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范英著:學者和政客 螞蟻和大象

范英著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3日訊】一代數學大師陳省身於2004年12月3日在天津逝世,享年93歲。12月12日火化,並在殯儀館舉行追悼會。他生前享盡尊榮,國際組織用他的名字為一顆小行星命名,中共更當作國寶供奉,誰想到邪惡政權卻讓他「死後看到不願看到的事情」。

包括《中國青年報》在內的媒體報道:追悼會那天,天津市有關部門只顧招呼包括中國國務委員陳至立等高官,而許多專程從北京、上海、浙江,以及國外趕來向陳省身致意的數學學者卻被拒之門外。他們要在北方寒冷的室外站立等候,無處可坐。這些被規定集體坐車前來的北大、清華數學物理方面的幾十位元老級教師,還有來自浙大、復旦的弔唁者,他們大多五六十歲,甚至年歲更大,其中不乏數學學科的卓越人物,凍僵了手指、凍疼了雙腳,卻只能眼看著官員的小汽車一輛輛駛入,還要把車開到休息室門口。書獃子們在此情景前,有點罵人了——你們親官員,遠學者!

我倒要說,你們整天在書齋裡探究數學奧秘,而對中共習性一無所知,因而少見多怪啦。須知中共統治機器的運轉主軸就是「官本位」。你眼前的情景才是中共天下的「正常」,若不這樣,才是反常哩!

打開《毛澤東選集》,你會看到幾十處談到知識分子是「團結」、「改造」的對象,更在講對民族資產階級政策時透露出這中間還有個「利用」政策。整個兒是居高臨下的態度,主奴關係的表露。「利用」是目的,就像獵人利用獵犬捕捉獵物一樣;「改造」是獄吏對囚徒的術語,「團結」則是主人對巴兒狗摸頭的官方辭令。學者從來不是他們的「自家人」!

你也別以為「還不至於這樣吧!」,到文革開始,「批反動學術權威」的口號明令公佈,一大批學者迫害致死,總算放心了!連我任教的高幹子弟學校的孩子都指著老師說:你們和我爸爸比起來,簡直是螞蟻和大象。

有人會說,現在情況變了,現任高官都是學士、碩士、博士,他們知道學者的成果靠了多大的辛勤,學者心地離不了純真,他們自會英雄愛英雄、惺惺惜惺惺的。這又是書獃子的想。須知「官本位」病毒一旦上了身,就會喪失良知,認賊作父,助紂為虐,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在他們眼裡,學者就是螞蟻,現在只是讓你們晚進一會兒會場,冷風裡站一會兒,就不自在啦,真該滾回去,重新學學「練達『黨』情皆學問」的大學問!

那就不要官了嗎?否。有人群就有官,但我們要的是人民選出來的官,或人民認可的官,更必須是受人民監督的官。請看看這些日子美國總統提名的部長在國會認證的場面吧。有的僅咬嘴唇,個個如履薄冰,形同受審。朱利安尼把前紐約警察局長科芮克推薦給布什當部長,那麼大的面子怎麼樣,沒進國會大門,就因為以往過錯,趕快靠邊站了!在中國,權和錢緊密相連。在民主國家,若是為了撈錢,就不用當官,現任紐約市長彭博,年薪只收一美元,就是證明。

有一句俄羅斯諺語:「市場上誰喊得最響,他的貨準是假的。」現在中共正是這樣。親民,親民,喊得震天價響,實則是徹頭徹尾的欺民!

陳省身地下有知,也該欣慰:因他的死而給學者帶來的這生動的一課,是他生前講不出來的。

大紀元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

評論
2005-01-13 3: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