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哀愁與美麗--評川端康成《雪國》

張金墻
      人氣: 189
【字號】    
   標籤: tags:

《雪國》作為川端康成的諾貝爾得獎作品,的確展現了川端文學的特色,而作者也透過這部極具個人特色的小說展現了具有日本美學特質的文學藝術。

川端康成因其早年失怙的孤兒生活,影響其作品帶有感傷與悲哀的調子,我們可以將《雪國》看成是一部感傷的抒情散文詩。然而其文學雖然具有感傷與孤獨的特質,但並不頹廢。許多評論家將其文學評為具有虛無與頹廢的色彩,我認為那是未能讀透川端康成文學內涵的誤解。

我們可以拿《雪國》這部作品來說明。小說中最經典的畫面是島村搭火車前往雪國,從車窗玻璃中看見認真照顧著病中愛人的葉子,並因那無法形容的美而震顫不已:

人物是透明的虛空,風景是昏暗中朦朧的流光,這兩者融在一
起,描繪出超然物外的象徵世界。尤其是那小姐的臉龐映著野
山燈火的時候……映出形象的部分,雖看不見窗外,但在小姐
的輪廓周圍,不住地閃動著黃昏景色,連那小姐的面孔也成了
透明似的。 流動在面孔後面的暮色,給人彷彿從她臉上馳過的
錯覺,……島村也漸漸忘掉了鏡子,簡直覺得那個小姐就像在
黃昏景色中流動著一般。

虛幻的窗鏡中的女性美襯托著照顧重病中愛人的認真,給人一種病態的、虛無的美感。但因為那份認真執著的投入,使得那份虛無美有了正面的意義。如同川端康成在日本戰敗後說的:「從今以後,除了日本的悲,日本的美,我不再歌唱任何東西了。」這句話在哀傷中帶著勇往直前的悲壯。就如同櫻花一般,美麗中夾雜著死亡的悲傷;葉子的美也夾雜著死的悲傷。故事中葉子的命運就像是櫻花般在銀河閃爍的夜空中自火光中墜樓,那樣的畫面的確是日本式的美與悲的極致。

日本式的美也表現在於明知一切都將是「徒勞」,卻又以全生命投入這徒勞之中。例如駒子對於島村的愛,駒子追求的是一種理想的、極致的,實際上不存在的哀傷虛無的愛,對於島村來說那是一種「美的徒勞」:

如果駒子是那兒子的未婚妻,葉子又是那兒子的新情人,而那兒子又快死了。島村的腦海中又浮現了「徒勞」兩個字。駒子守住對未婚夫的諾言,甚至下海給他治病,凡此種種不是徒勞是什麼呢?島村心想,碰到駒子時再當面給她一句徒勞。同時島村感覺到她的存在非常純真。

徒勞與純真的存在,構成了悲哀又具有力度的生命美學。駒子有寫日記與紀錄小說讀後感的習慣,而在島村看來,這一切也都是「美的徒勞」:

「把那些寫下來又有什麼意思呢?」
「沒有什麼辦法嘛!」
「只是徒勞無益。」
「可不是嗎?」她豪不介意地、爽朗地回道。然後,一直凝視
著島村。

完全是徒勞,島村無端地正想強調著再這樣重複一句時,雪的寧靜深深沁著他,是女的吸引住了他。他也知道那在她絕不會是徒勞無益的,但覺得迎頭給她一句徒勞,反而使她的存在淨化了似的。

島村對於駒子這樣的看法,讓我想起了存在主義小說家卡謬對於薛西佛斯的看法。薛西佛斯不斷地滾動著巨石,而一切又只是徒勞而已;這樣的徒勞卻使薛西佛斯的存在充滿著悲劇性的美感。存在的意義與美,就在那徒勞的過程之中。駒子與葉子的美,就在於她們對於愛的執著,與為愛徒勞的過程。她們知道她們的愛終究會是一場空,但卻以她們全部的生命去愛。如同櫻花以全部的生命綻放,然後隨風飄逝。駒子曾為島村演奏三弦,島村在動人的弦音中聽出這是:「空虛的徒勞,同時也可憐它是遙遠的憧憬。這是駒子的生活方式,由於她本身的價值,凜然藉著撥弦的聲音而滿溢了出來的吧!」

