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

連吃魚這點小事都是命中注定?

作者:史然 整理

清 郎世寧《魚藻》。(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2799
【字號】    
   標籤: tags: ,

太府卿崔潔在長安時和進士陳彤一起去街西尋親訪友。陳彤有預知事物的本領,崔潔不相信。臨出發時,陳彤說:「我與你將在裴令公亭吃魚。」崔潔不信,笑而不應。

走到天門街的時候,偶然碰到一位賣魚的,所賣之魚非常新鮮。崔潔忘了陳彤說過的話,對陳彤說:「咱們去街西邊也沒什麼事,不如買魚吃吧。」於是就叫隨從取錢買了十斤魚。然後說:「上什麼地方去烹調這魚呢?」隨從說:「裴令公亭離這兒很近。」於是派人先去安排。

等到了裴公亭,下馬的時候,崔潔才想起陳彤所說之言,大吃一驚,說:「上哪兒去找人做魚啊?」陳彤說:「只要借來菜刀和砧板就行了,一會兒有梨園第一部的樂人來。」過了一會兒,真有三四個身穿華麗紫衣的人來到裴公亭遊玩。

一個人見到魚後說:「真是珍鮮,二位想做魚吃嗎?我善於烹飪,我來為你們做吧。」經過詢問,得知他們是梨園第一部樂器的演奏人。等其他幾個人走了以後,這個人便脫了衣服拿起刀來,敏捷熟練地做起魚來。快要做好的時候,陳彤說:「這魚只有我和崔兄二人吃,這個紫衣人吃不著。」魚剛剛起鍋,忽然有信使喊道:「皇帝駕幸龍首池,叫第一部演奏!」做魚的那個紫衣人拿起衣服就往外走,連告別都顧不上。

兩個人吃魚時,陳彤又說:「一會兒,有一個從東南方向三千里地以外的九品官要來這裡,可得半碗魚湯喝。」話還沒說完,延陵縣的縣尉李耿來了。他將要去上任,因為和崔潔是姑表親戚,知道崔潔在裴令公亭,特意趕來辭行,正趕上他們喝魚湯。崔潔問:「還有魚肉嗎?」左右的人報告說已經吃完了,只剩下一點魚湯。崔潔哈哈大笑說:「快拿來,給縣尉喝。」於是李耿喝了半碗魚湯就走了。

延陵縣尉只是個九品官。連吃東西這點小事,都是命中注定的,更何況其它大事呢?

唐周昉演樂圖 軸
唐 周昉《演樂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註:

《太平廣記.崔潔》

太府卿崔公名潔在長安,與進士陳彤同往銜西尋親故。陳君有他見知,崔公不信。將出,陳君曰:「當與足下於裴令公亭飧鱠。」崔公不信之,笑不應。過天門街,偶逢賣魚甚鮮。崔公都忘陳君之言,曰:「此去亦是閒人事,何如吃鱠。」遂令從者取錢買魚,得十斤。曰:「何處去得?」左右曰:「裴令公亭子甚近。」乃先遣人計會,及升亭下馬,方悟陳君之說,崔公大驚曰:「何處得人斲鱠?」陳君曰:「但假刀砧之類。當有第一部樂人來。」俄頃,紫衣三四人,至亭子游看。一人見魚曰:「極是珍鮮,二君莫欲作鱠否?某善此藝,與郎君設手。」詰之,乃梨園第一部樂徒也。餘者悉去,此人遂解衣操刀,極能敏妙。鱠將辦,陳君曰:「此鱠與崔兄飧,紫衣不得鱠也。」既畢,忽有使人呼曰:「駕幸龍首池,喚第一部音聲。」切者攜衫帶,望門而走,亦不暇言別。崔公甚歎異之。兩人既飧,陳君又曰:「少頃,有東南三千里外九品官來此,得半碗清羹吃。」語未訖,延陵縣尉李耿至,將赴任,與崔公中外親舊,探知在裴令公亭子,故來告辭。方吃食羹次,崔公曰:「有膾否?」左右報已盡,只有清羹少許。公大笑曰:「令取來,與少府啜。」乃吃清羹半碗而去。延陵尉乃九品官也。食物之微,冥路已定,況大者乎?【(出《逸史》)】@#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盜賊出來告訴他:「請將軍不要驚懼,我是奉命來刺殺你的。但是得知將軍為人公正耿直,不忍心出手相刺。」說完還劍於鞘內轉身離去。
  • 孝叔的妻子整理他的遺物,發現老翁留下的書,似乎還有半卷沒有翻看過。因此而感嘆:「神仙的話也有不準的時候,書還沒看完,人已亡了。」於是翻開書卷,看見後半部只有幾幅空白紙,其中一頁上面畫著一條盤在鏡子上的蛇。
  •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 唐朝江西觀察使韋丹,年近四十科舉不中。曾騎著跛驢到洛陽中橋。正好看見有個打漁人捉到一隻大黿,有幾尺長,放在橋上,那只黿只有微弱的喘息呼吸,快要死了。很多人圍觀,要買了回去做菜吃,唯獨韋丹憐憫它。問漁人黿值多少錢。漁人說:“給我二千錢我就賣給你。”當時天氣寒冷,韋丹只有隨身的衣褲,沒有甚麼可當的。於是他就用騎的驢換了那只黿,得到以後馬上就放生了。
  • 素娥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唐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
  • 利州南門外是個商賈交易的場所。一天早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來到稠密的人群中賣葫蘆苗。嘴裡喊著:「一二年間,甚有用處。每棵苗只結一只葫蘆。籐蔓盤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邊喊一邊用白土在地上畫樣子示人,葫蘆的模樣特別大。
  • 於濤是唐宣宗時宰相於琮的侄兒。於琮南遷,途經平望驛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進了驛館,正準備吃飯時,有一個老叟自門而進,逕直走到廳側小閣子,來到於濤呆的地方。老叟的到來,讓驛站的官吏認為他是跟隨相國而來的,就沒有詢問他;而相國認為他是驛站中的人,也沒有詢問他。
  • ──第一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 (shown)邵玉清的奇夢就是他的元神在一種特定情況下進入了另外的空間,在那裡經歷了一些事情。
  • (shown)當天夜裡,衛公雄夢到一位神明,告訴他說:某年某月某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