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曉拂:看電影《居家男人》有感
作者﹕曉拂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7月6日訊】又看了一部電影《The Family Man》.是一部很感人的電影。故事比《Coming To America》更曲折一些。 也更深刻更多味道一些。

  片子的開頭和結尾都是在機場送別。第一次是1987年﹐Kate送別Jack去倫敦。Kate請求Jack不要走﹐因為在她的內心深處有預感﹐這一分手就永遠不可能和Jack在一起了。Jack擁抱着Kate說﹕“我去是為了我們的未來。我愛你。不要說一年在倫敦的Internship不會改變這個事實﹐一百年也不會改變。不管在哪裡﹐我們都永遠不會分離的。”看着Jack遠去的身影﹐Kate淚如雨下﹐……

  片尾是十三年後﹐Jack去機場阻止Kate去巴黎。這時候﹐Kate是一位成功的律師﹔Jack也是一位在華爾街呼風喚雨的人。他擁有一家自己的投資公司﹐專門幫助一些大公司搞合並。他不但從不會為錢發愁﹐女朋友更是隨時可以更換的。同樣的話﹐Jack對Kate說﹕“你這一去﹐我將永遠從你的生命中消失了。”Kate還是堅持要走。她勸Jack說﹕“十三年前﹐你走的時候﹐我曾經心碎。經過了這些年﹐我走過來了。現在我已經沒事了。我相信你也會走過去的。”

  看着將要遠去的Kate﹐Jack幾乎是用全身心喊出了心裡的話。他說:“我們在新澤西有一座房子,房子是一個mess,但那是我們的家。我們有兩個孩子,Annie 和Josh。Annie拉小提琴,拉得不好,可她一直努力著。Josh的眼睛長得象你。......你是一個很好的人,所以,也讓我變成了更好的人。在結婚十三年后,我們還不可置信地相愛著。我會唱歌給你聽﹐不經常唱﹐但在一些特殊的場合我會唱歌給你聽。......"

  Kate沒有去巴黎,她和Jack去喝咖啡。淡蘭色的光、淡蘭色的天空,滿天的晶瑩透明的雪花正飛舞著。咖啡店在這种氛圍下充滿了詩意。

  Jack在機場對Kate說的生活是十三年後在聖誕除夕夜他做的一場夢。夢中的他和Kate從來沒有分手。十三年來﹐他們一直生活在新澤西的一個小鎮上。一起撫育着兩個孩子。過着平凡的生活。他們有一個四臥室﹐2.5浴室的平凡的家﹐Jack每天早晨起床﹐給Josh換尿布﹐喂飽孩子﹐送兩個孩子去上日托。然後﹐再去他在小鎮上開的一個小輪胎店裡工作。晚上接孩子回家﹐夜裡再去溜狗。一天大約只有六小時的睡眠。他買不起$2400一套的西服﹐一家人去商場逛時也只能去吃Funnel Cake。

  夢中的Kate也不是一位賺很多錢的律師。她只是一位辦公室設在她家車庫裡的非營利律師。拿着微薄的一點錢﹐但是卻和親人快樂地生活着。

  這部電影有好幾次時空切換。似乎幾次切換就是讓裡面的人物做幾次人生的選擇。將你生活中熟悉的一切都拿走了﹐看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主要是Jack的選擇。最後也讓Kate作一次選擇。

  第一次時空切換發生在聖誕除夕夜。這一天﹐Jack的公司正在為全美國最大的一次公司合並忙碌着。有一位職員Alan走神﹐Jack問他為什么﹖他說﹕“我在想我的太太和孩子。這是聖誕除夕夜。”他的意思是說Jack應該明白的。然而﹐Jack說這個聖誕節誰也不能休息。都在這裡工作。他對員工說﹐這項工作完了後﹐他將給他們10個零數字的聖誕禮物。

  這一天﹐Jack也接到了十三年來從未再見面的有過婚約的前女朋友Kate的電話留言。拿着電話﹐Jack不知道該回她的電話還是不回。他的一位同事說過去的事就讓它留在過去吧﹐別再回電話了。于是﹐Jack將Kate的電話號碼扔進了垃圾桶。他不覺得他欠了Kate什么。

