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徵文】我心中恐懼的烙印是共產黨給打上的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
目睹共產黨殘酷鎮壓地主的暴行

我幾歲時,親眼目睹了共產黨搞土改,打土豪、分田地。我們鄰近有一戶地主,主人叫早老子—一個60多歲的瘦小老頭,當時,早老子被各地拉去鬥爭。一天,在我們本地鬥,我顫驚驚地看著那些幹部和佃戶用繩子將早老子雙手綁在一根粗竹杠上,將他雙腳離地吊起來,然後對他扇耳光、拳打腳踢,邊打邊罵。其中有一個經常遊手好閒、好吃懶做的人,罵著罵著,便將一大杯滾燙的茶水潑向早老子臉上,看他痛得,我當時都偷偷掉眼淚了。後來他們將早老子放下,讓其跪在臺上,用繩子將他雙手反到背上捆住,繩子饒過雙肩再將全身捆住,然後兩個人攥著過肩的繩子,將早老子提起,痛得他死去活來。

早老子家田地被沒收(他家房子破舊,因此沒有被掃地出門)。我父母親告訴我,早老子家的十幾畝地是他們辛勤勞動、省吃儉用買下的。我媽說,他家人口多,每年大年三十吃團年飯之前,要先吃一大盆煮的粉絲(用洗紅薯絲時過濾後的粉末製成),將肚子填上幾成才吃團年飯,我聽著心酸極了。

共產黨害得舅舅一家家破人亡

我舅舅一家人勤勞善良,到解放時,家中已擁有十幾畝地和一棟土磚房子。土改時,被共產黨劃為富農,土地和房子全被沒收,掃地出門。我舅舅也被多次鬥爭,而且開鬥爭會前,要我舅和其他「地富分子」搭好台,準備好桌子、凳子等一切,然後我舅他們被戴上高帽子、掛上牌子,強迫跪在臺上,然後被殘酷地鬥爭。當時運動多,所以那些「義務勞動」就得「地富分子」起早貪黑的幹,比如搭台呀、紮牌坊呀、搭橋呀、修路呀等等等等。

1957年,舅舅去世了。由我表哥頂替「富農分子」。大約是1959年的一天,我表哥在原本是他家的山上砍了一棵小樹,公社幹部說他這是挖社會主義的牆腳,將他關進了縣裏的監獄。正值過苦日子時期(共產黨稱三年自然災害),表哥餓得慌,在監獄的廚房裏拿了幾顆豆豉吃,被監管人員看見了,一腳(穿著皮鞋)狠踢在表哥的小腹上,當時表哥捂著肚子就起不來了,不久因傷勢過重便悲慘地死去,年僅30來歲。兇手逍遙自在。

我舅媽承受不了這一打擊,不久在悲憤中離開了人世。無依無靠的表嫂被迫改嫁。舅舅一家就這樣被共匪整得家破人亡了!

共產邪靈禍害姨媽家

我姨媽家也是地主,被共產黨掃地出門。姨父、姨媽受盡了共產黨的種種迫害,鬥爭、戴高帽掛牌遊鄉、勞動改造,等等等等。幾個子女也跟著他們受盡了欺淩。我大表哥不想再受屈辱,逃到外省去做工。後來他參加了「反共救國軍」,但不幸被抓起來投入監獄,於1964年被押回本地槍決。當時,我看到了我的大表哥,他被荷槍實彈的軍人押著,頭被剃光,臉慘白……大表哥為了反共救國,被兇殘的共匪奪去了年輕的生命。那天下午,我從學校回家,只見一路上灑滿滴滴鮮紅的血! 「拋頭顱,灑熱血」,但我大表哥不是為了共產主義,而是為了反共救國!悲哉!壯哉!

中國共產邪靈在人間製造的這一幕幕悲劇,當時在我幼小的心靈中已植入了難以磨滅的恐懼!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12 4: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