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軼事錄:「懸魚太守」

楚天 整理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據《後漢書‧羊續傳》載:羊續,後漢泰山平陽(今山東泰安)人,為官清廉奉法。靈帝中平三年(公元186年),羊續被任命為南陽郡太守。在此之前,江夏兵趙慈反叛,殺死了原任南陽太守,並攻陷元縣,一時間人心惶惶。羊續毫不畏懼,身邊只帶一個小書僮微服前往,他「觀歷縣邑,采問風謠,然後乃進。」到任後,快刀斬亂麻,迅速平定叛亂,人民歡欣鼓舞,得以安居樂業。
  
羊續在南陽郡太守任上,廉潔自守,赴任後數年未回家鄉探親。一次,他的夫人領著兒子從老家千里迢迢到南陽郡看望丈夫,不料被羊續拒之門外,原來,羊續身邊只有幾件布衾和短衣以及數斛麥,根本無法招待妻兒,遂不得不勸說夫人和兒子返回故里,自食其力。
  
羊續雖然歷任廬江、南陽兩郡太守多年,但從不請托愛賄、以權謀私。他到南陽郡上任不久,他屬下的一位府丞給羊續送來一條當地有名的特產–白河鯉魚。羊續拒收,推讓再三,這位府丞執意要太守收下。當這位府丞走後,羊續將這條大鯉魚掛在屋外的柱子上,風吹日曬,成為魚乾。後來,這位府丞又送來一條更大的白河鯉魚。羊續把他帶到屋外的柱子前,指著柱上懸掛的魚乾說:「你上次送的魚還掛著,已成了魚乾,請你一起都拿回去吧。」這位府丞甚感羞愧,悄悄地把魚取走了。
  
此事傳開後,南陽郡百姓無不稱讚,敬稱其為「懸魚太守」,也再無人敢給羊續送禮了。明朝于謙有感此事曾賦詩曰:「剩喜門前無賀客,絕勝廚內有懸魚。清風一枕南窗下,閒閱床頭幾卷書。」至今此事仍以「懸魚」、「羊續懸枯(指死魚)」、「掛府丞魚」等典故被後人廣為傳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芝加哥小熊隊梅達斯又成為頭條人物,他將是下一個大聯盟的三百勝投手,台北時間8月2日梅達斯將在小熊主場迎戰費城費城人隊,若三百勝得手,將成為大聯盟史上第二十二位三百勝投手。
  • 如何認識歷史?中國近百年來是一個甚麼樣的歷史?《誰是新中國》的這本書裡詳實地作了回答,在這本書裡,辛灝年先生真實地、全面地對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末的一個多世紀裡,在中國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一切大的政治事件進行了論述,有宏觀的全景式描繪,也有微觀地細節點綴,還給歷史事件及歷史人物真面目。

  • 各方面狀況逐漸好轉的中國女排支柱人物趙蕊蕊最近兩天開始參加集體訓練,但她仍未回復最佳狀態。
  • (中央社台北二十7日綜合報導)奧運田徑史上,恐怕很難找到比奎羅吉更悲情的人物。奎羅吉從一九九六年至二00三年間,在一千五百公尺只輸過三次,其中兩次卻都在奧運,今年在雅典誓言奪金,不讓生涯留下遣憾。奎羅吉是摩洛哥的民族英雄。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年僅二十一歲的奎羅吉賽前就被看好是金牌大熱門,沒想到比賽中途卻絆到摩塞利跌倒,以最後一名收場。
  • 大紀元7月27日訊】(法新社布拉格二十六日電)今年三十四歲的捷克政治家史坦尼斯拉夫.葛羅斯(Stanislav Gross),在獲任命為捷克史上最年輕的總理後,立即著手在現行破碎的中間偏左派聯合政府基礎上,建立起一個以改革為導向的新政府。  娃娃臉的葛羅斯,是捷克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之一。他將接掌前總理史皮德拉的位置。史皮德拉因為領導的社會民主黨在上月歐洲議會選舉中慘敗,在日前引咎辭職。
  • 在結束此文前,我想說中國實現民主,靠的是各種進步勢力齊心協力,決不是單憑某一力量、某一方式或某幾個自以爲是“高品位”的人物所能起決定性作用的。我們欽佩帶頭衝破官僚壟斷經濟(當時要冒著“投機倒把罪”的風險)、衝擊報禁或黨禁的大智大勇者,但我們明白,民主政治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同樣離不開堅忍不拔、持之以恒的添磚加瓦者,所以,我們中國民主黨人將一如既往地、堅定不移地堅持和發展一個和平、理性與開放的中國民主黨,這種信念既不會被頻繁的政治迫害所嚇倒、也不會因暫時的困難所畏縮,更不會讓居心叵測的奸計所迷惑。
  • 深圳新聞網7月26日的一篇報導,描述了影響校園愛情的十大人物,分別是瓊瑤、張愛玲、徐志摩、三毛、金庸、王朔、痞子蔡、朱德庸、王晶、羅大佑。
  • 遠在內蒙古的《無極》即便令多數大陸記者鞭長莫及,卻依舊是媒體聚焦的熱點,尤其是宣炒《十面埋伏》的“大勢已去”,另一位中國電影第五代的領軍人物陳凱歌正在耕耘的巨制新片再度网住人們的注意力。
  • 自由時報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十七歲那年,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第一次接觸到人道作家陳映真的作品,當時他住在病房,讀到了陳映真《將軍族》和《淒慘的無言的嘴》,「我一個臉腫得兩個大,再用腫成一小縫的眼睛閱讀,至今就像按鈕一般,每讀必哭。」今年,林懷民將這份對於陳映真作品的感動,編成舞作,舞作中融入多部陳映真小說的角色及場景,形成氛圍,要說的,還是台灣人生活的故事。
  • 在日本則友善心人士大筆捐款給當地水災災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