  那一夜﹐紛紛揚揚地飄灑着雪花。Jack對大樓的看門人說﹐他想走路回家。讓看門人把他的車子送他家去。

  在一家小雜貨店買東西﹐遇到一位打劫的。那位打劫的用槍指着店員﹐讓他兌現一張彩票﹐說那張彩票值$238。Jack走上前去﹐對那位打劫的說﹐他願意買他的彩票。避免了一場流血事件。

  與打劫的一起出來﹐走到街上﹐Jack對那位一無所有靠搶劫謀生的人Rob說﹕“你一天拿把槍到處走做什么﹖你會做出令你後悔的事來的。”那位打劫的說﹕“你在和一個錯誤的人講話。”Jack繼續說﹕“我的意思是說﹐在外面一定有一些機會或者一些措施幫助你的。”那人大笑﹐說﹕“你這是想拯救我嗎﹖”Jack說﹕“每個人都需要些什么。”Rob轉而問Jack,“那么﹐你需要什么呢﹖”“我﹖”Jack對他的問話有一些困惑。“我一切都有了。”

  Rob笑笑說﹕“聽起來你過得很不錯。但你要記住﹐這一切是你自己找的。聖誕快樂﹗”

  摔下這句警告式的話﹐Rob轉身走了。

  回到家裡﹐Jack躺上床﹐一覺醒來﹐他就到了另外的時空。他睡在一張舊床上﹐Kate正孩子般地躺在他的身上睡覺。寂靜的早晨裡﹐鳥兒清脆的鳴叫喚醒了整個小鎮。

  Kate翻了翻身﹐閉着眼睛說﹕“Jack,我再睡十分鐘。這是聖誕節。”

  Jack不能相信眼前的場景。一會兒﹐孩子進來了。一個大的抱着一個小的。大的叫Annie, 小的就是Josh。Annie叫他起床拆禮物。他才如夢初醒﹐嚇壞了。匆匆穿好衣﹐就往外跑。

  他匆忙地跳上車﹐開車去紐約﹐想跑回從前的生活中去。然而﹐他住的公寓樓裡沒有人認識他。管理人員不准他進去。再到公司的大樓﹐那裡的人也不認識他﹐還是不讓他進去。

  他氣沖沖地走出來﹐碰見了昨天的那位搶劫者Rob。他正開着Jack昂貴的車﹐穿着Jack昂貴的西服。只有他認識Jack。他讓Jack坐上車來﹐說給他解釋。Rob說﹕“這只是生活中的一瞬。”“一瞬什么﹖”Jack問。“你得自己想明白。你有足夠的時間。”Rob回答他。

  “足夠的時間是多少時間﹖”

  “對你來說可能是很久。”

  “你要多少錢﹖”Jack問Rob。他以為用錢可以叫Rob送他回到原來的生活去。

  “事情不是這樣的。錢在這裡是不管用的。”Rob說。

  Rob給了Jack一個裝着一個小玲子的紅袋子﹐就開車走了。那個小玲子似乎成了他的過去和現在的唯一可以觸摸得到的連接。

  Jack站在雪地裡﹐不知所措。只好開車回在新澤西的“家”去。他不知道回家的路﹐是看着地圖才找到家的。

  鎮上的人全都認識他﹐他卻是一個人也不認識。他的好朋友還以為他生活中有什么想不開的事﹐所以﹐才會在聖誕節早晨7點多鐘從家裡跑出去﹐一直到下午才回來。朋友勸說他﹕“你認為你放棄了世上所有的東西﹐但是看你得到了什么﹖4個臥室﹐2.5浴室﹐半完成地下室的家﹐兩個可愛的孩子﹐妻……記得去年你對我說過什么嗎﹖不要只因為你不太確定你是誰而搞糟了你生活中最有價值的東西。”

  回到家裡﹐Kate見到他平安回來﹐欣喜得如失而復得。這讓他很感動。

  他們要一起去參加朋友們的聖誕聚會。打開衣櫥﹐他簡直不能忍受那個"Jack"穿的那些粗糙的衣服。他的生活習慣也與那個"Jack"不一樣。朋友們也都覺得他有一點兒奇怪。

