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鄰里之間:遠親不如近鄰
作者﹕笑梅
體版】 【字號    
列印版
【大紀元8月21日訊】從公寓樓搬進新房後,雖然住得寬暢了,但鄰居之間不如以前那樣親近了,大家各忙各的,關起門來自己過,一天都難得見著一面。不久前,一起突如其來的事故,把鄰居之間的友善大大展現了一番。

那是二週前的星期五,我們下班到家的時候,發現三輛警車停在了鄰居老馮家門口。有三名警察正在和隔壁老趙一家人說著甚麼。不好,出甚麼事啦?我們趕緊下車跑過去。

警察告訴我們:“一個小時前,馮先生在家做陽台的時候,不小心電鋸將他大腿的血管割破了,流了很多血,幸好他及時打通了911,警察已將他送到醫院搶救。”

“天哪,太可怕了,他有沒有危險?我們能做甚麼?”大家幾乎做出了同樣的反應。因為我們都是學醫的,知道割破了大血管意味著甚麼。

“現在他上班的太太還沒有趕回家,希望鄰居們幫忙將他太太送到醫院去。”這是警察請求鄰居們做的事。

“沒問題,沒問題。還要我們做甚麼嗎?”仿彿每個人全身的細胞都在一剎那間調動起來了,都為老馮捏把汗。

回到家裏,匆忙吃了口飯,出門看了幾次也不見動靜, 後來才知道老趙已經將馮太太送去醫院了。他考慮到我們家有二個孩子,所以就沒有來叫我們。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趙太太打來電話,告訴我們馮先生已經上了手術台,醫生們正在積極搶救, 讓我們放心。

第二天,我們為馮太太煮了一碗面,就去了醫院。馮太太整個人都變了樣,憔悴口乾,她說:“手術已經結束了,血管接好了。可是因為大量急速的輸液輸血導致了全身浮腫。”她急得坐立不安,不吃也不喝。我們盡力勸她:“別急,醫生一定會有辦法的,血管接上了就過了一大關。你得先吃點飯,你要急出病來不就更麻煩嗎?”

“我吃不下啊。我一時看不到老馮我就不踏實,我知道我無能為力,可是……”說著紅腫的眼裏又流出了眼淚。懂事的兒子在一旁勸著媽媽。

“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如在心裏祈禱一下神靈吧。”我向她提議道。

“是的,原來我甚麼都不信,昨晚我就想,等老馮好了我就去信佛。我覺得天象塌了一樣啊。要不鄰居幫忙,我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問她要不要點現金, 她說: “昨天趙太太已經給了,她是個多麼細心的人哪。”

過了週末,我們上班的時候就可以每天去看一眼老馮了,因為他住的醫院就在我們工作大樓的對面。頭二天,他全身接著各種管子,處在麻醉狀態。第四天,醫生開始給他撤鎮靜藥,意識有一點清醒了,馮太太跟他說話,他能有一點反應。

馮太太叫著:“老馮啊,鄰居來看你啦。”

我走到他跟前,對他說:“我是笑梅,大家都很關心你。你要安靜一些。難受的時候就想真善忍,一定要挺住, 你記住啦?”這是我自從修煉後戰勝困難的法寶,今天都拿出來了。他痛苦的動了動,眼角處淌出一滴淚。

終於在一週後,也就是上個星期五,他醒過來了,可是他的意識不很清楚,睡了好幾天,記憶也混亂了。他醒來後就罵太太,罵兒子,說他們太笨。馮太太倒高興了:“老馮啊,你想罵我就罵吧,只要你能好受一點就行,我甚麼都能原諒你。”聽了這句話,老馮不罵了, 我想誰聽到這話都會感動的。 老馮見到我們時,頭三句話還正常,再往下說,就不知說到哪兒去啦。一會兒,回到了家鄉東北,一會兒又跑到了江西,一會兒又是南水北調;馮太太直對我們眨眼睛,意思是他老公又糊塗了,不要介意。

又過了一天,老馮恢復了正常,醫生們都說他恢復得很快。這時馮太太告訴他,在他出事之後,鄰居們如何幫忙,笑梅他們天天來看你。他說:“甚麼時候來看過我?我怎麼不記得?”敢情那天他說得有聲有色的全是在夢裏,不過我們現在都可以放鬆的笑話他了。

我和先生回到家再把他每天的變化與趙先生一家分享,鄰居們的情緒也隨著老馮的一天天好轉而好了起來。

老馮是個堅強的男子漢, 這回他被鄰居們深深的感動了:“自從我搬進新家後就忙,也不大和鄰居們交往。這回我才知道,原來我的鄰居都是這麼善良的人啊。過去我做得太少啦。”

“沒有甚麼,大家都很好,只是沒有機會表現罷了。別人有困難的時候,你們也會幫忙的。” 我覺得確實沒甚麼,遠親不如近鄰麼,最近我們經常念叨這句話。

除了我們幾家中國鄰居,還有一些感人的小插曲。

有一位西人鄰居,她的兒子和我兒子常在一起玩。在老馮出事後第二天,她到我家來問:“昨天發生了甚麼事?”

我告訴了她事情的經過,她說:“雖然我們平時不來往,但請轉告他,我在關心著他,因為我們是鄰居,我們應該友好相處的,象一個大家庭。”

醫生和護士們見老馮這麼快就脫離了生命危險,也很高興,他們告訴馮先生,他太太當時都急成了甚麼樣兒,他應該好好愛她。

當地的警察著實令人感動,他們不僅及時趕到救了人,還一直等到馮太太由老趙送去醫院。據家裏的老人說,在我們還沒有下班的時候,警察挨家敲門,求鄰居幫忙。第二天警察又來問鄰居,馮先生脫離危險了沒有。中國人都感嘆,要是中國的警察也這樣該多好啊。

一個大難就這樣奇跡般的過去了,老馮的傷勢一天比一天好, 昨天已經出院了。十天的時間, 鄰居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夫妻間也更恩愛了。馮太太還沒顧上提信佛的事,不過她知道我們煉法輪功,有一天突然說:“我覺得你們都不像煉法輪功的。”

我想她原來腦子裏大概對法輪功在有一個不好的印象,就對她說:“你是不了解法輪功。煉法輪功的人就是這樣的,處處與人為善,其實我們做得還很不夠呢。”

後記:

今天已經是事故後第三週了。昨天警察又來查詢老馮的傷勢。他問在院子裏走路的老馮: “你的鄰居怎麼樣了?” 老馮說:“看,我這不好好的嗎?” 警察愣了,“真的是你嗎?你當時都沒有血壓了,怎麼會恢復這麼快?” 老馮在心裏回答:是因為有大家的關懷呀!

老馮決定寫信給市警察署,代表自己和家人,還有我們這些鄰居們向他們表示衷心的謝意。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4-08-21 05:25:28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4/8/21/n635230.htm
大紀元網友 
'寫得很棒....\r\n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