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題報導】觸目驚心的北韓綁架日人案

和蓮池薰在北朝鮮結婚的奧土佑木子泣不成聲,可以看到她的胸前配戴着金日成像章(當事人提供)

人氣: 73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子法日本東京採訪報導)在近三十年中,北朝鮮(北韓)為了提高自己各方面的技術力量,采用“拿來主義”,直接從臨近國家的日本、韓國、中國等綁架了大量各方面人員為其所用,比如幫助北朝鮮制作導彈、培養間諜、為北朝鮮拍電影等等。

*北朝鮮大量綁架外國人

北朝鮮對已有越來越多證據支持的北朝鮮綁架的指控一直矢口否認,他們回擊指控是“誣蔑”、”栽贓”。截至到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於2002年9月17日出訪北朝鮮時,北朝鮮突然心機一轉,金正日對綁架了日本人的事實明確地承認並賠禮道歉為止,懸而未解多年的綁架事件才終於顯露出其冰山猙獰的一角。估計其背景是北朝鮮為了謀取來自日本各方面的正式援助而為日朝國交正常化鋪墊基礎。只是日本不同於北朝鮮的獨裁統治, 金正日的承認在民主國家的日本掀起軒然大波,引起日本國民強烈憤慨,美國911事件更加強了民眾對恐怖活動的厭倦,無視國民的呼聲就意味著在下次選舉中下台,所以政治家們在國會針對制裁北朝鮮經濟的呼聲通過了一系列法律,就日本而言:制裁北朝鮮的箭已搭在弦上了。

事實上在北朝鮮正式承認他們綁架了13名日本人以外,據日本民間調查組織『特定失蹤者問題調查會代表』的代表荒木和博介紹,他們經過調查,發現在日本失蹤而極有被綁架可能的人數已經接近400人左右:這些都是根據曾在北朝鮮不同場合被目擊過的,或有被綁架情報的,或失蹤後往往連尋人啟事也沒有的無親無靠符合北朝鮮綁架意圖失蹤者等等,據說在韓國被北朝鮮綁架的人數也高達400人以上,中國人被綁架的人數還不得而知。

*北朝鮮綁架外國人的動機

日本『特定失蹤者問題調查會代表』的代表荒木和博介紹說:“金日成的權力是從斯大林那裡得來的,國家的設備是日本留下來的,軍隊是中國提供的,建國時沒有任何自己的力量,所以,他們的思想是只要需要,那就從別人那兒白白拿來。比如金日成曾對被綁架來的導演說因為我國的電影水平太落後,所以把你綁架來了。需要制作導彈的人,就把能制作導彈的人綁架來。需要能印刷偽鈔的人就把會印鈔票的人綁架來。”

*被綁架的田口八重子訓練北朝鮮間諜

被綁架的日本人有許多是在培養間諜的學校裡做教師,他們的遭遇各不相同。

一九八七年漢城奧運會前夕,韓國客機KAL858航班被北朝鮮間諜在緬甸附近的印度洋海域爆炸導致115人死亡。這一案子轟動世界。據爆炸犯金賢姬供述這一爆炸計劃是北朝鮮安企部為了“制止”漢城奧運會的召開,按照“朝鮮人民偉大的指導者金正日同志”的“親筆指示”,由她和另一名在事情敗露時服毒身亡的男間諜所為。這兩名北朝鮮間諜持有假日本護照,他們裝扮成父女。

金賢姬還供述:在她間諜教育生活中,從1981年4月到1983年3月,是在平壤的「東北裡招待所」學習純正日本人語言生活的兩年,負責她日語教育的是一名住在日本埼玉縣從東京被綁架到北朝鮮來的日本女性,她的朝鮮名字叫“李恩惠”。

後來日本政府查明“李恩惠”就是在1978年6月被從日本東京綁架到北朝鮮的田口八重子。金正日對日本公布田口八重子因車禍去世。因為平壤街頭很少有汽車行走,外界對北朝鮮公布的車禍死亡一說表示懷疑。韓國媒體報道說田口八重子因北朝鮮間諜金賢姬爆炸韓國客機被國際社會注目,她被北朝鮮在一間地下室中處死以滅口。(關於「李恩惠」詳情,請看大紀元報道【讓世界膽戰心驚的北朝鮮間諜】http://dajiyuan.com/gb/3/1/21/n268104.htm)

