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不寐:「十評共產黨」—研討會的書面發言(擬)

任不寐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3日訊】海外中文網站《大紀元》最近推出了「九評共產黨」的專題評論,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輿論關注。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說,對統治中國55年之久的政治力量進行討論和研究,其重要意義不言而喻。一方面由於政治恐懼,另一方面也由於漢語思想本身的雜文質素,中國學術界除了在史學領域近年偶有相關建樹之外,總的來說,理論方面的成果乏善可陳。這顯然是一個巨大的思想遺憾。不過以「九評」的名義和「檄文」的形式,僅僅可以視為這一重大學術使命的開端,它更具有的是政治方面的象徵意義。由於中共歷史上「九評」是中國語言暴力的傑出代表,因此我也希望新的「九評」能超越中共「大批判」的模式。

截止2004年12月2日,該網站的專題文章已經發到了「七評」。在此基礎上,我希望在這裡提出一些新的或不同的批評視角——願意幽默一下稱我的批評是「十評」。「十評共產黨」主要希望提出或者補充五個方面的研究方向:

第一,怎樣評價中共和中國傳統文化的關係。到目前為止,《大紀元》系列文章基本上認為中共是傳統文化的破壞者(從五四開始),而傳統文化代表了一種更高的文明。我不否認中共曾經一度是徹底的反傳統文化者,如五四新文化運動和文革時期。但是,在更多的時期裡,中共也是傳統文化中某種力量的擴展。毛的書案堆滿了中國古書而不是馬列主義經典。毛是「馬克思加秦始皇」,我認為,他的秦始皇因素更重一些。中共反傳統在某種意義上恰恰也是傳統的,或者是以反傳統的方式在回歸傳統。當然,新儒家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但這些反對意見必須能說明:為甚麼幾千年來,中國沒有出現過一個民主時期。我的觀點是,必須高度重視中國傳統專制文化對當代專制政治的根本性影響,不能僅僅把中共視為共產國際在遠東鼓動起來的「外來者」。此外,尤其不能以民族主義的立場批判中共,而應在自由主義的立場上批判專制。

第二、怎樣看中共和人民的關係。要求中共對幾十年的罪惡行徑和人權災難承擔首要責任,這沒有任何問題的,《大紀元》的文章充分表達了這一點。但是,與此同時,我們不能把「人民」完全看成是受害的無辜羔羊,這是不真實的,也是傳統「善惡二元論」價值判斷的主要局限。必須承認,「人民」在更多的時候是中共統治的基礎,並在很多場合同樣是兇手或參與者。因此不能說中共完全不代表「人民」,與「人民」水火不容。一方面,權力暴政總是和人民暴政結合在一起的,另一方面,正如我近年通過研究中國兇殺案件和暴力事件所展示的,「人民」同樣是無恥的說謊者、暴力愛好者——「人民對人民是狼」是一個普遍的社會現象。這種令人絕望的狀態構成了中共統治的社會背景。「人民」在被殺,「人民」也在殺人。

第三、怎樣看中共和世界歷史上其他威權統治的區別。這個問題與第一個問題相聯繫,它表明中國的極權統治由於深受傳統文化的影響,具有很大的本土特徵。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江澤民主義,與斯大林主義和納粹主義相比,存在非常大的區別。如果說「理性自負」是西方極權權主義的哲學根據,那麼中國的極權主義並不真正建立在「理性自負」這一哲學基礎之上,中國政治的真正原則是「災民理性」。漢娜-阿倫特、哈耶克和波普爾對極權主義的批判,他們關於謊言、暴力(意識形態與恐怖)和烏托邦狂信的批判,的確為研究當代威權政治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這些理論完全是建立在蘇聯、東歐和德國的政治資料的基礎上的。因此,研究中共在借鑒這些經典理論的同時,應該努力構建一些本土觀念,以便使理論具有更大的切適性和穿透力。

第四、經濟控制與中共統治的關係。應該特別重視經濟學方面對中共統治的研究,而不僅僅把批判放在人權和政治上。哈耶克在《通往奴役的道路》一書中開創性地闡述了經濟控制與極權主義的關係,他正確地指出了政治奴役的經濟基礎。但他似乎仍然在延續「經濟控制是為極權統治服務的手段」這一傳統理論。當然,哈耶克說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但顯然不是事實的全部。人們必須明白,計劃經濟絕不是通向共產主義的權宜之計(正如共產黨自我標榜的那樣),共產主義運動恰恰有它自己的經濟目標,這個目標不在未來,就在計劃經濟所安排的經濟利益之中,這種經濟利益是以佔用權和分配權而不是傳統所有權為代表的。

第五、中共統治轉型之研究。幾乎已經沒有人懷疑(包括中共本身的精英分子),中國政治體制的轉型已經是不可避免的,統治的崩潰同樣僅僅是時間問題。但是,未來社會轉型究竟將以甚麼樣的方式進行,和平和暴力、激進和保守等等因素,將在那場社會大變動中發揮怎樣的作用;理性如何引導那場變動,都是非常重要的研究課題。

我本人對未來重建的悲觀遠遠超過對中共統治終結的悲觀。改朝已經必然,換代卻未必然。流氓狀態統治著生活,也統治著心靈。生活可以重構,心靈卻可能復辟。我在顫慄中看見政府和「人民」手裡的兇器(他們一定要殺人和害人,因為有病),也在顫慄中等待風暴的來臨。用一句作家的話作為本文的結束——「我在俄羅斯上空遠遠地看見,火在沉重而殘酷的燃燒。」

2004年12月2日星期四
大紀元首發(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12-03 6: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