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國汀:人民公社萬歲?–《輝煌的幻滅》讀後感

郭國汀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3日訊】今天讀畢康健之《輝煌的幻滅—人民公社警示錄》,這是一則以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作者家鄉嵖訝山衛星人民公社爲背景的真實故事。作者是名退伍軍人,以極爲豐富,真實,原始的史料,用紀實手法全面展示了人民公社誕生極其發展和走向滅亡的荒誕史。通過再現自1958年4月至1961年那段慘不忍睹被掩埋,被遺忘,被扭曲,被欺騙的真相,讓讀者自己去體會,評判,判斷人、事、史。讀者可以從此段史實看出導演這場鬧劇的導演們的拙劣水準,亦可品味參與此場戲劇的演員們可悲可憐,還可看透忍氣聲二十年不敢怒也不敢言的觀衆或聽衆的奴性。

土地改革使廣大貧苦農民空手白得土地,CP通過強盜手法與邏輯,將農村中的土地無償強奪後再奉送給貧窮的農民;於是感恩戴德的流民,窮人自然對CP感恩得無以復加,但是人類賴以生存發展的基本道德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嚴重破壞,原來可以不勞而獲,可以憑空搶奪取得。因爲廣大農民絕大多數是無知識無文化的文盲,未受任何現代文明的教育,大多沒有自已獨立的思想和獨立人格,但多少還保有傳統道德,本分善良的天性﹔而CP基層所依賴的政治力量,所謂貧雇農,長工及流民之類的,實質上是其中一批遊手好賢無事生非的無賴流民,他們成爲中共在農村中的打手與工具,對黨的任何命令、指示言聽計從,要麽根本沒有分析判斷是非的能力,要麽本身即是缺德無知的流民。

互助組,合作化,農業社的成立,實質上是CP將農民私有土地再度收回的舉措,冠冕堂皇說成收歸國有,建設共産主義。因爲農民們本來就未花分文所得,故雖然絕大多數農民不情願,但整天強制開會洗腦,以致人們大多不敢反抗,或雖有反抗者也因被反復批鬥打罵,“辯論”至無以復加之境,在辯論中被打死打殘者衆,以致其他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觀看者,麻木不仁者被恐怖手段脅迫最終也只得入社,而一旦農民入社,實質上就成爲失去人身自由的農奴。四九年以降的中國農民的地位實際上是古今中外最低下可憐的。

CP基層幹部,多爲戰爭年代之轉業復員軍人或村中游手好賢的流民之類,這些人絕大多數是無知無識,沒有文化之粗人,唯有對黨之愚忠,故僅知盲目執行上級指示,指令,同時爲了繳功請賞,往往變本加厲層層加碼,而上級總是愛聽好話,拍馬唪承之贊辭,故逐淅養成全國報喜不報憂,而且加倍,加十倍,百倍報喜之習慣。一旦此風成爲習慣,假話,廢話,空話,大話,謊話必然甚行,人人皆不以爲恥,反以爲榮。說真話者往往遇殘害,而說謊話者則立功受獎。結果人人喪失誠信,虛僞橫行。

實際上毛僅是個三流思想家四流哲學家,對自然科學,外語和許多領域包括對農牧業相當無知,一切靠想當然,憑主觀意願行事,同時毛之流民習氣甚重,厚黑政客手段倒是一流,但他決非政治家。因此毛一旦撐權後,必然百計千方地維護自己帝王般的特權與地位。正由於毛德才均遠遠不足以管理一個如此巨大的國家,面對如何管理建設國家其實相當無知,自已無知倒在其次,他又十分仇視知識份子,而上上下下掌權者大多沒有什麽專業本領,於是,其管理手段是暴力加愚民再加欺騙和恐怖就不足爲奇了。毛之所以一生仇恨知識份子,瘋狂迫害知識份子,根源在於毛十分清楚他自己的真實才學不足,而知識份子有頭腦有思想很容易看透他的那點所謂哲學思想到底有多少真貨。因此他時刻擔心自己的權勢地位被他人取而代之,而真正的知識份子最能識破他那些不入流的東西,故毛自進入權力中心以來,不遺餘力地打擊迫害知識份子,此舉實際上始於自1942年始至1945年8月才結束的所謂延安整風運動,52年之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批“胡風”反革命集團,反右運動,最終親自點燃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瘋狂烈火。幾乎把全中國人都變成愚不可及的精神病。

