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评共产党」全球有奖征文参赛作品

【九評徵文】華僑回首五十年 中共本質未變

郭賴仁(印尼華僑)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五十年前,那是一個風雲激盪的年代,二戰之後,全球尋求民主、獨立的國家,風起雲湧,中國大陸建立了新政權,對外進行強大的無孔不入的宣傳攻勢。各類書籍,報刊、雜誌、電影遍佈千島之國。

久居異域的華人經歷了二戰日本人的蹂躪,劫後重生,心有餘悸。許多華人受宣傳的影響,想返故國,歸心似箭。他們相信左派報紙上所說的,北方故土,在偉大無比英明的頭人領導之下,一個強大、富饒幸福的地上天堂正等候他們歸去。「胡不歸」有個時候成為華人社會的「主旋律」。 一艘又一艘的大郵輪載著成千上萬的青年學生,滿懷信心,義無返顧的奔向北方。朦朧的「覺醒」,幼稚的頭腦對所謂「社會主義」的一知半解,此時大陸的一切對他們有強烈的吸引力,可說是熱血沸騰,頭腦發脹。看看每年十月一日的慶典,就一目瞭然。

但也有一部分華人並不認同這個政權。左派人士稱之為「反動派」。他們的父母、兄弟、親戚朋友在「土改」「鎮反」「反右」一連串無休止的運動中受到殘酷的迫害和鎮壓。一封封的越洋書信,訴說他們已處於社會最低層的悲慘遭遇。冤屈無處申訴,夾著尾巴做人,生活在貧苦,歲月無聲的重壓之下,無語問蒼天。這一切使他們不得不思考:大陸的真實情況真的象左派報紙上連篇累牘宣傳的那麼美好嗎?情況究竟怎麼樣?隔著茫茫大海,身處異邦,誰也沒有經過那血與火的日子,多數人是憑自身的處境決定自己的思維方式,對大陸人民背負的沉重苦難無動於衷,頂多也是沉默或歎氣一聲。

因此,華人社會不可避免地出現了「紅藍屁股」之爭。華人聚居較多的地方,必分成兩派,有兩種不同的學校,使用不同的教科書,從爭論到武鬥的事件時有發生。這種情況即使在五十年後,在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都有不同程度存在「紅藍屁股」之爭,這是海峽兩岸政治鬥爭的延伸。華人是兩邊都想拉攏的統戰對象。不同立場背景的報刊,都盡力把對方抹黑、造謠、誣蔑,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無所不用其極。只是方式比五十年前文明一些。當然,不同態度的政治取向,在講民主、人權、自由、法治的國家是很正常的、絕對允許的。

六十年代中期,印尼成立了新政權,鎮壓了與大陸同一「母「所生,同一體系的黨派,許多華人也殃及,他們欲哭無淚,由於處境及種種原因,他們雖然嚮往大陸,但也無可奈何。

況且大陸那邊正進行政治鬥爭,內部在進行狂熱的相互廝殺,無暇顧及這些炎黃子孫,少數富人移居別國,大多數華人關門閉戶,沉默以待,有的只好在千島之間逃亡流竄,或隱藏。

新政權雖然排華,但很快向西方示好,開放經濟歡迎外國人投資,許多華商發了財,雖然入了籍,但日子過得很愜意,送子女去留學,多數人忙於掙錢,為自己的生存奮鬥,他們哪會去思考,在這之前不久,大陸歷史正大倒退,所謂「三面紅旗」造成的災難、哀鴻遍野、餓殍遍地,人人自危,生活在一個禁錮如罐頭密不透風的社會裡。由於領袖的好大喜功、獨斷獨行,要全民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天堂」,「十五年超英趕美」,結果造成舉世震驚的經濟大躍退,有幾千萬人在這場偉大領袖的試驗中喪失生命,鮮聞有人去思考:六十年代中期印尼局勢的變化,倘最終是落入類似紅色高棉波爾布特統治的柬埔寨或象北韓越南類似的國家,華人那才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他們應該知道大陸支持的紅色高棉進行的血腥大屠殺,越南華人投奔怒海的情景,他們會思考這些嗎?

早先回大陸讀書的青少年學子最有深刻體會了。他們才真正瞭解這一個並不非凡卻殘酷無比的地方,使他們之中多數人反悔自己早年的幼稚和衝動,但這一醒悟為時已晚。問問現時已移居香港的幾十萬當年的歸國僑生,都已垂垂老矣。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辛酸或充滿血淚的故事。他們真正領略了什麼是恐怖和殘忍。心中隱藏著難言的失落、恥辱、容忍。一有機會的都趕緊逃離這個天天講革命,鬥爭不停的地方。但這一切與商場得意,生活富裕或懷有「戀祖情結」的老一輩華人,五十年代受過華文教育的人會理解嗎?他們會理性地去思考這一切嗎?雖然他們在六十年代政權更迭的亂世,也處在艱難之中,動輒得咎,但至少沒有餓過飯,受過凌辱和歧視,惶惶不可終日。沒有切身的感受,自然就無法客觀、理性的思考和審視遙遠大陸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那個從小學就被宣傳和教科書上吹噓、被誤導的「人類最美好的社會」—–更北方的「老大哥」,在經歷了近八十年的獨裁統治後,頃刻之間解體了,被拋進歷史的垃圾堆。斯大林早已臭不可聞,那個死於梅毒病的列寧的塑像,像前年伊拉克薩達姆的塑像被憤怒的群眾推倒,踩在腳下。這是專制獨裁者遲早不可避免的命運。當「老大哥」已經將那一套偽裝巧妙頗能迷人,充滿空想,實質是暴政的理論,意識形態丟進垃圾桶的時候,他們還死抱著不放當成寶貝,無非是為了愚弄群眾,維持他們的專制統治而已。

