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謀聖」 ──張良

楚天 整理
張良(國學網圖片)

張良(國學網圖片)

【字號】    
   標籤: tags:

張良,字子房,傳為漢初城父(今安徽亳州市東南)人,秦末漢初軍事謀略家。張良乃韓國貴族之後,其祖父與父相繼為韓昭侯、宣惠王、襄哀王、厘王和悼惠王之相,有「五世相韓」之稱,為韓國的功勳世家。
  
秦滅韓後,張良挾亡國之恨,圖謀恢復韓國,變賣家財,尋求刺客,制一百二十斤重的鐵椎,於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在博浪沙(今河南原陽東南)與力士狙擊秦始皇,未遂,逃往下邳(今江蘇睢寧西北)藏匿。據說在此遇黃石老人,得《太公兵法》。
  
秦末,張良參加反秦義軍,先在劉邦軍中為將,隨劉邦先後投項梁,入關中咸陽,又勸劉邦莫貪戀富貴,屯軍霸上,鴻門宴上為劉邦解危。劉邦被封為漢王后隨其入蜀,並讓劉邦燒掉棧道,以使項羽不疑。
  
楚漢戰爭中,力主劉邦聯合彭越、英布等人,勸劉邦滿足韓信要求,重用韓信以使他效力,反對酈食其復立六國的主張,主張追擊項羽,莫放虎歸山,這一切保證了劉邦在楚漢戰爭中的勝利,被劉邦譽為「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人傑。
  
西漢建立後,張良因功被封為留侯,任大司徒。高祖慾廢太子,由於張良力諫乃止。劉邦左右大臣皆山東人,主張都雒陽,只有張良支持劉敬之說,極言關中之利,力主都關中。隨劉邦入關之後,天下大定,張良便稱病杜門不出,學導引辟谷之法,晚年更「願棄人間事,慾從赤松子游耳。」死後葬在龍首原。
  
據《太平廣記》)載,漢末赤眉起義時,張良的墓被人掘開,打開棺木時,只見一個黃石枕頭突然騰空飛去,似流星一般轉瞬即逝。棺中根本沒有張良的屍骨和衣冠,只有寫在素絹上的幾篇論述兵略的文章。張良成仙後,仙位為太玄童子,常隨太上老君在太清仙界遨遊。他的孫子張道陵也得了道,他在崑崙山時,張良去看過他。
  
張良與蕭何、韓信同被稱為「漢初三傑」,並位列首位,堪稱謀士的楷模,被後人尊為「謀聖」。@(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擔任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私人助理達十年之久的葛蘭潔,提起南非民眾口中的「曼老爹」時以開玩笑的口吻說,曼德拉有時候會表現出有點嚇人的脾氣,但是他就像一般尋常人有著優缺點,曼德拉既不是神也不是聖人。回想自己從一個對政治完全沒有經驗、對身材高大的曼德拉所知無幾的普通南非白人,十年與曼德拉相處的時間,讓她從曼德拉身上學到很多事情,包括為人處世的態度等,對於自己的轉變,葛蘭潔說,「改變一個人的態度和行為,足以改變世界」。
  • 闊別俄羅斯約八十年的喀山天主之母聖像,今天踏上返鄉的道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以隆重的宗教儀式將喀山聖母像送上返回俄羅斯的路途。這幅喀山聖母像已在教宗的辦公室懸掛了十一年,教宗說,將這幅聖母像贈還給俄羅斯人民,讓他們可以近距離表達對喀山聖母的敬愛。今天的聖道禮儀在保祿六世大廳舉行,場面莊嚴隆重,大約有五千多名來自各國的朝聖人士參與。
  • 朋友你好:

    得知你對拙文《蔣彥永案沒有政治秘密》一文的批評一直很不安。你特別談到:“我不理解不寐爲什麽不鼓勵‘蔣彥永先生是民族聖人與民族良知’、‘蔣彥永先生一個人對抗整個國家’這樣的讚揚”;你的觀點是:“當前首先應該對當局反對和迫害的人給予歌頌而不是相反,因爲在中國,被迫害者得到的歌頌還是太少了。”由於最近半個月來我在溫州地區“大學生夏令營”證道,一直沒有時間就這個問題很你交流,希望能在這封信中簡單解釋一下我的真實立場--我一直以爲,書面討論比口頭討論更符合理性規則。

  • 孔子憑几像(唐·吳道子畫)(國學網圖片)
    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名丘,字仲尼,春秋魯國(今山東曲阜)人。他是中國古代偉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學派的創始人。 聖人
  • 前清打狗英國領事館牢房重現//中央社
    高雄市文化局委託漢王洲際飯店進行二級古蹟前清打狗英國領事館整修與經營管理,正積極進行整修工程,館內外許多鮮為人知的空間一一重現,市府文化局長管碧玲下午探訪位於館內地下室當年囚禁人犯的牢房,實地體驗當年坐牢滋味。這個迷你牢房位於英領館地下室,總面積約有四十坪,原作為儲藏室,不為人所知,直到日前整修才將整個空間清理出來,發現每間牢房最大僅有五坪,最高高度一百六十公分,最低則僅有六十公分,其空間大小及樣式都異於淡水的英國領事館,研判原因主要是原建物為天利洋行,地下室作為倉庫之用,後來改為牢房,空間自然侷促,而建物因興建於山坡上,地勢坡度自然造成每監牢房的高度不一。
  • 至今,蔣彥永先生已經將近兩個月沒有任何音訊了。起初人們判斷,當局是爲了避免先生在"六四"敏感時期向媒體發表新的談話、引起巨大的國際反響而短暫限制其自由,就像今年三月的兩會期間一樣;但"六四"至今已過去了一個多月,所有被軟禁人士均已獲得自由,只有先生一人仍然在押。這說明人們起初的設想是錯誤的,當局一定是另有打算。
  • 在處理蔣老先生的事件上,國際和國內社會更能據此測出當今中國政治的開明度:政府部門是否按法律辦事,公民是否享有言論自由,是否允許有“批評與自我批評” 。中國是一個病人,一條腿代表經濟,這條腿已勉強能站立;另一條腿代表政治,現在面臨的問題是開刀除掉病痛或讓其繼續惡化,最終拖垮整個人。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