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晚泊潯陽望廬山

作者:文思格

宋朝《虎溪三笑圖》,畫中陶淵明、慧遠、陸修靜相聚廬山,象徵儒釋道三家和睦相處。(公有領域)

    人氣: 470
【字號】    
   標籤: tags: , ,

孟浩然晚泊潯陽望廬山

掛席幾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潯陽郭,始見香爐峰。
嘗讀遠公傳,永懷塵外蹤。
東林精舍近,日暮空聞鐘。

【作者簡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之一。他和王維一起合稱「王孟」,是唐代田園詩派代表人物。他的詩風格清淡、自然而又韻味深長,在唐詩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畫傳》。(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作者在千里舟行途中,泊船潯陽城下,看到了有名的香爐峰,進而懷念古代高僧,隨筆寫下了這首被後人歎為「天籟」的唐詩精品。
掛席:與「揚帆」同義。
郭:外城(古代城市建築分內、外城)。
香爐峰:廬山最有名的一峰。遠公:東晉高僧慧遠,曾在廬山隱居修行。
塵外蹤:遠離塵俗的蹤跡。東林精舍:高僧慧遠在廬山隱居修行時,當時的刺史桓伊為他修建的一座禪舍,是當時及後代的隱居者們神往的勝地。
空聞鐘:徒然聽到東林精舍傳來的鐘聲(因為作者崇拜的高僧早已不在那裡了)。

【全詩串講】

經過了幾千里江上揚帆,竟然都沒遇到一座名山。
當我在潯陽城外泊了船,才看到香爐峰非同一般。
我曾讀過慧遠公的小傳,其塵外之蹤永使我懷念。
東林精舍雖然近在眼前,傍晚的鐘聲聽到也徒然。

東晉高僧慧遠像,出自1921年出版的《晩笑堂竹荘畫傳》。(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此詩簡淡自然、空靈無跡,頗有隨筆的味道。而在隨意揮寫間,不但勾畫了江山風景,而且抒發了傾慕高僧慧遠(公元334-416)、嚮往隱居勝地的隱逸情懷。後代詩人和詩評家們對此詩推崇備至,認為是「一片空靈」的「天籟」;或者把它與李白的「夜泊牛渚懷古」一起作為已達「不著一字,盡得風流」妙境的樣本,並將它們比作畫中「逸品」。

江行幾千里,總不見名山,第二句中一個「都」字把作者心中失望的心情凸顯出來,並為下聯中見到香爐峰時的怡悅心情蓄勢;第四句中一個「始」字,一下點出了作者見到香爐峰時心中的欣喜,頗能勾出情緒上的起落;第六句中用「永懷」二字,出語特重,充分表現了作者對高僧慧遠的由衷傾慕;第八句中一個「空」字,隱含了「鐘聲雖仍然可聞,遠公已不復可見」的惆悵、失落等複雜心情,可謂情韻盎然。從這些精煉的用字上看,作者於此詩的錘煉下了不少功夫,只不過功夫到了爐火純青時,便又不留錘煉痕跡,反倒顯得簡淡自然了。

清 高其佩《廬山瀑布圖》。(公有領域)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對於飽經離亂之苦的詩人來講,浣花溪旁村居生活的環境處處事事都給人幽雅閑適的感覺。要在幾句詩中寫盡所有事物是不可能的,因此詩人精心剪裁,只選取了燕子、白鷗、老妻和稚子作為描寫的對象。
  • 第五句用一個「枕」字把黃河、華山人格化了,再用一個雙關的 「險」字,不但有「河山、秦關壯美險要」的字面內涵,而且隱含「北上京都求名逐利之仕途充滿風險」之意;第六句除了字面意義外,「平」字雙關,托出「西去事神的大路是平坦的」這一層含義。
  • 杜甫留下的詩作中,為後人推崇、傳誦的有許多是感時傷亂的作品,特別是那些表現作者仁愛之心和真摯之情的名篇。仁愛與真情永遠是產生優秀詩歌的源泉,也是歷史用以造就聖賢和明哲的兩大元素。
  • 李師道是當時藩鎮割據中的平盧淄青節度使,且有一大堆高官頭銜。當時藩鎮割據者用各種手段拉攏、勾結有名文人和中央官吏,以此擴張自己的勢力,這首詩實際上是作者為拒絕李師道的拉攏而寫的,只不過用了比興手法,說得比較委婉、客氣。
  • 華府詩友社十一月七日例會請由前社長現編委,劉平和博士主講。題目是「元曲淺談」。劉博士的專業係電機工程,但對中國韻文學唐詩宋詞及元曲造詣極深,娓娓道來,引人入勝。他說中國韻文學發展到元朝時,元曲把文學和音樂作了最密切的結合,影響所及,引發中國後來在戲劇上由崑劇而各種地方戲劇以至京劇等等的全面輝煌發展。故談元曲應分音樂和文學兩部份來敘述:
  • 詩人報國無門,便登上幽州台慷慨悲歌,寫下了這首千古名篇。生不逢時、懷才不遇、報國無門,是歷來許多有才能的知識分子的共同經歷,所以此詩能廣泛的引起共鳴,經久傳誦不衰。
  • 宋朝文學的主流是詞。詞源於民間,始於唐,興於五代,而盛於兩宋。詞在宋代文壇上佔據著主導地位,與唐詩前後相輝映,有“唐詩宋詞”之稱,對後代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 本詩末句“立在殿前射飛禽”是全詩的傳神之筆,活脫脫的描繪出一羣羽林惡少們在皇帝的卵翼下有恃無恐、逍遙法外的驕縱神態,而作者心中的萬千感概和情緒,盡在不言之中。
  • 古往今來的仁人志士們,他們就是不辭辛苦的拉著歷史這條船逆流而上的偉大纖夫啊!他們不計得失、捨棄了自己的一切,卻被自己拉著的人傷害甚至奪去了生命!那些打殺他們的人,正是他們用生命和苦行去幫助、挽救的人啊!
  •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長春學苑」的爺爺奶奶級學生最近兩個星期以來,每天都賣力練習用英文吟唐詩、說相聲、表演歌舞,將於明天上午慶祝重陽節時,展現平日進修的才藝成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