日本警察公布的「李恩惠」畫像網頁:「李恩惠」就是1987年11月29日爆炸大韓航空公司KAL858飛機,造成115人死亡的北朝鮮間諜金賢姬的日語教師-被綁架到北朝鮮的田口八重子(大紀元)

田口八重子遺留下的3歲和1歲的孩子由她哥哥撫養成人。現在剛剛步入20歲,被告知自己母親的經歷,非常震驚,她的兒子現已躋身於救援被綁架日本人的行列中。他還召開記者招待會呼吁通過政府打開同金賢姬對話渠道,希望能向金賢姬了解更多關於母親的情況。

*日本少女橫田惠被綁架的淒慘經過

頭發花白年已68歲的橫田早紀江是橫田惠的母親。她說27年前同女兒分別的那一幕,仍如昨日的事情一樣記憶猶新。1977年11月15日,一個少女的身影從面臨日本海的新瀉市內悄然無聲地消失了。

那年女兒橫田惠13歲,是新瀉市立寄居中學一年級的學生,能歌善舞,活潑可人,她還是學校羽毛球隊的選手。

橫田一家五口人:在銀行就職的父親,操持家務的家庭主婦母親早紀江,長女惠和比惠小四歲的兩個雙胞胎弟弟。橫田家是一個普通和煦的典型日本家庭。

改變了橫田一家人命運並將他們全家推向國際舞台的的那天清晨,卻是新瀉冬季少有的暖洋洋的清晨。和惠進行羽毛球雙打搭檔的朋友已在門口等著橫田惠一起去學校參加強化選手練習了。新瀉的早晨雖然天氣暖和,夜晚回來時溫度會驟降,母親早紀江穿過走廊追到門口,遞給女兒大衣。看著白色的大衣,惠猶豫地說:“帶不帶哪?今天天氣好,還是不帶了吧。”在母親早紀江的記憶中,惠的朋友好象也沒穿大衣。因為那是個和煦的清晨!

橫田惠活潑地說聲“我走了!”,就和朋友出了家門。這是母親看到惠最後的身影。

黃昏後,結束了學校的羽毛球練習,惠和兩個女同學一同走在回家的海岸線路上。相繼告別了同學,再走四五分鐘就應該出現在橫田宅前的彎路,……然而, 橫田惠的身影卻再也沒有出現過,她從此失去了失去了蹤影。

被北朝鮮綁架的日本少女橫田惠(當事人提供)


橫田惠和雙胞胎弟弟(當事人提供)
橫田惠和雙胞胎弟弟(當事人提供)


橫田惠穿著學生制服拿著書包在新瀉市立寄居中學門口(當事人提供)
橫田惠穿著學生制服拿著書包在新瀉市立寄居中學門口(當事人提供)

母親橫田早紀江說:“為了搜索惠,警察動用了直升飛機,巡邏船,我們在全國張貼尋人海報,並且有四次在電視上發出呼吁,從此我們全家沉浸在痛苦和悲哀中。”

日子艱難地捱過了二十年。

日本警察對綁架日本人事件立案,橫田惠被綁架,呼吁提供情報。(大紀元)

直到1997年1月21日,日本共產黨的參議員橋本敦的秘書兵本達吉掛電話給已退休的橫田惠父親橫田滋:“我們得有貴府令愛生活在北朝鮮的情報。”這是從登在日文雜志《現代高麗》的文章中得知的。文章是《現代高麗》社根據後來在日本成為傳奇英雄的電視台記者石高健次在1995年采訪韓國國家安全計劃部(韓國的情報部)時,韓國情報干部透露的情報所寫的報道。石高健次為此還在當時出版了《金正日的綁架指令》一書,他在書中這樣寫到

【如果讀者有這方面的情報請一定通知我們,以下介紹的綁架事件是極其淒慘和殘酷的。
受害者還是個孩子。

以下是1994年逃亡韓國的北朝鮮間諜人員透露的事實。

這是從日本海岸接二連三被綁架失蹤的日本人的年輕伴侶事件前一二年前的事件,大約是76年(實際是77年),有一個13歲的少女被從日本海岸綁架到北朝鮮。具體從哪裡的海岸綁架的不知道,但得知這個少女是在結束了學校羽毛球的練習回家途中發生的事情,因為這個少女目擊了從海岸上來的北朝鮮間諜的活動而被綁架。

