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辛明:西藏怎比魁北克?

辛明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5日訊】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於4月19日至5月5日對加拿大進行宗教訪問。加拿大總理保羅·馬丁決定在達賴喇嘛訪加期間與他會晤。中共黨國對此作出強烈反應,奉勸馬丁“不要拿加中兩國每年兩百億加元的貿易關係作賭注”、 “希望有著魁北克獨立問題的加拿大能夠理解中國在維護國家統一問題上的立場。”我們且不說這“兩百億加元的貿易關係”對中國比對加拿大更爲重要[1],只談談把中國的西藏問題與加拿大的魁北克問題相提並論是多麽的不倫不類。

1967年7月24日,前法國總統戴高樂在魁北克的最大城市蒙特利爾(當時也是加拿大的最大城市)發表著名演講Vive Quebec Libre (魁北克自由萬歲),激發了法語居民對自己的語言和文化的自豪感。爲了不遺餘力、不惜代價地保護處在英語包圍中的法語語言和法語文化,魁北克法裔居民中迅速形成魁北克獨立運動。但是,在加拿大聯邦政府和加拿大全國人民將近四十年的共同努力和民主協商下,法裔居民的文化訴求獲得了最大限度的滿足,魁北克獨立運動已基本上得到控制。

參考文獻[2]對魁北克獨立運動是如何得到控制的作了系統地闡述。下面簡單介紹加拿大政府是如何滿足魁北克法裔居民的文化訴求的。作爲後起的移民國家,加拿大本來就奉行“多元文化”政策。鑒於魁北克法裔居民要求獨立的主要原因是要保護他們的法語語言文化和社會特徵,(而不是對加拿大的民主制度有所不滿,)加拿大聯邦政府在憲法上容許魁北克省在加拿大享有獨特地位,並以法律形式保護它的法語語言文化和社會特徵。在魁北克實行的有關語言的法律包括:所有政府文件都以雙語(英、法)印刷;服務行業必須以雙語服務,否則有可能遭到服務物件的投訴和語言警察的干涉;所有商業廣告要麽以雙語印刷、把法語放在顯要位置,要麽僅以法語印刷,但不得僅以英語印刷;所有從非英語國家來的新移民子弟必須進法語中小學學習(自費進私立英語學校者除外)……這些法律的制定和執行,保障了法語不僅不會逐漸泯滅,而且還會後繼有人,因而對於魁北克獨立運動具有釜底抽薪的效果,使得魁北克獨立運動逐漸失去了它的原動力。

加拿大政府以和平公正的方法正確對待魁北克獨立運動,爲世界各國解決民族問題建立了良好的典範。中國政府理應以此爲借鑒,解決好民族矛盾,真正滿足西藏、新疆、內蒙等地少數民族實現其民族區域自治的正當要求。藏族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和燦爛文化的偉大民族。其佛教文化處於世界領先地位,藏醫在國際醫學界獨樹一幟,藏劇源遠流長。中國共產黨政府不尊重藏族人民的風俗習慣和文化傳統,盲目要求藏民破除迷信、獨尊馬列;倉促打倒三大領主、實行民主改革,終於在1959年導致蔓延西藏全境的“叛亂”。在“西藏平叛”之後,十萬藏人與達賴喇嘛逃到印度,在達蘭薩拉成立流亡政府,從此種下了“藏獨”的禍根。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又把寺廟洗劫一空、焚燒殆盡,進一步徹底破壞了藏族人民的民族感情。因此,我們可以實事求是地說:“藏獨”也像“台獨”一樣,是中國共產黨逼出來的。

作爲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並不是“藏獨”主義者。他說:“我基於我們自己的利益,決定選擇中間道路。這意味著不尋求獨立,不尋求脫離中國。這是因爲西藏在物質方面比較落後。”他強調,他所要求的只是西藏真正意義上的自治。他歡迎中國派人到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去實地考察,看看西藏流亡政府在幹什麽,說什麽[3]。達賴喇嘛多次強調自己不是政治人物,只是一名普通的僧侶。作爲一名高僧,西方學術界甚至把他當作一個偉大的哲學家[4]。

