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牡丹社事件 被遺落的台灣史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6日訊】〔自由時報記者郭芳綺╱牡丹報導〕「牡丹社事件一百三十年歷史與回顧國際學術研討會」昨日在牡丹水庫展開,牡丹社事件由於排灣族沒有文字記載,當年隨日軍來台的記者撰寫資料多屬偽造,加上相關文獻史料付之闕如,昨天與會的台日學者多認為,還原牡丹社事件歷史真相困難重重,未來需要多方對照研究台、日資料,甚至參照中國方面的文件紀事,因此還原牡丹社事件真相還有一段路要走。

日籍文學評論家、現任殖民地文化研究會會長西田勝指出,許多關於牡丹社事件的報導及資料已被證實多為造假,當時隨軍團來台灣的記者幾乎都是戲曲作家,用擴大、煽動的報導,將牡丹原住民塑造成恐怖的殺人兇手,日本得以藉口出兵征戰,一步步走向殖民侵略的政治目的。

與會的其他日本學者也多持相同觀點,一致承認日本政府利用一八七一年琉球漂流民遭牡丹原住民殺害事件,三年後藉口出兵征台,目的是為了完成大日本帝國主義殖民政策鋪路。

泰雅族原住民瓦歷斯‧諾幹則強調,目前牡丹社事件是只有日方說法的「半部史」,當中缺少原住民的記憶和聲音,關於琉球五十四藩民、牡丹社征戰部落家族在當時扮演的角色為何,都有必要再釐清。

〔自由時報記者郭芳綺╱牡丹報導〕牡丹社事件中的原住民不但成為國際歷史發展軌跡中的要角之一,也深深影響牡丹社原住民後裔觀感,從日人對牡丹社原住民描述中,讓他們的後裔覺得恥辱,隨著台灣本土意識高漲,牡丹社後裔高加馨一頭栽入研究,盼望找尋真相,為牡丹社事件歷史翻案,澄清祖先名譽。

高加馨是典型的sinvandjan(牡丹社 )後裔,她尚未接觸牡丹社事件相關史料前,一提起牡丹社事件即羞於承認自己祖先是牡丹社人。

在成大歷史系研讀期間,高加馨在研究牡丹社事件二十多年的指導教授陳梅卿引領下投入研究,發表多篇論文,以牡丹社事件原住民後裔身分及觀點重新詮釋。

在這次研討會中,高加馨發表的論文中有大部分訪談舊部落耆老的田野調查,其中不少口述歷史已成為牡丹社事件研究的重要新史料,為建構以排灣族為主體的牡丹社事件史觀邁出一大步。

高加馨表示,在牡丹社舊部落裡,談論牡丹社事件是一項「禁忌」,但就是因為噤口不談才造成外界百年來的誤解。近年來,在華阿財、杜詩韻、華恆明等排灣族文史工作者的努力下,部落裡的族人已逐漸產生不同認知,她希望盡力詳細記錄原住民對牡丹社事件的說法和觀點。

高加馨說,根據她完成的口述歷史顯示,當時牡丹社原住民曾設宴款待琉球漂流民,至於會演變成殺戮事件,是因為語言不通、文化差異,逐漸演變成無法收拾的歷史誤會,她希望透過口述記錄,未來進行文獻和口述史料對照時,有助於找出牡丹社事件歷史真相。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