大陸在七十年代強人歸天之後,繼任者為了挽救這個百孔千瘡,已到崩潰邊緣的經濟,不得不暫時放棄某些意識形態框框,順應世界潮流,走資本主義道路(美其名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讓人民休養生息,有喘息的機會,可以經商做生意,開放國門,讓大量留學生出國,允許人民出國旅遊,從一扇稍微開放的窗口,讓人民看到了世界的真貌,改變閉關自守,夜郎自大的心態。

由於巨大的市場,吸引外商投資,加上廉價的勞動力,便宜的地租,加入「關貿」,經濟得以快速發展,綜合國力的壯大,奧運會金牌的數量,衛星上天,核彈頭越來越多,使「戀祖情結」者雀躍不已,至於表面風光的背後,千千萬萬下崗工人,四處外出打工的「盲流」,和喪失土地的農民的處境。由於信息封鎖,嚴格的新聞管制,對互聯網的封殺,報喜不報憂的一貫作法,使海外華人受到誤導,上當受騙,更不瞭解極權體制的「黑箱作業」方式,與主流社會,自由文明社會的巨大差距,更是許許多多華人無法理解的。

這個執政者的本質是不會變的,雖然自吹自擂自己代表什麼什麼,但又不讓人民自由選舉,牢牢掌握權力不放,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這個既得利益集團,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用謊言和武警維持穩定,公然和人權、民主、自由、法治對立,遠離和拋棄普世公認的價值標準,用「特殊國情」為藉口,繼續鎮壓和剝奪人民的種種權利。貪污腐敗已是舉世公認。人民沒有知情權,卻用種種謬論和遮羞布、掩蓋醜惡的面目,巧妙和無孔不入的宣傳,使許多善良的華人受騙上當。

遺憾的是許多華人知識分子卻相信這些謬論,更可笑的是為之辯解,哀乎哉!

恕我直言,為之辯護者的思維方式還停留在五十年代,為什麼不想一想?為什麼這個政權不准別人批判和清算當年「反右」,「大躍進」「十年文革」?還有對「六四」的鎮壓,對宗教的迫害等等禍國殃民的罪行。連提及和討論統統不行。這是他們的禁區。許多華人仍一廂情願地單戀這個政權,「距離產生美」,有不少回去探親觀光旅遊的人,住賓館,豪華客車出入,遊覽名山大川,看到的是高樓,超級市場,豐盛的菜餚,一兩個星期,在用錢買來的熱忱微笑招呼聲中陶醉,在久違的鄉音和繁華盛景中,十分滿足。他們根本或極少接觸草根階層,對農民的失落,下崗工人的艱辛,官員全方位的貪污腐敗,治安的惡化,社會的種種醜惡,道德風氣的敗壞,信仰的破產、、、這一切與他們不相干。他們的思維是那麼狹隘,只要有人對大陸的陰暗提出批評,即暴跳如雷,指責對方是別有用心,是詆毀者,是反動派。

要知道,認同某一國籍的文化傳統、山川人物、風土人情、血脈相連,並不一定要認同現時的執政者,國家和民族是永恆的,而朝代更迭,上台下台,物是人非,是正常的,但「戀祖情結」恰恰是把統治者與國家劃上等號,這就是他們的誤區與盲點。

他們或許忘記「五月風暴」時期,祖籍國對這個棄如敝履「嫁出去的女兒」(唐家璇外長語)的態度。基於對人權的關懷,人道主義的價值觀,美國有關方面對印尼華人受到的迫害提出抗議,但他們熱愛的「娘家」,藉口「不干涉內政」屁都不放一個。他們不瞭解這個政權的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的面目。待到時局穩定,「娘家」又擺出另副面孔,大力敲邊鼓,宣揚「炎黃子孫」,「血濃於水」,「大中華文化」之類陳腔爛調,籍以招商引資,銷售由廉價勞動力生產的商品。托印尼新聞自由的福,一些華人在衛星電視上看到太多粉飾太平的鶯歌燕舞,人人幸福無比的畫面。這一切使他們感到自豪。遑論會去思考這類問題。也許,目前已似乎處於「集體失憶」的年代。

本人也回過大陸,所見所聞,也與大陸一些人交換看法,有朋友建議,對迂腐的「愛國者」不必與之爭論,徒費口舌,更不宜打什麼筆墨官司,叫他們渡海到北方去,有錢的去辦廠,親自去辦理各種手續,一般人則生活一年半載,自己去派出所登記,上街買菜,到醫院看病,繳費取藥,天天看那千部一腔的報紙,擠公共汽車,關心一下草根階層的生活、、、親身體會感受一下「無比優越的社會」。或許會讓他們清醒一些,或許活生生的現實會把他們日夜憧憬的圖像擊的粉碎。我是相信這個朋友的說法,謂予不信,不妨一試。(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12 7: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