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韋應物《滁州西澗》

作者:文思格

清 張若靄《御園暮春詩》。(公有領域)

  人氣: 19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韋應物蘇州石刻像。(公有領域)

滁州西澗

獨憐幽草澗邊生,上有黃鸝深樹鳴。
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

【作者簡介】

韋應物(公元737─約792),人稱韋江州或韋蘇州,唐代大歷時期大詩人。其詩以寫田園風物而著名,語言簡淡而意蘊深遠。有《韋蘇州集》。

【字句淺釋】

題解:這首山水詩名篇,也是韋應物的代表作之一。全詩以情寫景、借景述懷,讓滿懷的憂傷從恬淡的胸襟中自然流露出來。
滁州:即今安徽滁縣,其西澗在滁州城西郊。
澗:山之間的溪流。
憐:愛(惜)。
幽草:幽靜無人處的青草。
黃鸝:又名黃鶯,一種善於鳴叫的小鳥。
春潮:春天雨水或雪水使溪流水位突然增長,俗稱春潮。
野渡:不固定的、多為臨時性的渡口。
橫:這裡以朝著對岸的方向為「順」,水流方向為「橫」。

清 劉德六《 黃鸝桃花》。(公有領域)

【全詩串講】

我特別喜愛那,幽靜無人的山澗邊生長的青草,
深深的樹林裡,從頭頂上傳來黃鸝婉轉的鳴叫。
有了春雨相伴,晚間的潮水也就更加猛漲急流,
野渡無人問津,沒有主人的船兒被水衝來橫著。

【言外之意】

這首山水詩於寫景中有無寄託,歷來爭論不已。若以「一切景語皆情語」的理論來講,則當然是有的,因為任何人在寫景時都會有意無意地為自己筆下的景色抹上自己當時內心情緒的色彩。再參照韋應物其它作品的表現手法來看,此詩無疑是有所寄託的。詩中所用「獨憐」「深樹」「春潮……急」「舟自橫」等醒目的詞語,也有其強調和暗示的作用。

單單喜歡幽靜處自甘寂寞的澗邊青草,而對那藏在深林高處大顯婉轉歌喉的黃鶯兒卻並不鍾情,表明作者希望像幽草那樣甘居僻靜的幽境或隱居以潔身自好,而不願像黃鸝那樣炫耀已長、居高媚世、深入高層仕宦之爭中。晚間潮水又帶春雨,水漲流急而野渡無人,連船夫也走了。在水急舟橫這表面的閑散中,渡人之舟沒了主人、不得其用。作者曾說過「扁舟不繫與心同」的話,此詩末兩句形象地表現了作者這種身無所主、不得其用的無奈與憂傷。若非澗邊野渡,而是大河要津,則傍晚急潮,正是渡船大顯其用之時,決不會漠然空泊。這也表現了作者有其才而無其位、無法施展自己能耐的惋惜和哀怨。

作者最終還是在休官後隱入了深山,實現了他作澗邊幽草的願望。而他一生中體恤百姓、關心人民的好官形象,使千年後的名儒們還對他讚不絕口。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情,只要是真的,就能穿透層層偽裝,叩開人的心扉;也只有真情,才能叩開人的心扉。文學理論可以流派迭起,文學作品描繪的對象和所用手法可以花樣翻新,但情要真才能動人,這一條規則卻是永恆的。因為真,反映了人的一種先天的、本性的追求。
  • 寫美好的山水,是為了抒發仰慕義公之情。進而言之,又是為了寄託自己的隱逸情懷,希望自己能象義公那樣,居於離塵脫俗的幽境中,修出青蓮(佛眼)般的眼界,修成一塵不染的清潔心來。
  • 李白從青年時代就已經熱衷於訪道求仙,對於修煉人的生活充滿
    想往和崇敬,就連修煉人居住的環境也在他的筆下變得格外優美,並且帶著一種超
    凡脫俗的仙境氣氛。訪道求仙、甚至親自煉丹修行的實踐在李白一生中從未間斷過。
    雖然史書上並未明確記載他最終的歸宿,但他辭世的特殊方式始終是一些人猜測的
    不解之迷。
  • 最帶普遍性的送別,而又有深摯的惜別之情,因此成為響徹千古的驪歌。此詩的巨大成功再一次說明瞭:一片真情遠比萬千豔詞麗句更能耐受時間和人心的考驗。
  • 縱使大唐國勢日益衰竭,但唐詩在歷史上已取得了無可替代的位置,至今千古傳誦!
  • 小一新生剛開學,許多小朋友還在適應中,南投縣康壽國小就請來多才多藝的家長們當晨光義工,其中知名陶藝家林永勝拿出玩陶絕活,陪小朋友在晨光時間一起樂「陶陶」。南投市康壽國小是新學校,校舍美輪美奐,學校更重視小朋友的生活教育,每個星期一與星期四的晨光時間,都請家長們擔任各班義務導護老師,有人教畫畫,有人陪小朋友讀經、背唐詩,小朋友的晨光時間暨豐富又快樂。
  • 初唐時期的“貞觀之治”,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她在文化、經濟、農業、手工業、商業、交通等各個方面,都遠遠的超越了以往的所有時代。而唐詩的繁榮,散文的復興以及傳奇的成熟,把人類文學史推上了輝煌燦爛的頂峰。
  • 一定要不辭艱苦辛勞,登上最高的絕頂,讓眾山盡收於一覽,全顯出自己的低小!這是何等的氣魄啊!作者最終是做到了。經過幾十年的磨勵,作者在詩歌技法方面確實到了無人能過其右的最高水平,並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豪言壯語震撼了中國詩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