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煒鈞演講登陸火星—驚心動魄的六分鐘

李煒鈞及其父母(李端木教授和林佳美女士)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李煒鈞及其父母(李端木教授和林佳美女士)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旭生聖地亞哥報導) 2004年台灣傳統週的慶祝活動於5月8日至15日在台灣中心舉行,在5月8日的開幕式上,美國太空總署(NASA)負責「精神號」(Spirit)和「機會號」(Opportunity)火星探測器登陸系統的首席工程師、第二代台美人李煒鈞(Wayne Lee)應邀作主題演講。


李煒鈞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李煒鈞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3181″ /> 李煒鈞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李煒鈞出生在台灣,其父親李瑞木是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退休教授。煒鈞的小學和中學時代都在聖地亞哥度過,大學就讀於加大伯克利分校的電機系。在德州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即進入NASA的JPL(推進技術實驗室)任職,迄今已逾十年。今年1月3日晚,「精神號」太空科學探測船在火星著陸成功,李煒鈞正是負責此次登陸任務的首席工程師。
  
煒鈞演講的題目是《六分鐘——登陸火星》(Six Minutes – Landing on Mars),為在場觀眾們講解了「精神號」太空船登陸火星最後的驚心動魄的六分鐘,並給大家帶來的許多鮮為人知的登陸幕後的趣聞軼事。在此演講中,煒鈞首先播放了介紹登陸過程的錄像片,讓大家對登陸所使用的各種技術手段有個初步的認識。然後煒鈞將整個登陸計劃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
  
此前美國總進行過三次火星登陸行動,「精神號」和稍後登陸的「機會號」成為第四和第五次。此次登陸的主要目的包括從火星上帶回巖土樣本,並希望對火星曾經擁有的大面積地表水進行進一步的探測。煒鈞表示,已證實火星表面曾擁有大面積的水,而且這些地表水存在了相當長的時期。「我們想知道這些水哪裏去了。」我們知道,只要有水,而且這些水可以存在相當長的時間,就會出現生命。所以本次登陸火星計劃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
  
本次火星登陸開始於2000年,歷經近四年的準備工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可是最後決定該計劃成功與否只有短短的六分鐘。煒鈞及其同事的任務就是確保四年的努力和巨額的投資不會「打水漂」。
  
事實上著陸非常成功,來自華府的一位官員說此次著陸「完美的不能更完美了」。可是煒鈞說此過程也是「一波三折」。「精神號」著陸之後地面控制中心一片歡騰,但是人們馬上發現「精神號」沒有向地面發回任何信號,控制室內陷入一片沉寂。15分鐘後,地面電腦開始接收到來自火星的信號和圖片,人們才真正開始互相祝賀。
  
演講持續了75分鐘,但觀眾們都聽得津津有味,並時常爆發出開心的笑聲。煒鈞在講了許多內幕的小故事之後,最後還講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個故事。登陸成功後他收到一個高中同學的email,兩人已有20年沒有通信了。這個同學在電視上看到煒鈞,並寫信告訴他這樣一件事。她有一個3歲的孩子患上一種疾病,目前尚無法醫治,她自己對此也很絕望。但是看到人類通過共同努力可以完成這樣的任務,她又重新萌發了希望。


李煒鈞的演講持續了75分鐘,但觀眾們都聽得津津有味。(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李煒鈞的演講持續了75分鐘,但觀眾們都聽得津津有味。(大紀元記者李旭生攝)

  
煒鈞表示,此次登陸計劃的真正意義之一就是告訴世人,如果整個社會齊心協力,我們可以完成非常偉大的壯舉。演講解說後,煒鈞為在場觀眾解答了大家關心的一些問題,台灣中心還為煒鈞頒發了榮譽獎狀。
  
會後煒鈞及其父母接受本報記者的採訪。他說目前還在休息,之後他會回到JPL,和同事們一起準備下一次的登陸計劃。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11 3: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