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的芬芳:三芝鄉

徐正毅
【字號】    
   標籤: tags:

元宵燈謎:五隻減兩隻,打一個台灣地名——三芝。三芝鄉是台灣北岸的小鄉鎮。本來狹小曲折的海岸公路,如今已經筆直寬闊,從淡水到三芝一路順暢,很快就到達,因此逐漸形成新的市鎮。

多年來,我還是捨大道而就山徑小路,沿路兩旁是台灣剩下不多的相思樹林,還有些農戶擺著自家的蔬果販售。在筊白筍採收的季節,買些回家水煮之後,沾醬汁吃來十分香甜;平日路過,買些品種最好的五十七號地瓜,用來煮粥,口感好甜度適中。

三芝老街有間媽祖廟,據說是從台北公園移過來的,香火鼎盛。廟前有家賣豆花的小攤,打從十幾、二十年前開始,每回到了這兒,總不忘來碗豆花嚐嚐。如今這家路邊小攤也租起店面,把原來打算度三餐的小攤變成了事業來經營,這位來自宜蘭的年輕人顯然平順地落地生根。

這位青年知道我喜歡畫圖,我也常把他當成畫圖的題材。談話間,知道這些年來他們兄弟姐妹逐漸長大,都能體會父親的辛苦,於是半工半讀地自力更生。看著他,畫著他,發現他始終不變的是憨直誠懇的笑顏。

(臺灣大紀元時報)(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林先生是我經商時認識的朋友,與其說是客戶關係,還不如說是談心的夥伴。林喜好呼朋引伴地遨遊山林,幾乎走遍了台灣各個角落。我很羨慕他,也常在空閒假日與他共享遨遊之樂。
  • 早餐的麵包,是內人前一晚從巷內新開的麵包店買回來的,沉甸甸十分紮實,咀嚼間多了肉桂、香草和小麥的原味。
  • 大概九年前,在偶然的機會,我們來到這屋舍買柿餅,很自然地和農舍的主人成為朋友。
  • 早餐的麵包,是內人前一晚從巷內新開的麵包店買回來的,沉甸甸十分紮實,咀嚼間多了肉桂、香草和小麥的原味。
  • 20多年來,我經過這棟市場大樓不知多少次,可是一直到春節前,從前面走過時,才知這兒還有家陶瓷店。小小的店內擺滿了各式各樣陶藝作品、花瓶、花器。
  • 在早年,老家附近有間皮鞋店,小小的空間,堆滿著工具和材料。那店家主人整日蹲坐在矮凳上削皮革、打油線、車板面、縫鞋底。灰頭土臉的他看來很辛苦,但又覺得他是在享受工作樂趣。
  • 公司附近有家水電行,每天經過,自然而然地和店裡的人打招呼,雖然沒什麼深交,彼此笑顏相對、和樂融融,一晃就這樣過了十多年。
  • 火車行經蜿蜒的山路,一過福隆站,視野突然間豁然開朗,晴空萬里下,一望無際的大海迎面而來。
  • 一位好友,為了讓3到18歲的病童完成他們的心願,打算成立一個社團組織。他的善意得到回響和支持,台北市喜願協會於焉成立。
  • 北部金山海邊有個叫做「下寮」的漁村,是一個200多戶人家的小村落。粉白牆的小屋散佈在海邊木麻黃林中,媽祖廟是村落的中心,廟前廣場左側有一社區活動中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