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四絕」話篆刻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齊璜(1863—1957),字瀕生,白石是借用湖南湘潭老家村莊的名字,別號有三百石印富翁、借山吟館、寄萍堂主人、老萍、借山吟館主者、杏子塢老民、木人、木居士等。齊白石是一位木匠出身而又詩、書、畫、印無不卓絕的大藝術家,在藝術上的經歷很有傳奇色彩。對這四絕,他自認為篆刻第一,詩詞第二,書法第三,繪畫第四。  

他的篆刻初學浙派中的丁敬、黃易。後學趙之謙、吳昌碩。從漢《祀三公山碑》得到啟發,改圓筆的篆書為方筆;從《天發神讖碑》得到啟發而形成了大刀闊斧的單刀刻法;又從秦權量、詔版、漢將軍印、魏晉少數民族多字官印等受到啟發,形成縱橫平直,不加修飾的印風。他在藝術見解上最推崇「獨造」,並且身體力行,曾說:「刻印,其篆法別有天趣勝人者,唯秦漢人。秦漢人有過人處在不蠢,膽敢獨造,故能超出千古。余刻印不拘古人繩墨,而時俗以為無所本,余嚐哀時人之蠢,不思秦漢人,人子也,吾亦人子也,不思吾有獨到處,如今昔人見之,亦必欽仰」。由此可見,他對自已的獨創充滿著自信。齊白石的作品集很多,特選以下幾方印品與您共賞。

白石
白石
白石

「白石」兩字,對篆刻者來說,實在是一個難題,因為兩個字筆畫都是少而單調。但經白石老人這麼一排,竟有了奇妙的章法。「白石」兩字的兩個方口,呈上下、大小錯落排列,使兩個字的重心有了變化。而「白」三畫的間距也不平均,「日」上的一豎一撇似篆似隸,與「白」字一長橫各有穿插之妙,這一撇,即起了隔開兩字方口橫線條的作用,又在左下方的大塊留空處,增添了靈動之感。白石老人在各盡所刻印上頗多真知灼見,他一向主張印章的空白是開拓意境,形成強烈的虛實對比,調動欣賞者積極性的重要手段。對待碑帖、工具書上的篆字,要攝其精神,在不違背原則的前提下,加以改造獨創,他說:「吾人慾致力刻印,首宜臨摹古代文字,然後棄去帖本,自行書寫。帖本所有者,固以一揮而就,帖本無所者亦需信手寫出,如此用功,始能揮灑自如,不然必為帖本所限矣。」「石」之一橫一 撇 ,都與邊平行,一取斜勢,一取弧線,既破了直線平行的殭直感,又使全印橫平豎直的佈局,顯出平中有奇,靜中有動的境界來。這方印,可算是白石朱文留空的代表作。

中國長沙湘潭人也
中國長沙湘潭人也
中國長沙湘潭人也

「中國長沙湘潭人也」,是一方多字白文巨印,全印基調是滿目縱橫排列的線條,或粗或細,或長或短,或正或斜,或疏或密,顯示出線條的節律美。在留紅上,也因為天成自然,故而被分割的空間塊面,給人留下無盡的遐想。
  
白石刻印純用單刀闊斧的單刀沖刻,追求痛快淋漓,反對做作修飾。他曾有詩云:「做摹蝕削可愁人,與世相違我輩能;快劍斬蛇成死物,昆刀截玉露泥痕。」我們從他這方—-悍凌厲、縱橫揮灑的作品中,是可以感受他的那種刀筆縱橫的風姿的。

八碩樓
八碩樓
八碩樓


  
「八碩樓」是一方齋館印,許多收藏家常好以本人收藏的文物精品顏其齋室名,如「二百蘭亭齋」、「二十八將軍齋」、「十鐘山房」、「萬印樓」、「二弩精舍」、「寶晉齋」等。此印「八」字只兩筆,大膽留紅之效果,比起趙之謙的「二金蝶堂」,並不遜色。下半部有九根垂筆,由於在長短、尖銳、間距等方面加以變化,故無雷同呆板之感。線條間的並筆,避免了瑣碎之敝,呈現出一種欹斜剝落的奇趣。

──轉自《世華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北宋初期,中國的山水畫北方有荊浩、關仝,江南則數董源和巨然,人稱「董巨」。由於董源和巨然生於五代,董、巨均為五代畫家。
  • 沒(音同「墨」)骨,是一種中國畫技法。「沒」可解釋為「沒有」,而「骨」字,一般中國畫常以墨線勾邊,當成描繪物像基礎和骨架,所以「沒骨」畫法,就是指捨棄了墨線的骨架,而直接用彩色畫出物像的畫法。
  • 圖為唐 韓幹《牧馬圖》。(公有領域)
    「唐朝畫馬誰第一?韓幹妙出曹將軍。」在韓幹之前的畫馬名家都被他比下去了。名畫古籍讚賞韓幹畫馬「獨步古今」、「自成一家之妙」,韓幹是怎樣做到的呢?看韓幹的兩幅名畫《牧馬圖》、《夜照白圖》和兩個小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