  從聚會回來﹐Kate又叫他出去溜狗。

  早晨。孩子的哭聲吵醒了他。Kate叫他去給孩子穿衣﹐將他們喂飽﹐好送日托。打開Josh的尿布﹐竟然全是Poop。他真是要吐了。大孩子Annie教他用紙巾給Josh擦干淨。Annie看着他說﹕“你不是我爸爸吧﹖”她站在凳子上摸着Jack的臉說﹕“他們做得真象。”Jack問﹕“誰﹖”Annie說﹕“外星人。”她以為是外星人造了一個假爸爸來給她。她問Jack會不會做巧克力奶﹖她說只要Jack會做巧克力奶﹐又不往她的腦子裡裝金屬的東西﹐她就接受Jack。她對Jack說﹕“歡迎來到地球上。”

  也是在Annie的指導下他才知道把兩個孩子送到哪裡去日托。送Annie下車後﹐他問Annie﹐“我現在怎么辦﹖”Annie說﹕“你去Big Ed's。”Big Ed'是一個輪胎銷售中心。Jack是從父親那裡繼承來這個輪胎中心的。

  他去了輪胎店。依然﹐每個人都認識他﹐他卻一人也不認識。他問一個店員﹕“我在這裡是不是有一間辦公室﹖”

  辦公室裡有一張照片﹐是他和Kate的結婚照。還有一個獎狀﹐說他在1988年是輪胎銷售的第一名。他才知道他1988年就在這裡了。他從來就沒有去過倫敦。

  晚上﹐Kate要和他做愛。他不習慣。但她為Kate身上散發出來的美麗而心動。抱着Kate﹐他說﹕“在大學裡﹐你就是一個美麗的女孩。現在﹐你已經變成了一位美麗的婦人了。”

  趁着Kate去換衣打扮﹐他裝睡着了。Kate溫柔地給他蓋好被子﹐悄悄躺在他的身邊睡下了。

  一次﹐一家人去逛商場。Kate叫他到男衣店裡看看。他看中了一套西服。穿在他身上非常出色。他覺得穿上這身衣服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Kate也說這身衣服好。但一看價格﹐要$2400元呢。Kate不同意。他們發生了爭執。Kate說他不是她所嫁的Jack Camble。那位Jack不需要穿一身$2400元一套的西服來證明自己是一個更好的人。

  一天傍晚﹐他抽出一卷錄相帶來放。那是Kate生日聚會的錄相。在錄像片中﹐他唱了一首歌給Kate聽。最初﹐聽到“自己”唱歌﹐他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最後﹐他自己也被這種真情感動了。

  在那首歌中﹐他唱到﹕“我沒有鑽石戒指﹐我也沒有一支歌唱給你﹐但我知道我愛你。愛我吧。我唱的都是真心﹐聽我的心在說﹕我愛你。”

  這一天是結婚紀念日。一大早﹐Kate就叫他打開禮物。是那一天在商場他看見的西服﹐Kate從一個Outlet Store買來的減價品。Kate以為他忘記了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哪裡明白他根本就不知道的。

  Annie說每年的結婚紀念日爸爸都送媽媽很特別的禮物。所以﹐他決定帶Kate去NYC吃晚餐。在餐館﹐他對飲食的品味之高讓侍者直誇讚﹐也讓Kate大開眼界。他還會跳舞﹐這也是Kate不知道的。

  Jack帶Kate去NYC的一家旅館過夜。現在﹐與Kate在一起﹐他已經很習慣﹑不再覺得尷尬了。他還發現這么多年來﹐他從未停止過愛Kate.

  他變得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了﹐精神抖擻地准備去賣很多輪胎﹐為他們的生活打拼。

  之後﹐還發生了一些事﹐讓Jack有機會重返華爾街。然而﹐當Jack准備給Kate一個驚喜時﹐卻發現Kate並不想住在NYC的豪華公寓﹐並不想讓孩子去那裡上私立學校。她只想和Jack在他們小鎮上的家裡相守到老﹐看着孩子長大﹐看着孫子孫女們來到他們的舊家裡訪問。那時候﹐他們已經白發蒼蒼﹐臉上有了許多皺紋。Jack在粉刷着陽臺﹐她則在花園裡工作着。……

  但是﹐Kate對Jack說﹕“如果你真覺得那份工作對你那么重要。我將帶着孩子離開我們現在的家﹐跟你去任何地方。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愛你。我選擇我們﹐那比我們的地址是什么更重要。”

