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絲紅:九評共產黨有感

陳絲紅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日訊】當我第一次看了“九評共產黨”這幾章連載文章後,我縈繞多年在心頭的迷霧被撥開了,眼前寬敞了。

九評共產黨用事實再現了血腥歷史的一幕又一幕,讓我從中看到了我在這個邪靈的操控下所扮演的角色和受到的迫害。

1970年的初秋我父親那年32歲,豐年正茂的他被迫害後離我而去。我剛剛6歲,弟弟13個月,我倆就背上了“反革命狗崽子”的政治罪名,被同齡兒童歧視,隨時被教訓謾駡,用的是從大人嘴裏學來的政治專詞和上綱上線的批判(批鬥)。

我的父親被關在一個放工具的小房裏,爲了看見爸爸,我每天把好吃的給大哥大姐們吃,他們高興了就會把我偷偷的帶到關押父親的監視牢房後面,我站在幫助我的大哥哥們的肩膀上,爬到一個小後窗上,只能用一隻眼睛往裏看,裏沒有打手時,我就小聲的喊“爸爸……”,爸爸告訴我要好好照看弟弟,聽媽媽的話,很多時候,放哨的姐姐們低聲說 “人來了!” 大哥哥們聽到後丟下我驚慌而逃,而我被摔在地上後嚇得大哭,來的打手們總是惡狠狠地說:“你爸爸是反革命分子,你還來看他,明天也把你關起來!”我現在也爲人母了,才能理解當時父親聽到我的哭聲和被恐嚇時,他精神上所遭受的迫害也到了極限了。終於有一天晚上,家裏來了許多人,緊閉門窗,媽媽手上拿著一件血衣,全屋的人都在哭,有人告訴我爸爸死了,那時死對我來說一點也不懂,當時不讓家屬看屍首,後來聽說爸爸死得很慘,渾身是血。

我曾天真的問大人,爲什麽不去告官,懲罰那些殺人兇手,回答總是:“告?上哪里去告?告誰?”在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面前,上至元首劉少奇、彭德懷都給整死了,何況我們小老百姓?對普通民衆而言,只能忍氣吞聲,用“民不可與官鬥”,這句俗語來作精神毒藥。

在那沒有爸爸呵護而生活艱苦的恐怖歲月裏,我和弟弟的孤苦淒涼生活只有我知道。從那時候起我就試圖找到殺害父親的兇手,今天終於找到了,就是共產黨這個惡靈!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01 3: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