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汶:革命為何如此令人生畏?

邢汶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日訊】中國的民主革命這件事,還沒有完!但這樣一件還沒有完的事,卻成了很多人畏懼的事情。什么人害怕革命?兩种人。一种人呢,怀著美好的愿望,希望中國的民眾實現普遍和解,不要再流血了。這种善良的愿望,是糊涂。還有一种人,怀著狹隘的私利,擔心中國民主革命的繼續,會導致自己既得利益受到危害。這种徒勞的的幻想,是妄想。

在海外的朋友很難理解中國大陸的情形,認為我鼓吹“民主革命持續論”是危言聳听,他們并不知道,在中國大陸,搬動一塊磚頭都是要死人的,要流血的。自從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以來,流血從來沒有中斷過。像廣州的孫志剛這种人,只不過幸好被新聞記者關注了,大家才知道,哦,原來有人為了一點小事就死掉了。像丁子霖這种人,因為是教授,國際關注,大家才知道,哦,原來發出一點不同的聲音要付出這么慘痛的代价呀。事實上,像孫志剛或者丁子霖這种情況,在中國大陸,是極為普遍的,是彌漫一時的,是廣泛而常見的迫害。流血什么時候中斷過呀?中國哪一日不在流血呢?

中國未來的民主革命,必然建立在這樣几個條件上:第一,是人民爭取自由的政治訴求是本質原因。第二,大規模的經濟危机是導火索。第三,成熟而廣泛的民主運動是組織保證。我們要分析這三個層面,以期獲得對未來民主革命的全面展望。

革命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而是漫長的醞釀和突然的爆發。這個漫長的醞釀,就是人民爭取自由的政治訴求。人民為什么要爭取自由呀?兩個原因,首先是人人皆有自由的沖動,這是天性所在,凡是壓制自己自由的勢力,毫無疑問就是自己的敵人。這是一個自由人的本能反映。更重要的另一個原因,只有自由,才能讓中國人民獲得均等的机會和富足的保障。人民的自由和人民的財產是密切相關的,自由從來都是和切身利益密切相關的。沒有自由的政治權利,民眾就沒有任何希望從市場經濟環境里獲得屬于自己的那一份公平均等的利益。

什么是大規模的經濟危机呀?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政策,說白了非常簡單。中共在建國之后二十多年的時間,依靠壓榨農民,壓制消費,瘋狂積累,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產。中共一度用這個龐大的社會資產,維持一個平均主義的貧窮社會。鄧小平執政后,不動聲色地將這些社會資產推向社會,進行肢解、融化,轉換成消費能力,造成一种暫時的繁榮現象。我們可以确定,改革開放帶來的這种繁榮局面,在很大程度上,是固定資產轉化為消費能力的過程,而不是社會財富的總體增長。每一個私營企業的興起,都跟隨著一個國有企業的倒閉。每一個富人的出現,都是以200個窮人的出現作為代价的。我們甚至可以進一步指出,每一個富人的出現,都是以10個政府官員的腐化作為代价的。中國有產階層也是中國特色的有產階層,這個中國特色,就是与政府權力之間的曖昧關系。

經濟危机這個導火索的爆發,有三种可能性:一是國際經濟形勢普遍惡化,導致中國外資支援迅速下降。第二就是大學生就業形勢惡化,導致“要工作要吃飯”的訴求迫使大學生走上街頭。第三就是原來國有企業的失業工人在万般無奈的狀況下奮起反抗。無論是哪一种情況,共產党都不可能再有力量鎮壓第二次六四運動。因為第二次六四運動,必然是全民性質的,廣泛的和有龐大工人群體參与的。

當然,導火索這個東西,是一种歷史的偶然。很多因素都有可能成為這种偶然。在經濟形勢普遍艱難的社會狀態下,很可能一件小事都會導致大規模的政治動亂。無論哪种情況,必然都有失業問題有關系。在中華文明衰落這千年時間里,中國人民已經養成了強大的忍耐能力。沒有房子住,可以租一間小屋,甚至搭建一個棚子暫時栖身。沒有飯吃,就必須起來造反。有些人覺得奇怪,難道在中國大陸,竟然有很多人沒有飯吃嗎?回答是非常肯定的。在匆忙搭建起來的市場經濟環境下,中共政府急切地將老百姓推向市場,卻沒有給于任何保障。現在所謂的最低生活保障,更是無稽之談。很多地方政府連政府公務員的工資支出都捉襟見肘,哪里有能力照顧普通老百姓的最低生活?中共所謂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正如憲法里的公民權利一樣,不過是停留在口頭上和報告中罷了。我离開北京后,這段時間走訪了大概六七個不同的中小城市,發現80%的市民,月收入維持在100美金左右,沒有任何醫療保障和生活保障。這种收入,沒有任何余地抵御生活風險,很容易被拋到沒有飯吃的群體里。据某些資料,東北地區更是失業問題的重災區,比我所見的更有嚴重。

什么是成熟而廣泛的民主運動呢?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口號脫离現實,脫离老百姓的具體生活和切身利益。所謂三權分立,跟老百姓有什么關系呢?民主運動必須与中國民眾的切身利益關聯,必須与新興有產階層的政治訴求關聯,必須与大多數下層工人群體的愿望關聯。民主運動必須涌現一批有道德感召力和強大組織能力的領導人,必須有一個意志頑強而紀律嚴明的組織體系。

說到這里,我認為《中國之春》雜志中刊登的民主陣線的運動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我沒有跟海外民運人士有什么接触,不太了解。幸好,民主陣線有一本簡史,說的很詳細。建議大家都去看一看。這個民主陣線呢,企圖以三權分立的形式,內部實行民主運作,探索中國民主前途的可能。我仔細看了這本書,就知道他們必然光榮地一事無成。為什么呢?共產党有國安局呀,有軍隊呀,有紀律呀。我們是透明的呀,是陷入內部爭吵和無窮的會議決議里的呀?人家手里拿著槍,我們手里舉著旗幟,同志們,旗幟是干不過手槍的。我們也要設法去搞一些手槍。這個手槍,就是嚴肅的組織體系,嚴明的紀律,由此而帶來的頑強的戰斗力。革命不是開會,沒辦法商量。作為一個共產党的領導人,他不能听你一番正義的演講,就把政權移交給你。他要為共產党歷代領袖的亡靈負責呀,他要為几千万党員的政治前途負責呀。革命就是硬碰硬,就是拼殺流血。如何有策略、有組織、有計划地跟共產党周旋,是一個大問題。但無論怎么說,不能心存幼稚。不能對共產党抱有幻想。共產党為了維護自己的執政地位,是絕對不惜千百人頭落地的,民主力量也要有讓共產党千百人頭落地的決心。凡是對共產党抱有幻想的人,都希望談論改革,談論和平。民國初年的時候,有個姓黃的學者寫了篇文章,說“大亂者,救中國之良方也”,我忘記了他的名字了。現在看來,這句話沒有過時。(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4-02 6: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