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笑梅:融不進主流 都怪共產黨

李笑梅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3日訊】參加多倫多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研討會最大的感受是,主講人道出了中國人每個細胞中揮之不去的恐懼。中國共產黨籍著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打擊異己,迫害無辜,泯滅良知,而中國人就在共產黨五十多年積極的「反人性」中完成了恐懼的全過程。這種恐懼一代傳一代,並伴隨著走向天涯海角的每個中國人,讓我們雖生活在自由的國度,但卻從沒有真正的自由過。此外,筆者也從研討內容聯想到共產黨的鬥爭哲學及長期洗腦,對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在融入主流社會方面造成的嚴重障礙。

在海外,恐懼讓我們對共產黨仍「忠心耿耿」,小心翼翼,不敢公開說半句對黨逾雷池的說話,惟恐懲罰從天而降。說實的,誰想因「一時的錯」被人扣上「不愛國及反華」的帽子? 誰想申請回國探親旅遊辦事時遭到麻煩?誰想自己國內的親人因自己受到株連?恐懼不分國內外,在它的陰影下,我們不想看清是非,迴避良知,只關心自己。

除內因外,在海外,黨對我們的照顧也無遠弗屆。它在華人圈密佈充當打手的僑領及身負偵察重任的特務,並買通眾多的華人媒體及網站,力圖使黨的勢力及觀點常伴我們的左右。在黨的心目中,我們永遠是它紅旗控制下的「海外親人」。在關鍵時刻,黨勢必要我們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有這樣的「照顧」,我們怎能不繼續誠煌誠恐?

在黨的鬥爭哲學的潛移默化下,我們對人基本上不信任、敵視,自私,也傾向於嫉妒比我們成功的人,踐踏在我們階層以下的人。一般的心態是:要不我在你的頭上,要不你在我的頭上;人與人之間並沒有平等的關係。此外,我們往往意識不到自己的鬥爭意識濃厚,一有什麼不滿,第一個反應就是鬥。

在黨處處提供標準答案的環境下長大,我們不會處理多元並存的關係,常在「我對你錯」的二元前提下,與人爭執,並無力化解矛盾更枉論創造雙贏局面。這與主流平等、友愛、包容的價值觀格格不入,影響了我們與不同族裔的同事、鄰居及朋友的和諧關係,影響我們教育下一代,也直接拖慢了我們融入社會的步伐。

由於從小在專政的環境下被灌輸思想,我們常持單一的觀點,普遍缺乏獨立思考及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種種的黨「說了算」及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讓我們處事沒有自己的原則,易於受到鼓動,並不假思索的一窩蜂,高潮一過也就煙消雲散。民主社會從小訓練小孩子獨立思考及自決的能力,講求誘發孩子的創造潛能,因為只有這樣,孩子成長後,會對他自己及社會創造最大的價值。共產黨卻訓練我們從小成為黨的工具,是非不分,並剝奪我們的自主性、自決能力及創造力。這點分歧到我們在海外發現時己很難改變,這也是我們在主流社會「懷才不遇」的一個主要原因。

共產黨統治下不公及荒謬的事太多了,法律也形同虛設。我們為了適者生存,養成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心態。到國外後,這種對法治的無知竟延伸到工作及其它場所。我們不遵守規矩規定,認為「沒關係」「沒事」,怎知道在國外闖大禍的往往就是這些「小節」。我們蔑視的法律,卻恰恰是人家民主國家最重視的基石,這怎不令我們成為異類?

黨標榜無神論,刻意破壞傳統文化。改革開放後,在毫無價值體系下,全國向錢看,全民追求物質,而我們對自己是否成功的終極標準往往是名利二字。到了國外,不但名與利如鏡花水月,連生存都成了問題。我們沒有精神上的信仰或傳統的信念支撐去走過生命的低谷,所以大部份人非常快的就失意、失落、惶恐、不滿、憤怒;小部份人甚至精神失常及自殺。

共產黨的荼毒無孔不入,我們在毒中無知無覺。今次有幸能讀到《九評共產黨》,心裡澄淨了很多。在有生之年,讓我們努力清毒,還我們本來純淨面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13 3: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