從以上的觀點來看,川端康成的《雪國》將日本如櫻花般的傳統精神融合了西方存在主義的哲學。法國存在主義思想家沙特的思想:「存在先於本質」,從而也肯定了人類心靈的自由,並運用其自由意志選擇其生活與命運。《雪國》中的駒子與葉子,以其強烈的生命意志選擇屬於她們的生活與命運,如同薛西佛斯,終將徒勞。但其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就在於短暫的生命中,綻放耀眼的美麗光芒。這樣的生命美學,使得駒子與葉子的存在是如此純真與美麗。

川端康成曾說與其把他本人看做島村,他自認為更像駒子。我們也可以看出川端文學的特質了。

而小說的男主角島村呢?他在小說中的角色就是一個感受者,感受著生命的悲與美。如同小說中的最後一幕,他感受著暗夜中的美麗銀河,感受著葉子的美在暗夜火光中的消逝,感受著駒子美麗的臉映在銀河中似的,「銀河呼嘯著向島村沖瀉下來一般」。

總之,整部小說的精神是非常日本式的,雖然也可以用存在主義來詮釋,但基本上是極具日本精神的。表現了日本人纖細的感受性,也顯示了日本傳統精神的真隨。整體特色雖然充滿著悲傷抒情的調性,但卻悲傷而不頹廢。在生之悲中表達了生之美,也肯定了存在本身的意義。@

大紀元e報(www.epochtimes.com.tw)(http:生命/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花生」是「落花生」的略稱。它其實還有「土豆」、「長生果」、「地豆」等多種別名。夏秋之交,是花生在田野間綻放蝶形小黃花的時節。一般植物開花、結果通常在同一部位發生,但是花生卻是在地表上開花、受精作用以後,子房落地鑽入地下而結果;而且要在陰暗的地下結的果實才能豐滿結實,在光線充足的地上反而長的不好,這是不是很特別?古人取其生命遞嬗「落花而生」的深意為之命名。據說這就是「落花生」之名的由來。
  • 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將於5月25日(星期五)晚六點舉行「生命之傳承」(Relay For Life)「癌症生存者」接力步行。
  • 今年二月,加拿大籍的法輪功青年作家澤農(Zenon),來台發表紀錄他和其他三十五位西方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天安門「上訪」經歷的新書──《為你而來》,並拜訪兩所監獄及少年觀護所。法輪功同修告訴我,澤農原是一個吸毒、酗酒、生活頹廢、自私並讓他的母親傷透心的人,但在修煉法輪功之後,澤農找到了生命的方向,戒除了一切惡習而得以重生。這真是太神奇了,身為一個母親,也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我帶著就讀國一的孩子,一起參與了澤農來台拜訪少年觀護所的行程。
  • 責任保險是一種財産保險。即使是對乘客或第三人人身傷亡的責任保險也是一種財産保險:無論是造成財産損失還是人身傷亡,民事責任都表現爲加害人應賠償受害人或其繼承人一筆或多或少的賠償金,責任保險本質上是對這筆可能喪失的賠償金的保險。

