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電評論:中國進入新的“納妾”時代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怡琪編譯報導) 中國的經濟成長伴隨著男人豢養情婦傳統的回復。然而今日這個舊傳統有新的轉變。太平洋新聞社(Pacific News Service)Tily Chao 2月22日的評論文章﹐帶給讀者一個深刻的思考。

當中國漸入資本主義社會,同居(豢養情婦)也回來了。但是這項傳統有了更新──現在女人具有較高的地位。

納妾(concubine)的傳統曾經是一個男人是否成功的標準,今日常常是女人掌握局面,當她從眾多的追求者中選擇一個對象,不久她便替這個丈夫生產繼承人。她能夠挑選或維持單身狀態。以往做妾的女人只能在四合院內與她丈夫的第一,第二甚至於第三個妻子分享他。如今她擁有她自己完整的屋子,可供她購買衣物,珠寶及足夠讓她享受休閒活動的金錢和她獨有的愛人分享。

中國現代的妾反映了她現今所處的一個新環境:投機、渴求、閃爍及目空一切的。她熱切的想重新定義她週遭社會及政府持續及嚴厲控管的外在環境。

妻妾制度在封建體制的中國是根深蒂固的,在有錢的地主中這是確認穩固的血緣傳承。禁欲的共產政府撲滅了這項傳統,但在他們的高層仍保留著。毛主席就曾經擁有了很多農村女孩。

這項傳統在中國社會共產主義規則邊緣仍然持續著,如香港及台灣,在那只有微薄力量的法律在控管著。當中國在1970年代後期為了貿易重新開放邊界,香港及台灣的商人便將同居的風氣帶回中國。經濟特區深圳到香港只要一個小時的時間,廣東商人為了躲避妻子及小孩的監視,另外和情婦組成一個家庭。當地稱這樣的公寓為二奶村。

當這股風潮重回大陸風行,北京當局迅速制定嚴格法律禁止通姦及重婚,以勞動懲罰嚇阻。但是這樣的法律很難起到作用,根據加州大學柏客萊分校東亞研究所王玲琪(Ling-chi Wang)教授表示,這樣的關係很難認定,再者政府認為不必因此而將商人及隨之而來的生意嚇跑。

一度這個現象使得兩岸關係緊張。中國政府強硬派譴責台灣政府拒絕兩岸直航才造成這種現象的出現,因為這樣使得台商必須在大陸停留較長的時間,並且想辦法消磨時光。

但是中國男人也是羨慕他們香港及台灣的同胞,同時他們開始有錢,也開始擁有情婦。這樣的行為逐漸地被接受。現在在中國,人們不會訝異於主人宴請他們,女主人有時是他的太太,有時是他的情婦。

中國女人也漸漸地認為同居是她們的一個機會。剛開始的時候,大多數都是農村省份的貧窮女人聚集到繁榮的城市,如深圳及上海,她們在夜總會或卡拉ok地方上班尋找金主。但現今連在城市裡受良好教育有工作的女人也在尋求富有的男人可以供養她們。金錢的酬勞是挺誘人的。根據《新上海》的作者Pamela Yatsko所寫,在幾年前在上海一個情婦一個月可以獲得10,000至20,000元的酬勞,遠遠高於當時上海人的平均年所得。

由於金主們常常外出不在,情婦們擁有許多空閒時間來消費。Yatsko說到,她們是美麗的人兒,她們不需要做什麼,只要外出享受她們奢華的生活。

現在很多情婦也擁有自己的情夫,一般稱為小狼狗。這是對比於金絲雀的名稱。當很多情婦一起住在同一個公寓,那就像一個鳥籠一樣。相同地小狼狗開始一起住在”狼村”。

失去最多的莫過於那些太太們,當她們得知自己丈夫的風流史,通常仍維持著困窘的婚姻。離婚在中國仍然是不被認同的。一個香港婦人在得知自己的丈夫有情婦之後,帶著兩個兒子自殺。

同居的價值觀普遍被上海社會大眾所認可。《糖》(這是一本小說描述中國地下文化而被北京當局所禁止)作者Mian Mian說,如果上海是一個人,那麼她必定是一個很愛錢的女人。

但是愛情仍然是很重要的潤滑在新世界的裂痕中。26歲的上海姑娘瑪莉安(Marian)是一個已婚台商的情婦,這段關係已經維持了兩年了。她並不是因為為了尋求別人的支援而維持這樣的身分,雖然男人的成功仍具吸引力。她自給自足並且沒有其他的戀人。那麼她要的是什麼呢?和大多數的女人一樣,她希望他能娶她。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2-27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