聽說這個女孩聰明可愛,在北朝鮮拼命地學習朝鮮語,因為她被告知只有好好學習朝鮮語,才會見到媽媽。學到十八歲,她在終於明白這是實現不了的夢想後,變的精神錯亂,被關在醫院中。

聽說她還有一對雙胞胎妹妹。(事實是雙胞胎弟弟。)】

橫田夫婦幾乎不敢相信這篇報道,在女兒失蹤以後,還有過根據電視和報紙的尋人宣傳假冒拐騙犯人打電話索要贖身金的經歷,這次會是真的嗎?因為他們畢竟經歷過多少破滅的希望。

經過日本警方,《現代高麗》雜志社的所長佐騰勝巳以及同韓國情報機關的確認,證實文中提到的這個少女的確就是在13歲時突然失去蹤影的橫田惠。命運之手終於慢慢地揭開了自詡為『地上天堂』的北朝鮮的面紗。

橫田早紀江說︰“得知惠生活在北朝鮮消息的這一天就如同女兒失蹤的日子一樣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即使用晴天霹靂來比喻,也絕不誇大。”

他們夫婦親自到韓國和透露出這個消息的北朝鮮間諜人員安明進見面。安明進是在1993年9月越過三八線潛入韓國的北朝鮮間諜,潛到韓國後他申請逃亡。如今因防備北朝鮮的殺手,他在韓國過著深入淺出的被嚴密保護的生活。

橫田早紀江說︰“從安明進那兒得知,他曾在北朝鮮培養間諜人員的「金正日政治軍事大學」中看到過很像我女兒的新瀉出身的日本女性的消息,我們聽到那些情節宛如置身於故事中一樣。”

安明進曾在平壤郊區,在專門培養北朝鮮間諜人員的【金正日政治軍事大學】作為25期學生上過學。他回憶每當重要的紀念日或有慶祝活動時, 大學就會在大會場聚集學生和教官員工, 教官中有10人左右的日本人教官。其中有三人是女教官。 安明進記得大約於1988年10月10日朝鮮勞動黨成立紀念日那天,他說:

“我座在前排正中等著開幕的時候,我們的教官告訴我們那個女教官是我從日本新瀉帶來的,我們回頭看時,一位女性走進會場在右邊中間的地方座了下來,因為日本人總是最後進會場的,那天她是最後一位進來的人。”

安明進指著照片說:“就是她。”安明進的教官,當時把這位少女從日本綁架到北朝鮮的間諜人員姓丁。

丁教官說聽她在船中一直哭個不停時才知道他們綁架了一個孩子。

橫田惠的母親橫田早紀江在她寫的《惠,媽媽一定把你救出來》一書中有這麼一段。

【安明進在「北朝鮮綁架間諜人員」一書中,有這樣殘酷的描述:

‘從綁架惠的教官那裡聽說,惠在船中放聲大哭,在黑暗的船倉中被關了40個小時。從船艙中,傳來惠不停的呼喚:「媽媽,媽媽」,船艙四壁和門口留下了大量的劃痕,我一問才知道惠的指甲到處是血,幾乎剝落下來。’我讀到這裡,幾乎吐了出來。但是,我的眼淚沒有流下來。那時我能感到的是,從心底裡湧上深深的,深深的憤怒。”】

對於安明進還記得這個女孩一笑的時候有深深的酒窩,給人以溫柔的印象一事,橫田早紀江在書中還寫到:

【關於惠的酒窩,到那時為止,我們即沒有對警察說過,也沒在公開尋找時作為惠的特征公布過。作為父母感到羞於出口的是連我都幾乎忘記了,丈夫的兄弟們都有酒窩,連我的丈夫也沒有想到這會成為特征。】

從那以後,年已古稀的橫田夫婦開始了討回親人的長期的奮戰。他們通過街頭簽名、四處演講、電視演出、呼吁國會議員的幫助等,隨著日本國民的關注,日本官僚們也開始呼吁。

1997年2月以後,日本政府開始正式承認包括橫田惠在內7件10個人的北朝鮮綁架日本人事件。

2002年9月17日,金正日對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親口承認北朝鮮綁架日本人。這個消息對被綁架者的親人們來講是一個可喜又可怕的結果。喜的是他們的親人終於有了下落,怕的是在饑餓和噤言噤聲的極權統治下親人的遭遇。

