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之音採訪敢言之士蔣彥永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9日訊】(美國之音記者方冰紐約報導) 去年4月因揭露北京當局隱瞞薩斯疫情而廣受好評的解放軍退休軍醫蔣彥永,最近給中國領導人寫信,呼籲為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正名。他批評當時的領導人編制謊言採取高壓手段企圖使人們淡忘這場民主運動。

被《時代周刊》和《亞洲周刊》雙雙選為2003年亞洲風雲人物的前解放軍301醫院軍醫蔣彥永2月24日上書中國人大、政協、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國務院領導,要求正確評定六四。蔣彥永曾在2003年4月因向《時代周刊》揭露北京當局隱瞞薩斯疫情而享譽世界。

*證實上書*

美國之音記者通過長途電話採訪了蔣彥永醫生,他證實了他寫過這封信。蔣彥永說:“對對對對,有這個事。網上什麼東西我沒看到過。我也沒發過,可是我知道是有這個事。”

對於記者向他簡述網上公布的信件內容時,蔣彥永醫生表示確實有這樣的內容。當記者問他為什麼要寫這封信時,蔣彥永說:“信上已經寫得很清楚,這個對不起我就不表示意見了。”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據一位事先看過這封信的人說,這封信在送出去之前先在大約20位同情六四的中共黨員中傳閱,然後這封信被送到了網路上。

*譴責暴力鎮壓和抹黑*

在網上流傳的這封2月24日簽署的呼籲信中,蔣彥永讚揚了1989年北京學生提出的反腐敗反官倒的訴求,譴責當局用武力鎮壓學生。他說,六四“之後,當局隨即開動各種宣傳機器編制謊言,並用高壓手段使全國人民變得有口難張。15年過去了,當局希望人們會漸漸淡忘:過去把天安門事件稱作‘反革命暴亂’,後來就改稱為‘89年的政治風波’。這種對事件名稱的更改,正說明肇事者的心虛。”

*痛說當年慘狀*

蔣彥永在信中回憶了他當年任解放軍301醫院普通外科主任時的親身經歷。1989年6月3日晚,他看到“躺在急診室地上和診斷床上的已有七名臉上和身上到處是血的青年,其中兩名經心電圖檢查證實已死亡。”他說“從10點多開始到半夜12點,在這兩個小時中,我們醫院的急診室就接收了89位被子彈打傷的,其中有7位因搶救無效而死亡。”

他說有幾位死者他終身難忘。其中包括一位當天剛領結婚證書的20歲青年,是中共一位離休幹部的兒子;一位摩托車運動員;還有一位老人和一個小孩,他說,他們都是無辜的市民。另外,蔣彥永通過死者肝臟和腸道內遺留的彈片,證實當時解放軍動用了被國際法禁止使用的“開花彈”。

*楊尚昆陳雲的不同政見*

蔣彥永在信中還令人驚訝地指出,1998年他在前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家,楊尚昆親口告訴他,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現在他已經無力去糾正,但將來是一定會得到糾正的。蔣彥永還提到了前中共領導人陳雲也曾寫信制止對同情六四幹部的處份,間接表示了反對對六四的處理。

*人同此心?*

從蔣彥永的信中可以清楚看出,他一直認為應該為六四平反。蔣彥永在信中說,“六四之後,絕大部份和我相識的各行各界的人,在心裡都很清楚,六四鎮壓是絕對錯的,但屈服於上面的高壓,不敢講心裡話。在這個問題上,所謂和中央保持一致,完全是一種假象。在這漫長的15年中,我不論在什麼場合,從來都是明確地表明,我認為六四鎮壓是絕對錯的。”

1997年,蔣彥永在和劇作家吳祖光談及對平反六四的看法時,深受吳祖光的鼓舞。他說,“人總是應該說話的,要說真話。” 蔣彥永在1998年曾和其他一些人一起向當局寫信,要求重新評定六四。

*評定歷史和穩定局勢*

蔣彥永在信中表示,“正確地評定六四是人心所向,決不會造成人心紊亂。所謂的穩定壓倒一切,只能是造成更大的不穩定。多年來,每到六四前夕,有的人真是如坐針氈,草木皆兵,不知要動員多少力量來防止發生事情;年復一年,並沒有因為離六四越來越遠這種不安就逐漸減輕,相反的是老百姓越來越失望和憤慨。” 蔣彥永最後說他已考慮到寫此信可能會遇到的各種後果。

*聲援和跟進*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說,蔣彥永以他的身份、他在抗薩斯中建立起來的威望,他的信一定會使很多人受到鼓舞,並得到許多人的支持和聲援。胡平說:“正是因為蔣彥永醫生的這種身份,他和一般的異議人士、反對派、乃至六四難屬都有所不同,那些人的身份出來講同樣的話,很多人跟進就會有顧慮,蔣彥永醫生,別人跟進就會容易一些,我想著會使當局很頭疼。”

*考驗新領導層*

胡平認為蔣彥永的這封信提出的問題是現在胡錦濤溫家寶新領導無法掩蓋和迴避的,對這件事情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將是對他們的一個嚴峻考驗。胡平說:“有時候政治上的事情就是一步之差,一步走差了,比如你對這個事情採取很嚴厲的鎮壓,那就讓自己背上包袱,以後想扔都扔不下來了。”

*現在是解決問題時機?*

“中國人權”主席劉青說,這封信發表的時機非常重要。現在是解決六四問題的時候了。劉青說:“現在的這些國家領導人解決這些問題不像鄧小平那樣難,他們要解決是解決自己,現在是解決歷史遺留問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09 2: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