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蘇州幼兒園血案兇手 老實人變惡魔之路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22日訊】2004年9月11日,41歲的江蘇農民楊國柱手持40厘米長的水果刀,闖入蘇州市白雲街小劍橋幼兒園內。20分鐘之內,28名兒童被殘忍砍傷和潑上汽油燒傷。但是在楊的老鄉眼中,楊國柱一向老實、本分、脾氣好,而且很喜歡小孩,只因為家人遭受的不幸上告無門,而把仇恨轉向更弱的群體。

據外灘畫報報導, 2004年9月11日上午10點半,41歲的江蘇沭陽農民楊國柱手持40厘米長的水果刀,闖入蘇州市白雲街小劍橋幼兒園內。在他被制服前的20分鐘之內,28名兒童被殘忍砍傷和潑上汽油燒傷,其中最大的只有六歲,最小的還不到三歲。伴隨稚嫩的孩子的,是鮮血、號哭和恐懼、夢魘,以及未來道路上揮之不去的陰影。

然而在熟悉楊國柱的人看來,這個40多歲仍然獨身、右腿微瘸的男子,一向顯得內向、本分,而且異常疼愛小孩子。從老實人到揮刀殘殺幼兒的惡魔,楊國柱是怎樣走上了這樣一條人性與靈魂的墜落之路?

老鄉眼中的老實人

據報導,今年41歲的楊國柱來自江蘇沐陽縣潼陽鎮窖莊村,到蘇州已有4年。兩年前,他曾在吳中區小商品市場擺了一個修鐘表攤。

在他們這些老鄉眼中,楊國柱一向老實、本分、脾氣好,而且也很注意自己的儀表。“小楊即使在沒有工作的時候,頭髮是梳得油光光的,有時還穿西服,看起來就像城裡上班的人一樣。”“小楊”是在蘇州的老鄉們對楊國柱的稱呼。

在邵洪芝印象中,楊國柱僅有的一次“犯事”,是在小商品市場擺攤時喝醉了酒,踢了停在他鐘表攤前的帕薩特一腳,跟車主吵了一架。但當天晚上,警方在問清楚後便釋放了他。

“小楊很喜歡小孩子”,這幾乎是蘇州所有熟知他的老鄉的共識。徐士寶與楊國柱認識已有20年。徐妻王必香說,她兒子小時候,經常是白天由楊國柱在鐘表舖邊幫忙帶著,晚上才接回去。楊經常會給孩子買吃的,跟孩子一起玩。

對姐姐楊翠蓮的孫女陳蘇紅也是如此。楊國柱的外甥女陳艷回憶說,楊看起來稍顯嚴厲,但每次給7歲的陳蘇紅打電話時,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有時能說一個半小時。

但28個小孩被砍傷的事實又讓這些老鄉們覺得困惑。“他這麼喜歡小孩子,現在要去砍小孩,需要下多狠的心?”邵洪芝說。

父母雙雙慘死

“小楊沒有到喪盡天良的地步,(行兇的)那把水果刀都生鏽了。”邵洪芝說。事發後,他專門跑到小劍橋幼兒園,看到了平靜蹲在地上的楊國柱。

在老鄉們看來,楊國柱的瘋狂行為,與兩年前他父母的死亡有極大關系。9月16日,窖莊村的村民們向記者講述了楊國柱一家的遭遇。

2001年5月,窖莊村黨支書記樑銀庚接到舉報,楊國柱的四弟楊國林和姨妹褚紅英有暗婚(當地說法,即非法同居) 嫌疑。窖莊村計劃生育小分隊以此為由,對楊國柱69歲的父親楊正友處以1500元罰款,並搶走全部財物──17袋糧食和3袋化肥。2002年5月24日, 楊正友再次被要求上繳1萬元,並被強行在計劃生育辦公室代立的字據上按了手印。3天後,不堪羞辱的楊正友和老伴吳增英雙雙服農藥自殺。