時光荏苒,北朝鮮答復說,被綁架已經27年的橫田惠,於1993年3月11日死於平壤的精神病醫院,她留下一個現年15歲的女兒。日本方面分析了北朝鮮提供的多人死亡情報,對北朝鮮的報告提出了100點疑問書已事過兩年,北朝鮮迄今沒有答復。

“她的側影很象我。”在采訪中,橫田早紀江指著據說是橫田惠女兒的女孩照片對記者介紹說。


橫田惠在北朝鮮結婚生下的女兒,祖母橫田早紀江說孫女的側影和她們家族的一樣(當事人提供)
橫田惠在北朝鮮結婚生下的女兒,祖母橫田早紀江說孫女的側影和她們家族的一樣(當事人提供)


橫田夫婦接受采訪,他們背後的牆壁上掛著外孫女的的浮雕(大紀元)
橫田夫婦接受采訪,他們背後的牆壁上掛著外孫女的的浮雕(大紀元)

這個少女對已年過古稀的橫田惠的父親和68歲的橫田早紀江來說就如同停留在記憶中的女兒橫田惠一樣,他們已經把她當作了孫女,在橫田家客廳牆壁的醒目位置上掛著這個少女的浮雕。他們還要求北朝鮮允許孫女來日。

日本政府正式承認15名被綁架日本人中的情況:

1.久米裕:1977年9月19日,當時52歲的久米裕,在能登半島的宇出津海岸被北朝鮮綁架。久米裕因被由北朝鮮的特務R所騙,和R一同到宇出津海岸,被R交給等在岸邊的北朝鮮特務的。

2.橫田惠:1977年11月15日傍晚,在從新瀉市的放學途中被綁架。

3.田口八重子:1978年6月,田口八重子把3歲和1歲的孩子暫時寄托在東京高田馬場的嬰兒賓館以後她被綁架。她曾在1981至83年對大韓飛機爆炸犯金賢姬進行了20個月「模仿日本人教育系」的教育。田口八重子在北朝鮮被稱為「李恩惠」。(關於「李恩惠」詳情,請看大紀元報道讓世界膽戰心驚的北朝鮮間諜)

4.地村保志和濱本富貴惠:1978年7月7日,從福井縣小濱市的海岸附近的餐廳出來後被綁架。地村當時23歲,濱本當時22歲。在海岸的望海台下面,留下了被鎖著的地村的輕型卡車。兩人在9日前,剛剛訂婚。

6.蓮池熏和奧土佑木子:1978年7約31日,晚上6點,當時20歲的中央大學的大學生蓮池熏和22歲的美容師奧土佑木子在離海岸約250米的圖書館見面後被綁架。

8.市川修一和增元留美子:1978年8月12日,他們留下了“要到海邊看落日”的最後一句話,被綁架了。他們的轎車孤零零的被遺留在鹿兒島縣的吹上濱。當時市川修一23歲,就職於鹿兒島市的電電公社(現在的「日本電信電話株式會社」NTT)。增元留美子24歲是辦公室職員。轎車中遺留下照相機,錢包,化妝品等。

10.原欶晁:1980年6月,被北朝鮮間諜人員辛光洙從宮崎縣青島海案綁架到北朝鮮。當時49歲,是在日朝鮮人李三俊經營的中華料理店「寶海樓」的店員。李三俊是「在日朝鮮人大阪府商工會」的理事長。從那以後,北朝鮮間諜人員辛光洙搖身一變為原欶晁,潛入日本。辛光洙並以原欶晁的名義,取得了護照,駕駛證,國民健康保險。辛光洙在1985年2月,以原欶晁名義的護照進入韓國時被捕,韓國政府從調查中明確了原欶晁被綁架的經過。

辛犯在1999年12月31日在恩赦中被釋放,於2000年9月2日被送回北朝鮮,現在辛光洙在北朝鮮享受著英雄般的待遇。

在北朝鮮享受著英雄般待遇的辛光洙,日本警察要求引渡這位綁架日本人的北朝鮮間諜(大紀元)

11.有本惠子:1983年8月9日,從英國的語言學校要回國的預定日的當天,一封電報發到家中「找到工作 要推遲回國 惠子」。10月收到了有本惠子最後一封家信。綁架有本惠子的犯人八尾惠的證實促成了日本政府承認有本惠子被綁架的事實。