達賴喇嘛說:“我的主要興趣是推廣人類的價值觀念”。以此爲出發點,達賴喇嘛對西藏人民和藏族文化作出了舉世矚目的貢獻。當年,剛剛逃到印度的藏民都在公路建設工地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生活艱苦、收入很低。再加上藏民世世代代生活在世界屋脊的高寒地帶,那裏細菌難以生存(糧食可以保存百年而不變質),他們很少得病,對於其他地區的許多常見疾病都缺乏基本的抵抗力。印度的常見病、多發病對於藏民都可能是致命疾病,死於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的病例都屢見不鮮。有的西方學者說,當時整個藏民族處在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5]。在此艱難時刻,流亡政府作出正確決策:不再留戀與西藏比鄰的中印邊界地區,向全印度和全世界可以生存的地方移民(例如,遠在天涯的歐洲腹地國家瑞士接納了上千名西藏移民)。同時,大力發揚藏民喜歡做小生意的民族傳統,逐步由公路建設轉向小商業。幾年以後,藏民基本上都離開了公路建設工地,他們的平均生活水平也超過了印度當地人。

在關注藏民生活的同時,流亡政府還致力於讓受到中共極大摧殘的西藏傳統文化得到繼承和發展。達賴喇嘛親自傳宏佛法,建立藏醫院,成立藏劇團,將藏族的三大文化瑰寶——佛教、藏醫,藏劇保存下來、發揚光大。同時,達賴喇嘛堅持和平抗爭,反對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對於極端“藏獨”份子的暴力活動嚴加指責,甚至發表聲明,如果極端“藏獨”份子再進行暴力活動,他將不再充當藏民的領袖。他還考慮對西藏政教合一的體制進行改革,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達賴喇嘛。

達賴喇嘛的開明思想、和平主義以及他對西藏人民和藏族文化的突出貢獻,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他先後獲得許多國家的衆多大學的榮譽學位,並榮獲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對於這樣一個國際知名的和平主義者、佛教學者、政治改革家,中國共產黨卻狠得要死、怕得要命,居然把自己提出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核心“互不干涉內政”棄置不顧,粗暴地干涉加拿大內政,提出嚴正交涉要求加拿大總理不要與他會晤。馬丁總理強調這是私人會晤,把會晤時間安排在星期五下午下班之後的五點鍾,把地點選擇在渥太華的一位羅馬天主教大主教家裏,以突出會晤的私人性質,卻仍然無法見容於中共黨國政府。但是,作爲一個獨立主權國家,加拿大連美國出兵伊拉克都敢反對,難道還怕中共黨國獨裁政權的威脅!對於中共的威脅,馬丁總理義正詞嚴地表示,作爲加拿大總理,他有權決定與什麽人會晤。他還說:“達賴喇嘛是一位重要的宗教人物。我期待著與他會晤。”

至於把西藏問題與魁北克問題進行類比,那就更加令人噴飯。筆者的許多魁北克同事都對筆者指責中國政府的無知無恥、荒唐可笑。在加拿大政界,一直堅持魁北克獨立立場的加拿大政黨——魁北克政團(Quebec Bloc)的負責人也公開聲明,中國政府將西藏問題和魁北克問題混爲一談是不恰當的。中共的荒謬類比,被魁北克全省上下、由民到官一致反對,連筆者都爲中共蒙羞。看來,中共真應該加強政治、歷史的學習,不要再自作多情,與人亂套近乎、惹人恥笑了。
2004年4月19日

注解:

[1] 劉邵夫、盛雪:《中國對加拿大外交政策的蠻橫干涉》《觀察》2004年4月18日

[2] 辛明:《加拿大政府是如何對待魁北克分離主義的(增補稿)》,《新世紀》2004年1月12日)

[3] 葉兵:《達賴喇嘛洛杉磯宏法 信衆踴躍》,《大參考》2004年4月18日

[4] George Ghanotakis: 《The One Minute Philosopher》, Learned Enterprises International, 1993

[5] John Avedon: 《In Exile from the Land of Snow: The Definitive Account of the Dalai Lama and Tibet Since the Chinese Conquest》,Harper Collins Press, 1998

──轉自《議報》(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05 11: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