羿與嫦娥的故事
文字版 訂閱 簡體 繁體 2014.10.31
首頁 台灣版 香港版 評論 大陸 北美 港澳 台灣 國際 財經 科技 娛樂 體育

副刊 文化 旅遊 生活 飲食 醫療 教育 連載 文學 藝術 圖片 音像 移民

社區 資料 專題 網聞 論壇 賀卡 動態 天氣 廣告 突破封鎖 投稿 關於我們
副刊主頁文化歷史旅遊休閒縱橫職場生活時尚美食天地醫療保健留學移民教育園地文學世界藝術長河人物春秋生命探索長篇連載典故傳奇人生感悟奇聞異事神傳文化


中原史實
羿與嫦娥的故事

作者﹕如意


在「軒轅黃帝」中提到一位赤將,是黃帝的木正(官名),作床凳箱桶。倉頡借黃金遁去之後,黃帝拜訪了峨眉山一位隱士,叫泰壹(也就是哪吒的師父太乙真人),當時赤將護駕同去,被太乙真人留下,在峨眉山修道。

過了許多年,帝堯巡狩西北,至淮揚遇見一位奇偉的男子手持弓箭,無人知其姓名與來歷。帝堯奇之,招問有何能奈,答曰:「善射,又能隨風上下」。帝堯試之,果然神技異於常人,遂稱呼他為「羿」,帶他回都用為木正。羿不食人間五穀,只食百草之花。其實羿就是赤將,他此時已修成得道,奉太乙真人之命出山以了因緣,但太乙沒說要了的是什麼緣。

當時天下有六害無人能治:天上十日並出,焦殺禾苗烤熾萬民;大風四起,拔木飛屋;北邊忽發暴水,沖渠倒岸;有獸曰猰貐,迅走食人;洞庭之野有修蛇,長百丈,呼氣吸人;東海有封豨傷人,大如兕。六害頻擾,民不得安居,帝堯非常憂慮。帝堯得到羿後,就撥三百軍士隨他去除害,羿欣然領命。

羿行至東方大澤,找到大風的出處,見一黃色皮囊正在張口呼吸,羿暗拔一箭射去,中其額頭,那怪縮回洞中。須臾一人舞潑風刀衝了出來大喝一聲:「誰敢擅射風母?」羿又射一箭,貫其膝蓋,那人丟刀拜伏於地,羿為他拔箭,原來正是黃帝時助蚩尤為亂的蜚廉。大家還記得回祿壺中那隻能呼煙噴火的大鳥畢方與上百隻雛鳥嗎?蜚廉告訴羿,天上多出的九個太陽正是九隻雛鳥在作怪,並且還告訴羿北邊的暴水是冰夷之妹發的。羿問明九隻火鳥和暴水的出處,就謝別蜚廉向西而去。從此這裡也不再有風害。

羿與軍士連夜趕到西河麟山悄悄屯紮於谷口,不一會日出東方,天上只有一個太陽,漸漸至日上三竿,天上忽然跳出九個太陽,十日並照,大地被烤得像火爐一般。羿連射九箭,那九輪妖日一一墜落,羿令眾軍尋捕,在山谷中找到九塊巨大的赤石,每塊石頭上都插著羿的一支箭。

羿來到高梁,見河水騰發波濤洶湧,有一女子在急流中疾走,羿知是冰夷之妹,遂發一箭射中其髮髻,那女子忙跪下說:「感君不殺之恩,願奉箕帚」,羿方明白他師父說的因緣一事,於是帶她回都見帝堯。帝堯讚揚羿之功勞,賜宴完婚。這個女子就是嫦娥。婚後不久羿又除去其餘三害,於是天下人民得以安居了。

此時北地空中常常現九色光,異常漂亮,民不知何物。帝堯想起羿能隨風上下,就命羿前去察看。羿隨風來到昆侖山,看到金母(即西王母)之女乘的海底老龍發出九色龍光,映照天庭。羿正在觀望間,不期山上跳出一群看門的獸,直奔過來,羿發一箭剌中一獸,群獸驚叫逃回,羿拔箭欲再射,洞門大開,許多仙人簇擁而出,為首一道姑笑曰:「赤將,休無禮!」羿知是金母,伏地謝罪。金母扶起羿,請他幫忙在山腰建幾所宮院,羿很快就建好了,金母送給他一顆靈丹做為酬謝,並告戒他一定要靜養一段時間才能服用。

