國的前景感到悲哀和憂心忡忡,中國政府對於民眾的民主訴求沒有做出任何讓步。中國當政者的核心價值是“公權為私利服務”。

高智晟律師說:「我們現在感到沈重的悲哀,因為我們看不到希望。我們昨天調查了很多人,百分之百都說最希望有個青天大老爺。中共在民主訴求方面,沒有作任何讓步,我們擔心他們的價值選擇這樣長期下去,會把中國推向暴力政府,而暴力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解決過問題,但是所有的獨裁者的價值選擇最終還是會走向暴力政府。現在他們的選擇與歷史上專制封建制度沒有任何區別,這是很悲哀的。您說人民想要透過文明機制來解決中國進步問題,政府又不給途徑,而且是發現一個抓一個,怎麼能行?」

最近幾個月工人抗議的事件在各地層出不窮,包括深圳,東莞,咸陽,大慶等地,參與者從幾千到數萬人。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天下縱橫》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0-20 4: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