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李白《古風五十九首(其十九)》

作者:文思格

南朝 宋陸《探微五岳圖‧華山》(公有領域)

  人氣: 172
【字號】    
   標籤: tags: ,

李白《古風五十九首(其十九)》

西嶽蓮花山,迢迢見明星。
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
  
霓裳曳廣帶,飄拂升天行。
邀我登雲台,高揖衛叔卿。   
恍恍與之去,駕鴻凌紫冥。

俯視洛陽川,茫茫走胡兵。   
流血塗野草,豺狼盡冠纓。

【作者簡介】

李白(公元701─762)字太白,號青蓮居士,是盛唐時期最有名的大詩人,也是中國曆史上最偉大的詩人之一。他的詩雄奇豪放,飄逸不群,想像豐富,流轉自然,音韻和美,體格多變。

南宋 梁楷《李白行吟圖》。(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字句淺釋】

(1)解題:這是一首遊仙體的古詩。作者在詩中通過清虛雅潔的美妙仙境與血腥骯髒的醜惡人世的強烈對比,表現了自己出世與入世兩種思想之間的衝突。
(2)蓮花山:西嶽華山的最高峰。
(3)迢迢:很遠的樣子。明星:華山玉女的名字。
(4)素手:(女性)潔白纖細的手。
(5)虛步:在空中走。
(6)躡:踏上,登上。
(7)太清:清虛的天空。
(8)霓裳:雲霓作的衣裳。
(9)曳:拖。
(10)廣帶:寬的衣帶。
(11)雲台:華山雲台峰。
(12)高揖:高舉雙手拱手行禮(表示尊重)。
(13)衛叔卿:仙人。曾經乘雲車、駕白鹿去見漢武帝,但只被當作臣下來對待,於是大失所望,飄然而去。
(14)鴻:鴻雁。
(15)凌:升,登。
(16)紫冥:也作紫虛,即天空、高空。
(17)川:平川,平地。
(18)茫茫:模糊不清的。
(19)胡兵:胡人(當時稱少數民族) 的軍隊。
(20)豺狼:指叛臣安祿山的部屬。
(21)冠纓:戴上有纓帶的官帽。

【全詩串講】

登上西嶽最高處的蓮花峰,遠遠看見明星仙女步從容。
纖纖玉手輕拈著粉紅芙蓉,凌空舉步腳踏著清虛太空。

雲霓作的衣裳拖著寬帶子,迎風飄拂著高高升到雲中。
她邀我同到華山雲台峰頂,我向仙人衛叔卿高揖而躬。
恍惚間正與仙人一同遊走,駕著鴻雁飛臨仙家的大穹。

偶然低頭看到洛陽那地方,到處是胡兵奔走一片茫茫。
鮮血塗抹在道旁的野草上,錦衣官帽高坐的全是豺狼。

宋 崔白《秋浦蓉賓》局部。(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本詩中接連推出潔淨仙境和慘酷人間兩幅反差極大的圖畫,造成詩中情調從悠揚到悲壯、詩歌風格從飄逸到沉鬱的急劇變換。要把它們諧和的統一起來,若非筆力雄健縱橫、才智超群出眾的李白,也確實難以成功。

詩中表現的獨善與兼濟的思想矛盾,以及憂國憂民的沉痛感情,是歷代仁人志士和心地赤誠的讀書人中都可能存在的。但此詩以遊仙體寫出,其表現力又獨高一籌。人們通常認為遊仙體詩是作者借想像而隨意發揮,用不現實的故事反映現實中的情理。其實,對於修煉人、甚至不修煉而根基好的人,靈魂離體的事例是很多的。現代研究者認為每五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有過靈魂離體的經歷。以此觀之,遊仙體詩不說全部,至少有相當大的一部份是靈魂離體的真實記錄吧!

李白是著名的道教崇奉者,並且隱居深山、修道煉丹,亟力追尋成道之路。但當他和仙人們正在樂陶陶的升入仙鄉時,卻被人間的慘劇震驚了。詩中嘎然而止,未說李白是繼續升天還是轉回人間。但修真崇善的修煉者都是有慈悲心的。圓滿飛升固然是生命的美好歸屬,而眼睜睜的看到百姓受苦、生靈塗炭,心又何忍?他就是不說,我們也能肯定,他是急急忙忙的轉回人間來了。美好的世界肯定是要去的,但人間還有豺狼當道、邪惡凶殘之時,我們還得先把它們撿順了再走。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雨初霽,萬物清新。松林明月,偶或松濤低吟;石上流泉,時時淙淙如琴。竹中喧嘩,可見姑娘們天真無邪、無所顧忌;蓮動舟來,想象打魚人悠然自得、適意舒心。在這樣的地方,山美水美人也美。
  • 情,只要是真的,就能穿透層層偽裝,叩開人的心扉;也只有真情,才能叩開人的心扉。文學理論可以流派迭起,文學作品描繪的對象和所用手法可以花樣翻新,但情要真才能動人,這一條規則卻是永恆的。因為真,反映了人的一種先天的、本性的追求。
  • 此詩語言簡淡平直,但卻情、景相生,意、境相諧,形像生動,頗具詩歌藝術的寫作技巧。長策:好的計謀或策略。窮通:「窮」即「不通」,「通」指處境順利、仕途顯達。浦:水濱。
  • 兒童「笑問客從何處來」,本來天真自然而無深意,但這淡淡一句問話,卻重重地敲打在作者心上,引發出無限的感慨:自己非但老邁衰頹,而且反主為賓,似被故鄉所忘!個中悲哀盡在平淡一問之中。
  • 此詩寫作者在王昌齡隱居過的地方留宿時的所見所感,是一首在盛唐已傳為名篇的山水隱逸詩,到清代,則更受“神韻派”的推崇,是作者的代表作之一。
  • 秋涼夜雨,詩人獨自在燈下枯坐,半生的宦海沉浮、冷暖榮辱浮上心頭,到如今只落得兩鬢斑白,人生無常,讓人感覺悲傷。
  • 詩人知道有一個香積寺,但不知寺在何處,於是便安步當車、信步遊訪,顯出一派閑適、瀟洒的風度。走了幾里路後,竟然走入了雲遮霧繞的山間,頓時使香積寺給人一種幽遠、出塵、深不可測的感覺。
  • 王維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韋應物之古淡,是唐詩五言絕句中的三大頂峰,詩論家稱其「並入化境」。此詩正是作者古雅閑淡的風格美的具體體現。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詩中的王維,獨處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 王維的“鳥鳴澗”,全詩描寫春夜的寧靜。我們可以感受到春山的空曠幽靜,連淡淡皎潔的月光,都能驚擾沉睡的鳥兒。這個“驚”字,真是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不過,也唯有當人的心境十分寧靜悠閑的時候,才能對大自然的變化有如此敏銳的觀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