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灣區讀者談《九評共產黨》(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日訊】(大紀元記者郭若,易帆舊金山報導)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在海外華人社區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也連續播出全文。讀者、聽眾紛紛投稿、致電本報編輯部和「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表達他們的讚賞和看法。以下是部份訪談的輯錄整理。

● 金山自由論壇作家王德耀先生說:《九評共產黨》我看了一、二、三、四,這頭幾評給我的印象非常好。

我對共產黨的本質並不十分瞭解,平日就靠看看新聞、聽朋友講講。

「九評」把共產黨是甚麼,它是怎麼起家的,共產黨的本質、暴政都講得很清楚。對一般人,尤其是像我這種人來講很有幫助。我算是對共產黨的邪惡多少有點瞭解的,讀過文章後仍充實了很多,很多朋友不一定瞭解那麼多,那還是海外的,中國大陸封鎖信息,那裏發生了甚麼事情裡面的人可能還不清楚。所以我認為「九評」很有價值。

● 美華文藝協會前會長、前廣州作協作家卓戈雲先生說:我把文章讀了三篇,寫得非常好。

共產黨的獨裁政權已經延續了五十多年,它在執政期間斷送了幾千萬人的性命,而且一直到現在還有中國人正在被迫害。這麼多年來對它一直沒有一個總的評說,「大紀元時報」做這件事情很有勇氣和膽識,難得,確實振奮人心。

文中提到的很多歷史我都一一經歷過,特別是第三篇「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文中提到了文革中批判秦牧文藝黑線的事情。秦牧是我的上司,我和他共事、相處多年,一直到他過世。文革開始時,秦剛剛接任「羊城晚報」總主編之位,接連不斷的大批判對他打擊很大。他曾經自殺過,幸好被人救下了。他最後的一本書印證了他自己的足印,但對共產黨的本質並沒有完全認識,仍然希望共產黨能夠改良,這是中國知識份子一個最大的弱點。事實證明共產黨不可能自己改好,必須從外部,也就是從民間有一種非暴力的壓力,對它進行揭露、批判,才能實現它的改造。

經濟開放使中國的城市和一部份特權階層富了,有些人覺得日子比以前好過了一些,但農村的貧困程度甚至比20年前更遭,西部和我的家鄉廣西已經處於極度貧困的狀態。中國目前的狀況是貪污腐化已經成為一種制度,貧富距離越拉越大,體制內外的矛盾日益緊張、尖銳。可以說共產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了,它若不改,一旦發生大的民間暴力,國家、人民都很不幸。

《九評》把這些問題都徹底揭開了,論點客觀,論述透徹,很多例證都非常確鑿,擊中了要害,是一個重大的歷史文獻。我個人覺得「暴政」這篇還可以更深入一些,大躍進、文革時代的慘狀略嫌不足。另外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不是會專題談到?這是中共暴政在江澤民時代發展到了史無前例的地步,非常荒謬。

● 希望之聲電台聽眾方先生說:我出生在新加坡,六十年代初父親聽信了共產黨的宣傳舉家回國參加建設,進去後就出不來了。「家破人亡,死裡逃生」幾個字是我們家所受到的遭遇的最好總結。

因為在海外長大,我們對共產黨的不滿經常「口不擇言」,為此父親不斷挨鬥,關牛欄,最後病死;我叔叔被抓坐牢,突然有一天就來了份死亡通知書,也不告訴你死因。嬸嬸去看叔叔,發現整個腹腔被打開,裡面是空的;我弟弟原來身體很棒,是個球手。他們在牢裡牢外經常用硬物打他的頭,踢他,現在像一個半殘廢,話都說不清楚;我自己在大學最後一年,大概22歲,因為現行反革命罪坐牢,還被押到打靶場陪刑。

幾十年過去了,我來美國也已經很長時間了,至今夜裡還會不斷作被共產黨抓到槍斃的惡夢,很恐怖……

我是越獄出來的,不然一定也被槍斃了。同時出逃的12個人,有的被抓回重新坐牢,有的被當場打死,得到自由的只有我和另外一個人,後來那個人也失蹤了。12個人只有我一個逃出生天。

共產黨很殘暴,但毛澤東、周恩來那一代,無論怎麼說,他們還是有理想,希望公平,而現在鄧、江這一代搜刮民脂,甚麼惡事都做盡。如果說共產黨這幾十年有了一些變化的話,是比以前更邪惡了。中國今天經濟的發展不是共產黨的功勞,恰恰是因為共產黨自己所說的給人民「鬆綁」了。可惜已經比別的國家落後了四、五十年。是共產黨的反動統治把中國搞得如此落後、貧窮的。

《九評》我讀得很仔細,寫的真是好。以往很多文章也不錯,但都只涉及個案,《九評》很系統、全面地分析了共產黨邪惡的本質,從歷史的角度說明共產黨是通過暴力和欺騙來統治中國的,有根據,有說服力。我的一個小舅不怎麼關心政治,只是偶然在市場拿到一份「大紀元報」,讀了之後讚歎不已,逢人便誇。希望你們儘可能把文章傳到中國大陸,讓那裏的人們也能讀到這篇文章。也希望你們的媒體越辦越好。

● 一位不肯公開姓名的讀者說:文章寫得很好,講了我們的心裏話,揭露了中共的邪惡,維護了正義,真是大快人心。天上的神,地上的人都要感謝你們! 最好把它印成單行本,通過各種渠道讓國內的人看到。

毛澤東說的「與人斗其樂無窮」是胡說八道,是違反人性的,野獸都不會整天鬥,人生來就應該是和睦相處的,整個社會都是人斗人,還怎麼生活啊!

我們家鄉廣東陸豐那一帶,規定老百姓死了一定要火葬。有一家人晚上偷偷把老人在山裡埋了,被人舉報。政府除了要他們交罰款、被告人的獎金、武裝民兵的押運費等一萬多元外,更狠毒的是逼著兒女親手把老人從棺材裡扒出來。誰能做到這一點,這不是豺狼嗎?你們的「九評」對豺狼的本性刻畫得還遠遠不夠啊。

73年我乘火車,同車一個江西省的老先生對我說,「文革就是咱們偉大領袖毛主席叫全國老百姓不要有良心。」他給我講了這麼個故事。文革期間清華大學的教授被弄到江西農村改造。這老先生當年是江西省委書記的司機,工人階級,也是戴紅袖章的。有一次他看到一夥紅衛兵把一個老教授脫光衣服,胸前一塊冰,背後一塊冰,綁起來,要他跪在沙上批鬥。看著老教授臉色從白到黑,快要死掉了,他對那些小將說,這要死人的,要按照偉大領袖的教導不要虐待俘虜。那些紅衛兵拿起棍子就打他,「你是資產階級、地主資本家的孝子賢孫。對牛鬼蛇神的同情就是對人民的仇恨。」至今老先生天氣一變就腰痛腿痛。

這些年青人,不應該生來就這麼兇狠,是共產黨從小學、中學、到大學,教育他們殘酷,沒有人性。共產黨的宣傳害了幾億人。離開了中國來到海外來,是上帝的安排,福氣啊!

我不信共產黨邪教,我信佛祖,真善忍。我愛耶穌,我崇拜上帝。

向大紀元所有寫這篇文章的人,向有良心的人致敬!(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02 9: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