    從法理上講,生命無價,所以可以重復投保、高價投保;財産保險的賠付則以財産損失爲限,重復投保完全沒有作用。因此在責任保險外開設所謂“酒後駕車險”實際上是保險公司對車主或駕駛員的欺詐,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 將文壇才女張愛玲的生命傳奇與現代舞結合,會是個怎樣的面貌呢?台北越界舞團六月十日到十三日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推出新作「尋找張愛玲」,由香港編舞家黎海寧及國內知名編舞家羅曼菲攜手合作。台北越界舞團這次是應中正文化中心「新點子舞展」的邀約,將這套去年在香港演出造成風潮的節目帶回台北演出。
  • 大紀元5月13日訊】(法新社北京十三日電)中國國家媒體報導,本世紀中前,全球暖化現象可能導致中國境內三分之二的冰川融化,使三億人口受到威脅。中國日報引述地方專家表示,中國境內的冰川目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讓仰賴冰川帶來水源的民眾生命受到威脅。
  • 開著紫紅色小花的酢漿草,葉子是由3枚心型的小葉片組成,代表著信仰、希望和愛情。在草地上、石縫中、路旁、山邊,甚至花盆裡都可以看見它的蹤跡,是台灣一種生命力很強的野草,花雖小卻美得能吸引人的目光。
  • 林奐均出版處女作《你是我最愛》,父母親及先生、小孩一起分享出書喜悅。 (自由時報記者王凌莉攝影)
    上週才剛抱回金曲獎「最佳宗教音樂專輯」獎的林奐均,首度透過文字和外界分享她生命的奇蹟。當年台灣「林宅血案」的第一現場,如今已是眾人奉獻愛的義光教會,二十多年後,林奐均和先生帶著三個女兒回到過往傷心處,她希望用處女作《你是我最愛》見證生命中的愛。昨天的發表會上,林義雄、方素敏夫婦與女兒一起分享出書的喜悅,在林奐均和家人合唱《我愛台灣》的歌聲中,發表會圓滿落幕。
  • 台中市六歲女童張雅雯,昨天上午由娃娃車接送至「立欣托兒所」後,未和其他兒童一起下車,隨車老師及駕駛也未發現她還在車上,就逕自關上車門,將車停放路旁,張童被困在燠熱的車廂內近八個小時之久,直到下午放學時,才被園方發現躺在車內地板上,送抵醫院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家屬哀痛欲絕。
  • 〔自由時報記者黃建華╱高雄報導〕昔日色情業大亨竟淪為竊賊﹗高雄市警楠梓分局昨凌晨破獲一起拾荒客涉嫌竊取工地電線案,涉案的五十六歲林姓男子意外被警方查出,竟是二十多年前北臺灣以脫衣陪酒而名噪一時「大屯大飯店」的經營股東﹔對於人生的起落,林某痛哭說,都怪自己年輕放蕩,如果生命可以重來,他一定會好好珍惜。

      警方調查,籍設屏東市的林姓男子(五十六歲,有妨害風化、強制性交、電子遊戲場管理條例等前科),平日以四處拾荒變賣為生,昨天他騎機車在高雄市楠梓區撿拾物品,在凌晨三時十分許,途經德賢路與德祥路口「首富房屋建築工地」時,涉嫌侵入工地內將地上的四十九公斤重銅質電線搬上機車,當他準備離去時正好被巡邏經過的翠屏派出所員警發覺逮捕。

      警訊中,林姓嫌犯坦承竊取工地內銅質電線不諱,但供稱自己因為年紀大找不到工作,又要照顧近八十歲的年邁老父,平日以拾荒為生,昨天凌晨是一時失慮才臨時起意進入工地竊取電線。

      不過,原本警方以為林嫌僅是單純的一般偷兒,沒想到,警方深入清查林嫌的背景,赫然發現林某竟然是民國七十五年到八十年初,北台灣以脫衣陪酒而豔名遠播的「大屯大飯店」經營股東之一。

      在昔日色情大亨身分「洩底」之後,林某忍不住痛哭失聲。對於人生的起落,他頻頻搖頭怨嘆都怪自己不懂得珍惜把握。

      談起當年風光歲月,林某說,當年參與經營「大屯大飯店」時,這間曾是台北市最著名的脫衣陪酒店風光一時,全盛時期,單日最高的營業額曾創下近百萬元的佳績,不少政商名流都曾與他喝過酒,有的如今仍然位居要津,但日進斗金卻讓他迷失。

      林某說,風光的他因沉迷女色,最後還與北台灣另一豔名遠播的「六六六」大飯店扯上關係而觸法,加上同行競爭打擊,旗下色情事業在八十五年間因經營不善而關門,加上入獄服刑,之後每況愈下,於是離開台北,搬回屏東老家和父親同住,淪落以拾荒為生。

      在被警方銬上手銬依竊盜罪嫌移送高雄地檢署前,他眼眶泛淚向媒體供述,對於年輕風光時期的放蕩行為深感懊悔,如今才會如此落魄;儘管林某人生起落的辛酸讓警方也不勝唏噓,但依法仍將他送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