羿謹記金母之言,回家將丹放在屋樑上,靜養心性等待。誰知此時南方有一怪人又出來作蠱害人,帝堯賜給羿彤弓素繒,派羿去消除他,羿只好部兵南行。

嫦娥小名叫純狐,性情恬靜溫和,常做善事卻不求人知道,羿每出遠門她就獨處家中。一日在堂上閑步,猛見樑上白光旋舞異香滿室,嫦娥取梯登視,得到一顆靈丹。嫦娥知是寶物,但又懾於羿的威力,心中驚懼,不大敢吃,聽說東市有一位異人叫有黃,善於卜卦,於是悄悄帶著女僕往卜。有黃為她卜了一卦,卦象主一女子獨將西行,大吉。嫦娥拜謝,回家就將靈丹吃了,不一會兒身體開始發輕,像一片羽毛一樣栩栩欲飛。恰好此時羿回到家中,見嫦娥神情恍惚,心下生疑,到晚上才發現靈丹不見了,而此時嫦娥兩腋生風從窗戶飄了出去,越飛越高。羿挽弓來追,一陣罡風把羿吹到東極去了。

卻說嫦娥飛到一個地方,空曠無垠琉璃明亮,有連株的丹桂結滿芬芳的桂英。嫦娥一咳,吐出一物,原來是那顆靈丹的雲母外衣,化成一隻兔子的形狀,色白如玉,乃陰精之宗也。

羿被吹到東極大澤之側,天已微微發亮了,就聽到「啞、啞、啞」三聲洪亮的鳴叫,海嶠中涌出一輪紅日。遙聞鐘聲,羿尋聲至山麓,見到一所大殿,上書「青提」二字,方知是東華帝君(亦稱東王公)之處,忙俯伏稱臣。帝君笑迎命坐,告訴羿不要怨嫦娥吃丹一事,凡事都有定數。日乃太陽火精,月乃太陰水晶,火則外光,水則含影。靈丹是金母所造,金生水,嫦娥來自水中,借羿之力得丹居於月府,如月借日乃光同理;而羿有功於日(曾射落九個妖日),當居日宮,此亦合陰陽之道也。羿點頭稱是。帝君令童子捧出赤苓糕、太陰玄府,又命牽來扶桑金烏,那鳥乃陽精之宗,三趾鴻聲,金羽眩目,雄踆非常。帝君告戒羿曰:「食此糕,無畏太陽真火;佩此符,可入月府與嫦娥相見。只可日就月,月不可就日也。故月光生於日之所照,魄生於日之所蔽,當日則光盈,背日則光盡。」羿不明白日月之中何能居住,帝君笑曰:「天之經緯,在野象州,在朝象宮,在人象事,哪只日月可居!諸星列曜皆有神守。天之日月,如地之都城,星曜猶州邑也,既有封疆,則備官守。」羿欣然食糕佩符,跨上踆鳥飛入日輪,入輪但見周圍曠蕩無涯,與大地相似,不覺其運動,悠游自在。

至望夜(陰歷十五)羿乘一道金光飛入月中,桂影婆娑曲徑冷落,尋至最深處,見嫦娥獨坐。嫦娥見羿欲避,羿安慰她自己已處日宮,往事不必復疑。乃為嫦娥鋸桂木,探冰瑜,造成一所宮殿,題為「廣寒宮」。羿歸日輪,亦造一座大殿,儀象郁郁蔥蔥,名「郁儀殿」。自此每當望夕羿來廣寒宮看望嫦娥時,陽和充物,月光分外晶明。

這就是為什麼人世間許多的情思都起於月圓之時,許多的詩詞都寫於如水的月色之中……

(香港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11/28/2004 6:55:39 A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定立人倫 撥亂反正──女媧 (2004年10月3日)

    相關專題

  • 三皇五帝
  • 神話傳說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