當時的CP高層實際上同樣是由一批不學無術或少學乏術半桶水式的文人,軍閥,流民惡棍組成,其中多爲謅媚之徒,吹牛者,一心向上爬的政客。少數幾個正直誠實人士都被毛打入地獄。因此,從上到下各級官員本質上相同,於是毛放個屁,全中國官員皆曰香!

毛心血來潮想搞所謂共産主義,蘇聯赫魯雪夫提出15年趕上美國,毛不甘落後,也提出15年內超過英國,妄想創造奇迹,以便爲爭當國際共産主義運動領袖。四九年後,經過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三反五反,批胡風胡適,批紅樓夢,武訓傳,反右,反彭之右,將全中國原有的那麽一點正直之士知識人一掃而光,到1958年全中國已沒有人敢於對CP政策說個不字。若有任何人膽敢不同意毛的意見,立即成爲反革命分子被投入監獄甚至殺頭。故由最無知幾近文盲的農民,貫徹執行毛之共産主義烏托邦,於是人民公社好!

一大二公假大空之公共食堂問世,全民煉鋼,衛星高産田不斷,大躍進,比賽吹牛比弄虛作假,人人皆作僞,水稻畝産13萬斤堂而皇之載於人民日報!而所謂院士竟然還從理論上論證說從科學上完全可能!全社農民皆成爲詩人之類的,人人還都裝作信以爲真,人人歌功頌德。鼓勵作僞,打擊真人真話真事,全民瞎拍馬,全民吹吹破天,最後全民陷入瘋狂狀態,不知毀掉了多少青山綠水,許多地方從此森林絕迹。

既然高産豐收,帶來的是高徵購(據稱在1959年至1961年期間我國每年還出口數百萬噸糧食去換取黃金)農民的糧食幾被徵購一空,而上級還不相信,搞什麽挖地三尺的反隱瞞産,甚至村村層層設關卡,不讓已斷絕糧食的農民外出要飯,造成慘絕人環的大饑荒,直接間接地害死了三千萬至四千萬農民!這是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之罪,而且是古今中外最殘暴的罪孽,始作俑者罪責難逃。

舉凡獨裁者皆明知錯了,卻死不認賬,一錯到底,報紙廣播整天仍然是形勢大好,不是小好而是特好,人民公社就是好!堅持好了20年才不得不壽終正寢。這惟有在極權專制政體下才有可能對一個如此荒唐的制度持續如此之久,整個社會清一色“全民和集體所有制”實質上卻是全民沒有制,唯有黨有,唯有特權利益集團所有制。人民的創造力受到嚴重制約,社會政治生態嚴重失衡,而社會生態不平衡的社會,與自然生態不平衡的環境一樣,根本無法應付複雜的社會危機,故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引發社會危機。沒有任何外部力量監督制約,制衡,沒有言論思想出版結社新聞輿論自由,這是導致如此荒謬絕倫的人民公社得以苟延殘喘20年的根源。

人民公社史再次雄辯地證明﹕任何獨裁者都是依靠暴力,恐怖,欺騙,謊言來維持其無能缺德腐敗無能的統治的,中國當然不能例外。因此,極權專制的獨裁政體是中國人民的死敵。唯有開放黨禁報禁,實現思想言論輿論出版結社教育講學的真正自由,中國才有前途,中國人民才有未來。

2003年8月3日於滬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13 6: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