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 望月懷遠

唐詩欣賞 望月懷遠

作者﹕文思格


望月懷遠

張九齡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作者簡介】

張九齡(公元678-740) 字子壽,一名博物。其詩有溫柔敦厚之風。其《感遇詩》以格調剛健著稱。有《曲江集》。

【字句淺釋】

解題:這是一首月夜懷念遠人的詩,渾厚含蓄,感情深摯。竟夕:通宵。憐:愛。不堪:不能。盈手:滿手。佳期:美好的時光。這裡指見面的機會。

【全詩串講】

茫茫的海上,明月搖著影浴著波浪。
你我隔天涯,此時都面對這個月亮。
有情的人啊,怨恨這夜晚過於漫長。
因為整夜裡,大家都在思念著對方。

吹滅了蠟燭,更愛滿屋明媚的月光。
披衣走一走,覺得露水濕潤了衣裳。
捧滿了月光,卻不能送到你的手上。
還是去睡吧,但願夢中能到你身旁。

【言外之意】

淺析此詩,可以看出:“海上生明月”境象雄渾闊大,緊扣題目中“望月”;“天涯共此時”由景入情,心胸寬廣,緊扣題目中“懷遠”;“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直接寫情,有古詩氣韻;“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間接寫情,以深夜輾轉、對月難眠相襯托;“不堪盈手贈”構思巧妙,更增情韻;“還寢夢佳期”寄情夢遇,愈見情深,且余韻裊裊、餘味深長。

作者把自己的情放到一個雄渾闊大的自然環境中去描寫,並且完全沒有突出“情人”的形象,只是讓自己的情層層深化,使其具有敦厚沉摯的氣質、雍容大度的風貌。因此也使此詩具有更高的氣格和渾厚的氣勢。後世(特別是宋詞中)某些作者,眼睛死盯著“情人”落筆,縱有生花妙筆,終難脫出單薄、外露、格調低下的小家子氣象。

此詩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說明出自不同心胸的“情”,是有著完全不同的氣質、形象和層次的。心胸越闊大、私念越少,其情的層次也越高,直到超越“情”的範圍,完全升華為“仁”與“慈悲”。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3/19/2004 6:58:21 PM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4/3/19/n488320.htm

紀元導航主編信箱推薦給朋友打印機版
相關文章

  • 唐詩欣賞 大林寺桃花 (2004年3月12日)
  • 唐詩欣賞 山居秋暝 (2004年3月5日)
  • 唐詩欣賞 賦得還山吟 (2004年2月27日)
  • 唐詩欣賞 處士盧岵山居 (2004年2月23日)
  • 唐詩欣賞 孤雁 (2004年2月13日)
  • 唐詩欣賞 寄全椒山中道士 (2004年2月6日)
  • 唐詩欣賞 自敘 (2004年2月1日)

    相關專題

  • 古典詩詞
  • 詩詞欣賞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