  Jack沒有去NYC上班。他和Kate留在了小鎮上﹐繼續過着他們平靜而又甜美的生活。

  早晨醒來﹐Kate從窗子裡看見Jack和Annie在打雪仗。Annie對Jack說﹕“我知道你會回來的。”

  Jack又去店裡買東西﹐看見店主竟然是那位搶劫犯Rob。Jack問他﹕“你為什么會在這裡﹖”Rob笑了笑說﹕“你看﹐變成居家男人了。你想通了﹖”

  Jack憤怒地說﹕“你不能把我送回去。你聽見了沒有﹖你不能隨意地進出人們的生活﹐再擾亂它。”

  Rob回答道﹕“Jack﹐一瞬間不等于永恆。”

  Jacke有些恐懼地說﹕“我有孩子。我要回家了。”

  Jack有預感﹐知道他不得不走了。回到家裡﹐他先去兩個孩子的房間。撫摸着Josh絲絨般光潔的熟睡的臉﹐他萬分不舍。他又去看Annie。對Annie說﹕“Take Care.”

  最後﹐他回到了他們的臥室。對Kate說﹕“這幾周我做了一些不尋常的事﹐希望你不要介意。”Kate說﹕“你一直是Jack Camble。那是最好的事。”

  Jack要求Kate記住他。記住他現在的樣子﹐記在她的心裡﹐記憶裡。……

  Kate讓他上床睡覺。他不肯。又出去溜狗。

  音樂又流水般地傾訴着﹐雪花又開始滿天輕舞着。……

  這一夜﹐Jack不敢上床睡覺。他怕一閉眼﹐一切都不存在了。

  然而﹐就在他在沙發上打盹的時候。他又回到了現實中的時空。他還住在NYC的豪華公寓裡﹐他還是那個呼風喚雨的投資企業的總裁。

  打開他公寓的房門﹐有過一夜情的女友Paula正等在門口向他投懷送抱。

  他飛快地上了車。開車去到NJ的小鎮。然而﹐打開他們曾經的家門的是一位滿頭銀發的老者﹐說﹐沒有一位Kate住在這裡。

  疲憊地回到了NYC。公司裡的人正在滿世界找他﹐所有的人慌亂了﹐為着他們公司着手的合並出了一些問題。

  他卻有些變了。Jack決定這件案子完了後﹐就去哪裡休息一段時間﹐理一理思緒。

  坐在車裡﹐他給現實中的Kate打電話。

  找到Kate的家裡。Kate正在忙碌着遷居巴黎。她的律師辦公室要遷居巴黎了。Jack讓Kate 和他一起去喝一杯咖啡。Kate說﹕“如果你來到巴黎﹐來找我。我們一起去喝咖啡。”

  Kate找Jack來﹐原來是要將一些屬于Jack的舊物歸還他。十三年來﹐Kate一直保留着Jack的一些東西。

  回到自己的家﹐看着Kate存留着的他的舊物﹐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的照片﹐Jack的心情很不平靜。他決定去機場留住Kate.

  在機場﹐Jack找到了Kate。然後就發生了前面敘述的一幕。……

  看完這部電影﹐真有人生如夢之嘆了。有時候﹐一夢醒來﹐可能面目全非了。而什么是真實﹐什么是夢﹖就連曾經這么篤定自信的Jack也不太明白的。

  這部電影本身真是神來之筆。我理解主人翁夢中的命運是神本來的安排,而 現實的命運就是現代人類選擇和強為后的結果。強為确實能夠改變人生中一些小的東西,如原來神給的福分是一個平靜和睦的家,兩個可愛的孩子,將來可能是他們晚年的支柱和寄托。由于兩個人的執著和奮斗,神只好把他們應得的孩子換成他們立刻就能得到的名利,孩子恐怕只能交換給別人了。

  人生不就是這樣的嗎?人在迷中不知道福分是定好的,姻緣也是定好的,神好好的安排他不要。在夢中神給他展現了原有的安排,他也發現原來那才是最好的,那才是他最渴求的。

  片子中的一些情節安排很有意思,如讓那位搶劫者來昭示他的命運,讓安妮來說他是外星人做的﹐還有他在現實生活中的女友Paula也在他的夢中出現﹐同樣是一個想要來勾引他的女人﹐……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4-07-06 00:43:13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4/7/6/n5885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