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汶:法輪功背後的信仰危機

邢汶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6日訊】A篇

作為一個獨立評論家,我一向謹慎地避免自己的觀點受到任何勢力的左右。當然,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去親自調查研究才能下結論。我對法輪功的認識,經歷了一個比較曲折的過程。現在無論國內國外,法輪功都是一個敏感的問題。正因為它的敏感,我一度試圖避開它,以免被中共斥為反華分子,也不想被法輪功斥為御用文人。猶豫了很久之後,我決定通過網絡採訪一些法輪功人士。當然,鑒於環境的險惡,採訪是通過網絡語音聊天、郵件聯繫等秘密方式採取的。我這篇文章,不涉及對法輪功的實質評價,採訪記錄也就不公佈了。因為這個採訪,僅僅是為了澄清我本人的一些認識。

大部份學員都給我留下了友善和誠實的印象,其中有些人學識廣泛,頗有見地。總的來說,改變了我以前對法輪功作為邪教的認識。由於對我對法輪功的瞭解還不是特別深入,只能大體判斷它並非一個宗教組織或者政治組織,而更像一個民間愛好者的社團,他們聯繫在一起的紐帶,是一種氣功。這種氣功據說是由李洪志創造,他用了十多年的時間推廣這種健身方法而成為一個類似於教父的國際人物。很顯然,法輪功成員之間的關係似乎頗有密切,而成員對他們的「師傅」都是崇敬有加。比起其他社會組織來,他們的內部結構似乎更緊密一些。有些時候,他們會聲稱這種鍛練方式可以治療疾病,但並非常對正規醫療。

中共對法輪功展開全面壓制之前,我記得有一陣非常猛烈的輿論攻勢,正如古羅馬的諺語:要殺死一個人,首先要殺死他的名氣!中共正是這樣做的。每個電視台和報紙都提出了相同的指控:法輪功是邪教!並且以美國的人民聖殿教作為例子來類比。中共的這種舖天蓋地的做法造成了兩個後果:第一是法輪功的名字一夜之間傳遍了世界各地,幾乎無人不知。第二就是造成了一個龐大的海外流亡群體,這種群體非常活躍,成為中共當局的一大心腹之患。當然,還造成了一個奇怪的後果,那就是全國民眾對法輪功的茫然和好奇。

我認為認為,指控一個社會團體是邪教,是很嚴重也是很嚴肅的指控,這不是兒戲。如果法輪功真的主張只練氣功不看醫生而造成大批人死亡(正如國內電視宣傳的),那麼不妨由全國人大或者國家體委召開一個聽證會,公開的、透明的提出指控。展開電視辯論,歡迎民眾參與討論。由檢察官提出自己的指控,讓李洪志代表法輪功全體學員進行申辯。這樣,民眾自然會分辨真相。

中共採取的這種突然襲擊,把全國人民蒙在鼓裡的做法,有兩種解釋:第一,是中共有某種可怕的內幕,不能把法輪功的一些事情告訴民眾。第二是中共認為民眾非常愚昧,無法分辨真偽,因為就由政府「代替」民眾來分辨。無論是哪一種可能,都不是正大光明的做法,是對民權的蔑視和踐踏。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壓制,是對全國民眾共同的壓制。當我醒悟到這一點後,作為任何一個有獨立精神的知識份子,都只能同情和聲援法輪功。我對法輪功的聲援和同情,並不表明我支持法輪功的思想主張。相反,我有些好奇,希望未來能有一天,國家實現全面和解,李先生歸國的時候,聆聽他的演講。在這裡我應該補充一個額外話題。法輪功的網絡宣傳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總是往人家信箱裡投遞宣傳郵件,很容易導致人家的反感的。未經許可投遞廣告郵件,也是對別人權利的侵犯。

B篇

時間不停流逝,法輪功也漸漸從人們的眼簾裡逝去了。正如六四、文革這些事件,歲月時時刻刻地沖刷這些記憶,讓新鮮的眼前的現實,漸漸退居記憶的籬笆之後。死去的人,已經死去了。出生的人,每時每刻都在出生。在這種造化的變遷中,我看到是一個更漫長更持久的黑夜。這個黑夜就是即將窒息的中華民族的黑夜。

法輪功背後還有事,這件事不能完!甚麼事?那就是法輪功事件所表現的一種國家焦慮和信仰危機。簡單來說,從清朝末年,由於西方文化東進,引起傳統文化、傳統的價值觀念的崩潰,在一百多年來,中華民族已經成為一個徹底的喪失信仰的民族!尤其是在現在的中國大陸,更能痛苦地感受到這一點。正因為如此,我才能體會為甚麼國民黨的蔣介石總裁一直不遺餘力地推行他的「仁義廉恥」觀念。儘管蔣介石是個政治的失敗者,我還是不能不感歎:總裁英明啊。他的英明就英明在看到中華民族已經成為一個沒有信仰的民族,而一個沒有信仰的民族,一定會淪落為一個沒有廉恥的民族,這個民族必然奉行實用主義、機會主義和享樂主義。我們必須要從這樣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去理解中共高級官員的貪污腐化,去理解為甚麼中共的高層領袖不停地去製造理論——儘管這些理論本身就滲透了可笑的機會主義觀點。

對法輪功事件的處理如此激烈,如此極端而狂躁,很能夠說明中共的一種焦慮和危機感。那就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這塊試驗田的徹底破產。我們已經無處尋找一種念頭讓全黨團結,讓全民凝聚,讓全國和解。中共高層領袖出現了可怕的不祥預感,那就是中國無處可去的悲哀。在西方自由勢力的攻勢下,在國內日益強大的民族主義的壓力下,中共高層感到心煩意亂和難以自圓其說,因為這個原因,中共對任何社團和任何廣泛推廣的思想——且不論你是宗教還是政治,是道德還是健身,都有高度的敏感和緊張。

我甚至很悲觀地感到,中華民族近幾十年來在經濟領域取得的某些所謂成就,已經掩蓋了更深更重的深刻矛盾。這些矛盾將雖然緩慢卻並不停息地引導我們走向亡國之路。在戰場上,美國人消滅不了中國,日本人消滅不了中國,現在請允許全世界集體起立,為中國人滅亡中國而歡呼和哭泣吧。@

邢汶,大陸獨立撰稿人,現居北京)(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16 9: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