此外還有新瀉的曾我母女,石岡亨,松木薰四人,合計15人。

事實上逃亡韓國的前北朝鮮間諜安明進在記者采訪時透露僅他所知道的被綁架的日本人就有30多人。對於這位前間諜安明進的記憶力,日本的電視台曾經做過調查:讓他在人來熙往的東京繁華街道找一個18年前照片上的一個婦女, 令人吃驚的是安明進幾乎毫不費力地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這位素未謀過面的婦女。他對人物細節的觀察和驚人的過目不忘能力使他在幾乎二十年後還能細細地道出當初見到的那些日本人的特征。

*5名被綁架日本人回歸日本

2002年10月15日,有5名被綁架的日本人回到久違了二十多年的日本,人們悲喜交加,被綁架的兒子地村緊緊地擁抱著衰老的父親淚流滿面,橫田惠第父母也在歡迎的隊伍中百感交集。

這5名被綁架的日本人在走下飛機時還配戴著金日成像章。


5名日本人乘坐日本政府專用飛機回到日本(當事人提供)
5名日本人乘坐日本政府專用飛機回到日本(當事人提供)


5名日本人走下飛機,前右二人為地村夫婦,中二人為蓮池薰和奧土佑木子,後左一為曾<br /><figcaption class=我瞳(當事人提供)” title=”5名日本人走下飛機,前右二人為地村夫婦,中二人為蓮池薰和奧土佑木子,後左一為曾
我瞳(當事人提供)”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49530″ /> 5名日本人走下飛機,前右二人為地村夫婦,中二人為蓮池薰和奧土佑木子,後左一為曾
我瞳(當事人提供)


地村保志熱淚盈眶,擁抱年過七旬的父親(當事人提供)
地村保志熱淚盈眶,擁抱年過七旬的父親(當事人提供)


地村保志熱淚盈眶,擁抱年過七旬的父親(當事人提供)
地村保志熱淚盈眶,擁抱年過七旬的父親(當事人提供)


一同被綁架的母親下落不明,單獨歸來的曾我瞳(右1)一臉愁容(當事人提供)
一同被綁架的母親下落不明,單獨歸來的曾我瞳(右1)一臉愁容(當事人提供)

*綁架問題牽動日本國民的心 主宰日本政黨的沉浮

現在,北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已經是日本頭條新聞,有關綁架問題的節目是高收視率的節目,各電視台等對於綁架事件多是事無巨細的傳播每一點變化。

曾經是執政黨的日本大黨-社民黨無視有關逃到國外來的北朝鮮難民們有關綁架日本人的許多證言,一向抨擊“綁架事件是北朝鮮所為”缺乏證據,前黨首土井甚至還在訪問北朝鮮之際,肉麻地稱頌金正日是偉大領袖等為日本國民所不恥,日本選民拋棄了“吃裡扒外”的政黨,在2003年的眾議員大選中日本社民黨慘敗,席位從從18位跌到6位,黨首土井亦落選,她後來在第二輪推薦中才勉強當選。

為此一直活動於解決綁架問題等方面的日本著名女作家及評論家櫻井女士通過電視直播質問土井是否通過這次慘敗也反省自己時,土井表情僵硬地回答責任都在新聞媒體的錯誤報道, 土井不現悔意終致引退。

日本共產黨開除了從早期就致力解決綁架問題的共產黨員兵本達吉的黨籍。日本共產黨亦因親北朝鮮也被日本選民拋棄,他們的席位從20位亦銳減到9位。

日本自民黨的年輕派議員安培晉三一向積極主張解決綁架問題,獲得日本國民大為喜愛,在媒體詳盡報道了安培許多情況甚至安培喜歡的冰激凌後,因國民蜂擁而來的購買導致該冰激凌一度脫銷。

為了選舉,自民黨總裁小泉在去年的眾議員大選前破格提拔大受國民歡迎的安培,安培一躍被破格提拔為自民黨的二把手-干事長,被稱為自民黨選舉面孔的安培在各地呼吁選票。面對各種丑聞和咄咄逼人的民主黨攻勢,自民黨在大選中還增加了席位,功賴安培。

如今日本各大政黨包括社會黨和共產黨在內,審時度勢,各自設立了解決綁架問題對策的總部,日本作為一個國家單獨制裁北朝鮮氣勢略顯單薄以及被綁架者的家屬還滯留在北朝鮮的原因而感到投鼠忌器,然而面對日本國內經濟制裁北朝鮮越來越強大的呼聲,對民主國家日本來講,法律的上方寶劍已握在手中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4-25 5: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