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學者含淚宣佈杯葛政改諮詢(二)

戴耀廷(大紀元)

戴耀廷(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婷香港報導)對於中央人大釋法和否決於○七及○八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由三十多位研究香港政治學者組成的「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民網),宣佈杯葛港府的政改諮詢,只會在建制外發表意見。有學者對人大封殺普選感到「憤怒」、「心痛」、「難過」,因為中央此舉破壞了中國的法治,人大釋法根本只是為了達到政治目的,摧毀中國在這些年來建立的法制。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表示,對於人大封殺普選,他覺得「心痛和難過」,因為中央此舉破壞了中國的法治。他指以人大今次的決定為例,港人發現中國解釋法律,根本只是為了達到其政治目的,完全不需要理會法律規定下的框架。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說他們是根據人大釋法的決定去做的言論,完全沒有任何理據。

戴耀廷續說,中國由七九年開始建立法制,到修憲然後依法治國,各界都期望中國有法治。但從人大釋法和否決普選事件,港人可以看穿,「法律對於他們來説只是一個赤裸裸的政治決定」。他因此質疑《基本法》存在的意義、中國法制還有什麽前途。

在香港的民主改革問題上,戴耀廷「百思不得其解,而且很心痛」中國的官員竟然犧牲了這樣大的代價,就是中國的法制建設,以達到一個短時間的政治目的,以致「中國這些年的法制發展一下子變得蕩然無存」。

浸會大學國際政治學系助理教授陳家洛博士對人大的決定感到「非常憤怒」。他認為,四月二十六日對中國和香港的民主進程「是一個悲哀的日子」。十五年前八九年的四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社論,將學生的愛國運動打成反革命運動,今年的四月二十六日在香港,人大透過表面上的釋法,實際上是修法,將香港的民主進程打倒。


他說,對於讀書人來講,沒有比不學習、不進步的學生更讓人痛心。中央政府的表現,一班支持中央的香港當權派,有錢、有影響力、有勢力的人士不加思索的全盤接受中央決定的表現,令到「是其是,非其非」的學者覺得「是一個極大的諷刺,極大的侮辱」。

對於中國外長李肇星說港人在殖民地時代沒有民主自由可言,回歸以來才有長速的發展,而感到沾沾自喜,陳家洛認為「這是令人發笑的意見」。他指,回歸以來,港人一直想落實「港人治港」,在《基本法》的框架之下,經過二十年的演變,港人都希望現在能夠全面落實雙普選(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但這個希望已經成為泡影。

陳家洛強調,香港的學者絕不會噤聲,他們面向的是香港人和中國人民,他們會繼續爭取、繼續講真話,直到民主在香港和中國大陸,中華民族真正的實現。

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助理教授馬嶽不滿地表示,在座的學者很多都是教授政治學、研究政治學的,但中央及香港政府在政制諮詢過程中並沒有考慮他們以政治知識所提供的建議。既然如此,他覺得參與政改諮詢也無意思。他說:「所謂的(政改)諮詢過程根不民主,不科學,(學者的)專業知識和學理,在整個過程中完全沒有機會去反映。」


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張楚勇指出,他教授《基本法》及香港的政治差不多十年,也在香港政府工作了幾年,但是他現在反而不明白《基本法》,不知道條文的意思,不敢肯定自己懂不懂解釋條文字句的意思;到他明白其含義的時候,中央政府可能又有另一套解釋。即使中央解釋後也敢不確定條文是否真的是這樣理解。這就是爲何他們這批學者這麼憤怒,認為多講也沒有意思的原因。


城市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首席講師宋立功認為,中央政府「出手太重」。中央的決定通常會按照行政長官提文的報告,經過人大常委會的審議,但市民可以看到,人大的決定連行政長官董建華的報告也不提到。令人感覺到其實人大早有定論,只差宣佈而已。

他認為人大的決定將整個香港的政制發展方向改變,速度也被減慢,供學者討論的空間也縮到很小,所以他們的的確確不想再參與政府的任何政改諮詢。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06 3: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