楊國柱兄妹在父母死後將屍體用冰塊保存起來。2002年6月6日上午,潼陽鎮黨委書記劉必揚帶著近千人圍住窖莊村,鬧出了一場“搶屍”風波。在這場風波中,楊國柱父母的屍體被搶去火化,楊國柱的大哥楊國成、三弟楊國喜等人被打得渾身是血。

父母過世後,楊國柱到處告狀,在楊國柱大姐楊翠蓮的家中,記者看到楊國柱的一封告狀信,題為《雙親逼赴黃泉》。新華社記者曾為此事專門寫了一份內參,內參發出後,江蘇省派出調查組到當地進行調查,但因取証困難,調查到了最後沒有作出結論。

不過,對於楊國柱父母之死,沭陽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吳學文的說法則與村民們完全相反。稱楊國柱父母的死因是因為他自己不孝順,兄弟姐妹推來推去不肯養他們父母等說法。

劉必揚於今年年初出任沭陽縣農林局黨委書記。9月17日,他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我跟楊國柱只見過一次面,跟他沒有沖突,他現在到蘇州作案完全是咎由自取。有關處理屍體的事情是公安局依法處理的,跟計劃生育無關。”

走向報復之路

如今已經無法弄清楚楊國柱是什麼時候開始產生殺人的念頭,然而通過他在父母出事後兩年多的生活,仍然可以粗略看出他是在怎樣的狀態下一步步擁抱了罪惡。

楊國柱的朋友王全軍告訴記者,2002年12月3日,他替楊國柱擔保到2003年7月30日之前不到任何地方上訪、告狀,作為補償,沭陽縣農林局黨委書記劉必揚給了楊國柱2萬元錢。

“他拿了2萬元錢就是準備以後去告狀,他說告狀沒有錢、沒有人不行。”楊翠蓮說。並且説要告狀告到底,一定要有個說法。

父母去世之後,楊國柱就放棄了修鐘表的生意,整天與老鄉一起打牌混日子。老鄉勸説,楊國柱稱母的事情沒有了結,沒有心思掙錢。 他曾向邵洪芝傾訴:“我覺得自己不行了,一天天沒有立足的余地。”

出事之前,楊國柱有一個星期未找過徐士寶。徐和4個老鄉跑到楊的住處,敲了半天楊國柱才開門。“他顯得很不高興,以前不會這樣。他說自己心情不好,也不讓我們進他的房間。我把燈開了,他馬上把燈關掉,只在院子外的小河邊說了兩句話。”徐士寶說。

外甥女陳艷回憶,2004年7月10日楊國柱在她蘇州的家中吃飯時,就曾說過“要做一件讓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同樣的話,楊國柱在春節返鄉時就在姐姐家說過。

9月10日晚9時多,楊翠蓮7歲孫女陳蘇紅接了楊國柱一個電話,楊國柱囑咐她好好學習。就在同一天晚上,吳中區一家水果舖老板馬秀梅驚訝地看到,一向節約且手頭拮據的楊國柱,居然一口氣花了400多元買了墨鏡、西褲和T恤衫。馬問楊國柱是不是要回家,楊國柱回答說:“我肯定要回家了,回去種田,再也不回蘇州了。”

9月11日早上8時,下榻裡潔雅美發店剛開門,楊國柱就進去剃了光頭,剃頭只要5元,但他付了10元後就匆匆離去。

一個半小時以後,楊國柱走入離住處不過200余米的小劍橋幼兒園,揮刀便砍。

楊在提審時承認,他計劃中的目標是吳中區的碧波小學,如能夠逃脫就再回老家作案。但9月11日是星期六,學生們早已放了假。當路過小劍橋幼兒園發現裡面坐著幾十名手無寸鐵的孩子時,他改變了計劃。

犯罪學家、江西社科院法學教授李雲龍認為:“楊國柱的作案動機是因為家裡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所以產生了一種絕望的心理,對社會仇恨並希望通過報復社會的方式來引起社會關注。由於他無力報復直接仇人,所以作為殘疾人的他只好選擇一個更弱勢的群體來泄憤。”

李雲龍強調,如果說馬加爵的犯罪屬於個體殺人,那麼楊國柱的犯罪屬於危害性更大的恐怖行為。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9-22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