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孟浩然《秋登萬山寄張五》

作者:文思格

清 黃鉞《載酒登高》。(公有領域)

    人氣: 645
【字號】    
   標籤: tags: , ,

孟浩然秋登萬山寄張五

北山白雲裡,隱者自怡悅。
相望始登高,心隨雁飛滅。
愁因薄暮起,興是清秋發。

時見歸村人,平沙渡頭歇。
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
何當載酒來,共醉重陽節。

【作者簡介】

孟浩然(公元689─740),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之一。他和王維合稱「王孟」,是唐代田園詩派代表人物。他的詩風格清淡、自然而又韻味深長,在唐詩中自成一家。

孟浩然像。(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這是一首懷念朋友的詩。全詩情景交融,渾為一體;情逸而真,景淡而美,是孟詩的代表作之一。張五,即張子容,是作者的朋友,隱居在襄陽峴山南約兩里的白鶴山。作者隱居在峴山附近,因此登上峴山對面的萬山遙望朋友,並寫詩寄意。
隱者:作者自稱。
怡悅:安適而愉快、喜悅。
始:才。
滅:(雁影)消失在遠方。
薄暮:接近傍晚時。
興:興致。
清秋:清明的秋色。
平沙:水邊的沙灘。
薺:薺菜。
洲:沙洲。
何當:何時能夠。

【全詩串講】

你北面那山上的白雲一片片,我安適的隱居生活使我欣喜。
登上山頭是想遙望你的住地,我的心正隨著大雁向你飛去。
太陽將落時帶給我淡淡愁緒,清秋的山色使得我悠閒安逸。

我不時俯瞰人們趕回村裡去,正走在沙灘上或在渡頭歇息。
天邊樹木好像薺菜般的微細,江畔沙洲有如月照似的清晰。
什麼時候你能把酒載到這裡,重陽節我們開懷共醉暢心曲。

明 程嘉燧《月明星稀烏鵲南飛》。(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孟浩然的詩在唐詩中是有其獨特風格和地位的。後人評之為「語淡而味終不薄」(清‧沈德潛),確實說到了孟詩的一個重要特徵,而本詩正是表現了這一特徵的代表作之一。在「時見歸村人,平沙渡頭歇。天邊樹若薺,江畔洲如月」四句中,作者既不著力於人物的動作,也不著力於景物的色彩。只用樸實的語言,如實寫出,讀來平淡而自然,但卻顯示了山村的靜謐氣氛,表現了自然的優美景象。作者在這裡創造的清幽淡遠的境界,正是孟詩上述風格的一個典型。

作者和朋友張五都是避世隱居的人。秋日登高時節,因懷念朋友而登高遙望朋友的居處,並進而遠近四望,心隨景起,景隨心轉。於是所見情景人物,都帶著作者心中的感情色彩和自然時令的特別豐姿,紛紛呈現在眼前。作者詩中隻字未提歸隱者之間的心曲與常人有何不同,但詩中情景交融的寫法和內涵,已經鮮明地顯現了歸隱者心中閒逸幽遠的情趣和對世事關心的不同視角。

作者情真意切的希望朋友早日載酒而來,在重陽節時可以開懷暢敘,同醉方休。其間,他們必有許多話要說,有許多思想、感情要交流。作者雖然略去不談,讀者料能想到,他們要說的話,也必如此詩一樣清幽高遠,絲毫不帶塵世間的重濁俗味。

清 董邦達《中秋帖子詩意》。(公有領域)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維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韋應物之古淡,是唐詩五言絕句中的三大頂峰,詩論家稱其「並入化境」。此詩正是作者古雅閑淡的風格美的具體體現。
  • 在荷葉初生的春天,我和你偶然相遇。但春愁已經隱隱而生。
    在荷葉枯黃的秋天,別離的愁思,終於來臨。深深的知道,這份情將永遠與自己同在,在悵惘中,只能獨自站立江頭,傾聽那永不休止的流水聲。”
  • 難怪西方人說,富人要進天堂比駱駝穿針眼還難。作者的慈心善念驅使他提起筆來,把自己心中的震撼和反思傳達給每一個讀到他詩作的人,一直傳達到今天心中善念已經很少的人們,在他們接近麻木的心靈上猛然一擊。
  • 近體詩主要分爲律詩和絕句;而律詩中有五言律詩、六言律詩、七言律詩。絕句也是一樣有五言絕句、六言絕句、七言絕句。律詩和絕句都必須嚴格依照規定的格律去寫。
  • 沒有讀過書,但從學習班上下來後居然能寫詩,從這首詩中我們能感受到那種質樸,純真的美;這也是任何華麗的語言所無法替代的
  • 在浮生若夢中的人們,卻仍然苦苦的追求著名、利、情,成也擔心,敗也擔心。然而凡是知天命、識天理的人都知道,世上的榮華富貴,各憑造化,榮祿平庸,早有安排。知曉真相的人。是不會為這樣的事情擔心的。所以,不開口笑才是痴人哪!
  • 雲霓作的衣裳拖著寬帶子,迎風飄拂著高高升到雲中。
    她邀我同到華山雲台峰頂,我向仙人衛叔卿高揖而躬。
    恍惚間正與仙人一同游走,駕著鴻雁飛臨仙家的大穹。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詩中的王維,獨處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 王維的“鳥鳴澗”,全詩描寫春夜的寧靜。我們可以感受到春山的空曠幽靜,連淡淡皎潔的月光,都能驚擾沉睡的鳥兒。這個“驚”字,真是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不過,也唯有當人的心境十分寧靜悠閑的時候,才能對大自然的變化有如此敏銳的觀察
  • 杜甫一生中固然費盡心力去發展詩歌技巧與方法,但他的名聲不是單憑詩歌技巧與方法就能成就的。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他關心人民疾苦、憂國憂民的那顆赤誠之心,使得世代後人永遠把他記在心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