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

【九評徵文】這裡,插的是紅旗還是黑旗

曉路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2日訊】
曾將紅旗插滿天,腥風血雨亂乾坤。
半百滄桑顏色改,是紅是黑難相辨。

也許下面的「故事」,能對這首詩作些解讀。

1、有特色的「火線入黨」

一股2米多寬的濁流九曲十八彎的流經一個小鎮,然後繼續西去,在水流的南岸,有一個200多戶小村——三合村。這可是一個窮村,從我明事起到如今,都沒有聽說過這個村摘掉窮的帽子,主要原因之一是這裡的人多地少。90年代中期,這個村裡沒有了村支書,也沒有人願意當這個村的村支書。原因除了窮,還有兩個重要的因素,一是國家收的「提留」過高,雖說上面年年喊要減輕農民的負擔,但事實上是減而不輕,年年有增。再加上種田開支也是年增月漲,種子、農藥、化肥都在漲價,而糧價卻總在原地徘徊,種田除了收點口糧外,幾乎沒有落頭,一遇天災,種田得賒本。每年那麼高的「提留」,上面又逼得緊,誰能收得起來呀。加上現在的老百姓也不像從前了,弄得不好就會公開的和村幹部鬧起來,一鬧總會有出手的時候。怒氣衝天,雙目相對,眼紅了,那鐵鍬、扁擔也是不認人的。所以這村支書也是難當了。

一個村沒有頭不行。後來鄉幹部相來相去,看中了一個人,就是本村的村民王先強。王三十來歲年紀,文革時初中畢業,能說會道,做事也下手重。不愛農業勞動,賭博很有幾下子,據說他賭起來有魄力有膽量,都是在外面參加大賭,還贏了不少錢,吃穿都和別人不同。更重要的是他能「詐」得住人,還有一個親戚在鎮裡當黨委副書記,萬一做錯了什麼事他的背後有人撐著。

不到十天半月,王先強果然做了黨支書,但他不是黨員,怎麼辦?於是鄉幹部來了個打破常規的搞法,先做支書,再宣誓入黨。

我聽到這件事後,覺得有些滑稽,我的朋友笑我說:你是缺少見識,像這樣的事不是一個村裡有,不少村都這樣,不然的話,農村工作誰做?計劃生育誰管?「提留」誰收?這叫「火線入黨」。

不過,後來聽說這位「火線入黨」的支書主動辭去了職務,到外面做生意了。其因是村裡的負債越來越大,王買掉了村裡的幾十畝地也還不了,有人說他是賭博輸了,也有人說是他們村幹部一小撮人吃了玩了,鎮裡有人來查帳,但沒有查出什麼來。因為鎮裡來查帳也只能是扎扎實實走個過場,當然也查出什麼結果。

2、一刀砍出個治安村長

在一個無山也不傍水的地方,有一個比較大的村子叫大合村。這個村子由十多個小隊組成,人口多也很複雜。有人說大合村是個「人才濟濟」的地方,這句話有雙重的含義。一是這裡出了四位副處級以上的幹部,五位博士生(其中有三位出國),也出了不少的大學生。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出了一批有名的惡霸、地痞、流氓。

我認識一位青年,她叫胡勝勇,90年代末他20多歲,好勇、心狠。有一次和鄰村的一位青年吵起來了,沒有幾句話,胡勝勇就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給了青年幾刀。

那年這個村調整村幹部,村長看中了他,覺得他是塊料,就提拔他做了這個村的管治安的副村長。有了他這樣該出手時就出手的人,還怕其它的人敢不服管?

也是在那一年,我曾經遇到一位青年,中專畢業,他那年26歲,是某鄉的一個副鄉長。那年他所轄地一個村的沒有支書,鄉黨委就派他下去兼任,同時也是歷煉他。我關切的問他:現在農村裡那麼亂,到處是村霸、地痞,你在下面可得小心點哪。他說:不要緊的,我以夷治夷。

我從他的話裡聽出,他這個村支書的手下,一定有一個或是幾個象胡勝勇一樣,威服一方的「人物」為他保駕護航,不然,他一介書生,到村裡主持全面工作,怎麼能吃得開!

3、以後誰做接班人

前不久,我利用放假的機會回了趟老家,和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叔聊了一會。這位老叔年青時當過兵,黨員,七十年代末轉業,做了幾年的大隊(村)幹部,以後在家種地,兼做一點小買賣度日。

問:您現在種了多少畝地?現在農民的負擔減輕了,應該有點收入了吧?

答:我種了十二畝地。現在雖說「提留」減少,但是開支也大,種子、農藥、化肥等一個勁的漲價,今年和往年比稍微好了些,但也好不到哪兒去。

問:您這麼大的年紀了,不像過去年輕了,還種這麼多田,吃得消嗎?

答:沒辦法。吃不消也要做呀,我還有小兒子沒有成家,還要為他攢錢辦婚事呢。我現在不僅種田,農閒時還要外出做點小生意呀。光靠種田也攢不起錢來呀。

問:現在聽說村裡的年輕人都不種地了,以後會不會造成種田人青黃不接呀?

答:不是青黃不接,是沒有人種地了。你看現在的年輕一代,他們不願種地也不去種地了。25歲以下的,都不下田了。他們家的田都是老人在種,如果我們這一代人死了,以後怕是沒有人種田了。

問:依您看,他們不願種地,是什麼原因呢?

答:這不是明擺著嗎?種田累死累活,沒有什麼收入,誰願去種?再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依著老人,吃不了苦。老人為了下一代當牛做馬,一直耕種到不能動為止。現在能考上大學最好,考不上的,學學手藝,人說百藝好藏身。現在不少的年輕人是游手好閒,到處賭博。

問:現在聽說農村賭博之風越來越厲害,是不是這回事呀?

答:你還不知道呀,現在農村裡到處設賭場,小賭最低一次壓10塊,大賭的最低限押50元。男的女的都去賭的。現在還有專門「麻木」和「摩的」拉賭的,只要你去賭,車費免出,還給參賭的人每天發兩張錢(20元)。

問:那公安不管嗎?

答:管了。前不久,公安抓了一個賭「頭」,要罰他2萬元,他家有親戚在公安局,罰了他2千,就放了。這不, 這幾天又開始了。現在他們也精了,專門在路口安了放哨的,現在都有手機,公安一有動靜,馬上會被放哨的看到了。

那些參賭的就更不怕了,就是抓去,也只是關個十天半月的。放了,照樣的賭。我們這有一個女的,她上次被抓了,放回後,她說,我輸的是自己的錢,就是贏了,也是憑手運,總比那些強盜土匪、貪官污吏好。

我聽了心情很沉重,現在年輕人不願種地,賭博成風,把種地的任務都交給五、六十歲的老人,以後農村誰去種地!我們這可是國家糧食主產區,是「魚米之鄉」呀!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02 9: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