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王維《過香積寺》

作者:文思格

明 陳煥畫《萬松蕭寺》,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1961
【字號】    
   標籤: tags: , , ,

王維過香積寺

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
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
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

【作者簡介】

王維(公元700─761)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其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獨成一家。他和李頎、高適、岑參以及王昌齡一起合稱 「王李高岑」,是邊塞詩的代表人物;和孟浩然合稱「王孟」,又是田園詩的代表人物。至於「禪詩」,他更是古今獨步。蘇軾稱他「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王維是唐朝的詩人,以「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聞名。(小玉/大紀元)

【字句淺釋】

過:訪問。
題解:本詩從描寫山林古寺幽邃環境入手,自然地流露出作者希望在佛性的清靜中,泯滅世俗間的慾望,達到更高境界的精進心態。
不知:表示作者以前未曾去過,現在去現找。
古木:古樹的林木。
危石:高聳的石頭。
薄暮:傍晚。
空潭:空闊幽靜的水潭。
曲:曲折隱祕的地方。
安禪:安靜地打坐,進入禪定。
毒龍:佛教故事中有毒龍居水潭中害人,高僧以佛法制服了它,使它遠去、永不傷人。這裡用毒龍比喻塵俗間的各種慾望。

【全詩串講】

還不知這個有名香積寺,走幾里就入雲繞的山峰。
古樹的叢林中杳無人跡,深山的空谷裡隱隱鳴鐘。
大石擋流水泉聲似幽咽,夕陽餘抹遍幽冷青松。
傍晚水潭顯得空闊隱祕,安禪制服那私慾的毒龍。

杭州香積寺,天王殿南側。(貓貓的日記本/Wikimedia Commons)

【言外之意】

詩人知道有一個香積寺,但不知寺在何處,於是便安步當車、信步遊訪,顯出一派閑適、瀟灑的風度。走了幾里路後,竟然走入了雲遮霧繞的山間,頓時使香積寺給人一種幽遠、出塵、深不可測的感覺。正走在古樹參天、杳無人跡的樹林中,又突然飄來隱隱的鐘聲,聞其聲而不知其處,越使香積寺染上神祕、迷人的色彩,而古寺的靜謐、安寧也就自在不言中了。

山間的泉水在嶙峋的岩石中間艱難地穿行,發出幽咽的聲音,似乎在痛苦地嘆息生命進程中的艱難險阻;殘陽的紅暈抹不掉蒼松青翠的顏色,反倒更顯其久經風霜的清冷胸懷。空闊隱祕的水潭在蒼茫暮色中使人心無塵想,讓詩人自然而然地想到要通過禪定去消除來自世間的各種心中的私慾和雜念。

大詩人、大畫家王維為我們畫出了一幅幅聲與色的美麗圖畫,每一幅圖畫都帶著詩人的獨特情愫,把讀者步步引向詩人的終極目標:修心出塵。#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此詞描繪的漁翁,形象豐滿、洒然塵外,給人以一種美好的藝術享受。
  • 我的夢魂彷佛又回到天帝的住處,聽到他熱情而關切的話語,問我要到哪裡去……
  • 長期地回憶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漸醞釀成熟,直到稍有閑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釣魚竿,悄然隱入那雲水蒼茫的圖畫中去!
  • 清歌美酒、對酒當歌,何等快樂!然而卻觸發了對去年經歷的類似境界的回憶:同樣的晚春天氣,和眼前一樣的樓台亭閣,一樣的美酒清歌。
  • 這裡呼之欲出的是一個決心出塵而又困於情中難以脫身的情僧形象。雖然作者沒有繫情於渾渾世人,而是把「情節」轉移到了純潔的荷花身上,但畢竟情絲未斬。
  • 晚歸的群鳥都知道倦飛而返,人也應當有個人生的歸宿。這就是作者決心歸隱、不再埋首塵世的理由。在那高遠的嵩山下,作者一到那裡,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閉關修煉,與世隔絕、斬斷世緣,其對修煉的嚮往和期盼躍然紙上。
  • 許多人把記夢的詩都歸入遊仙詩,使人產生一種錯誤印象,好像記夢的詩也是以一種假托的手法來表達作者不便直言的思想內涵。再說,許多人認為記夢的詩即使真的在記夢,那也同樣是虛妄不真的,和假托手法的遊仙詩沒有本質區別。產生這種想法的根本原因是這些人不承認夢和現實或未來事件之間有確定的聯繫。其實,古今中外都一直有人能夠根據夢來作出對未來事件的預測。
  • 可以告慰作者的是:你的詩歌也為你建立了一塊豐碑!而且,它是建在炎黃子孫的心上,更經得起歷史長河中泥沙的沖刷和搓磨!
  • 李白知道朋友是入川去追求功名富貴的,因而臨別意味深長地告誡他:個人的官爵地位是命中的安排、早有定局,用不著去問像嚴君平那樣的善於卜卦的人。
  • (Nyx Ning/Wikimedia Commons)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要身處絕境時才會想起避世逃俗、希求世外桃源。作者詞中所寫,或許是心有所念、眼有所見的神遊,而其中境界是自晉代大詩人陶淵明之後許多名人都曾嚮往、追求過的目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