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絕處逢生:染怪病的美國普度大學博士生的重生

台灣法輪功學員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4日訊】我是美國普度大學婚姻與家庭諮商博士班一年級的學生。說起和法輪大法結緣的過程,仍難掩心中的激動。

2004 年農曆年剛過,我的手指及手腕疼痛並且手指脫皮。學校的醫生說是電腦族常見的腕管症候群,從此開始吃消炎藥與復建的日子。但是每日一顆的消炎藥與一個禮拜兩次的復檢對我的病情似乎沒什麼幫助,反倒助長我的胃痛。二月底,我的疼痛已經擴散到雙手肘與肩膀。三月初,上背與膝蓋的灼熱疼痛已使我夜間兩三點會被痛醒。校醫也束手無策,把我送到當地一家大醫院的風濕免疫科醫生那兒。醫生做了血液檢查之後,仍無法確定是什麼疾病。他只告訴我,如果症狀持續三個月以上,就是類風濕性關節炎。未知診斷,病情也每況愈下。

在生病的日子裡,我瘋也似地尋找網上類似症狀的資料,直到所有的關節炎症狀我都瞭然於胸。一切症狀都指向我可能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我不放棄,儘管筷子都拿不穩了,仍寫了好多封電子郵件給台灣各大醫院的風濕免疫科醫師請教。他們的回答也多是「你可能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但是要回台灣才能確診」。那時心中相當沮喪。

隨著雙腳愈來愈不能行走,我也愈來愈害怕。網路搜尋引擎中類風濕性關節炎的選項我不知點了幾次,心裡知道類風濕性關節炎是中西醫眼裡的頑症。不知道病因只知道病程,更沒有具體的治療辦法,中西醫都只能幫助患者止痛,連延緩病程也不可得。我知道類風濕性關節炎最先侵襲關節,各關節都會嚴重變形,接下來會攻擊心臟及其他內臟,拖了幾十年後,最終痛苦而死。我心裡想,爸媽都已經接近六十歲了,二十五歲的我如果得了這種病,自己痛苦也就罷了,他們也跟著痛苦。弟妹都還沒出社會,爸媽微薄的退休金除了要維持他們和弟妹的生活,還要負擔我這個重症病人接踵而來的龐大醫藥費。心中實在捨不得家人承受這樣的苦痛,那時心中已萌生赴死一念。我知道如果回台灣,要自殺一定難上加難,決定買機票飛往大峽谷,一躍而下,一死了之。著手寫遺書的同時,也開始上網訂去大峽谷的機票。可想而知,那時候身體的疼痛已讓我徹底絕望。

我在網路上最後瀏覽過我所看過的類風濕性關節炎資料,突然,我看到某一網頁最後一筆資料是「類風濕性關節炎奇跡似的痊癒」。我趕緊點進去看。一看是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見證!那時心中想,有那麼神嗎?緊接著將那網頁的文章全部瀏覽一遍。看到各類癌症、骨質增生等等各類奇形怪狀的病都有人見證,不禁有了一絲希望。心想,這個法輪功那麼神,我得趕快找人教我。我在搜尋引擎上打入「法輪功」三個字,在香港的網站上發現有世界連線字樣,頓時才發現美國各大學都有人免費教授法輪功。那時發現普度大學的輔導員還是個美國人哩!我立刻寫電子郵件及打電話給他。可能他已經畢業了,沒有聯繫上。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發現香港網站上的音像資料選項裡竟然有李洪志老師五套功法的教學錄影,趕緊下載觀看。開始煉功的同時,也看到網路上同修的建議,說最好參加九日學法班。於是我也把網路上李老師的廣州九日演講都聽過一次,《轉法輪》一書也用印表機印下來通讀過一遍。

剛開始看《轉法輪》時,心中疑惑重重。法身、天目對我來說都是迷信的代名詞。可是我照著網路上同修的建議,一路看下去,卻發現這本《轉法輪》不但從頭到尾勸人為善,更解答了我許多在其他宗教裡找不到答案的問題。看老師講法的錄影時,雖然開始時常常看到睡著,但對於老師的微笑與勸人為善的用心卻印象深刻。最使我驚奇的是,當我將網路上全套功法學齊,正式開始煉功的第二天晚上,我全身發熱,熱得連被子都踢掉了。隔天,我生病時的嚴重口臭就消失了。緊接著,第三天我在煉腹前抱輪的時候,竟真的感覺到腹部有東西在轉!剛開始我以為是錯覺,可是接下來的每天,我都發現腹部有東西在轉。我不得不承認那是法輪!

我加緊煉功,不僅睡得著了,有食慾了,也打消赴死的念頭。我決定回台灣,一則是為了不能走路常常造成普度同學及學長姐的麻煩,再則我知道有希望了,三來我知道台灣有許多法輪功的同修,他們能指導我許多我不甚確定的煉功動作。4月13日晚上九點多,我坐著輪椅回到台灣(上飛機還是空服員抱我上飛機的呢!)晚上十一點多回到家中,4月14日早上五點,我就到了桃園農工學校煉功點和同修一起煉功,郭大哥也親切地指導我動作要領。

4 月15日早上,父母帶著我到林口長庚醫院看病。經過超聲波檢查合併之前的血液檢查報告,兩位醫學教授排除類風濕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與紅斑性狼瘡,確定我的病是HypermobilitySyndrome。醫生跟我說,我這個病要痛一輩子,是所謂的「公主病」,此生不僅不能提重物、幹粗活,還要吃一輩子的止痛藥,戴一輩子的護腕、護肘、護膝、護腰,還得持續做物理治療。當我坐著輪椅出診療室的同時,我只記得我跟爸媽說:「我要煉法輪功!」

當天,父親就幫我買了一本《轉法輪》。我在閱讀第二遍的同時,也加緊煉功,從長庚拿回來的藥我放在桌子上,碰都沒碰。4月16日晚上,我還跛著腳去參加學法交流讀書會,4月17日清晨,我四點半起床,上一下網,看看明慧網祛病健身的網頁,我就想起仕念姐跟我說的:「如果你能自己走來桃園農工的話,就不用麻煩令尊載你來了。」我一小步一小步自己走到了桃農煉功點,同修都很為我開心。4月19日,我重新參加九天學法煉功班的同時,脖子上也開始起了紅疹,癢得我不知如何是好。爸媽要我擦藥,我卻正色跟他們說這是在消業,不用擔心,仕念姐也鼓勵我說這是「過關」。後來只要一癢我就煉第五套功法。

今天是4月28日,我脖子上的疹子從昨天便消失了,而現在儘管有時候膝蓋還有一點痛,我已經可以像正常人一樣邁開大步走路了。第五套功法從以前只能做十分鐘,現在已經進步到五十分鐘。我的三姑、三伯父、媽媽的好朋友與樓下的鄰居都因為我的關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因此我忍不住想對大家說:「法輪大法好!」 中國大陸那些造謠不實的宣傳讓多少世人受到蒙蔽?我有幸成為一名法輪功學員,我要珍惜這萬古機緣精進實修,更要盡己之力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真象。

(資料來源﹕新生網)(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1-04 8: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