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專訪胡佳:清晰記得趙紫陽說我們老了

六四時我是15歲少年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長樂採訪報導)胡佳一個致力於中國愛滋病預防關注的志願工作者,記者找到他時他正在河南偏僻的農村。得知趙紫陽過世的消息胡佳心情沉重。

他告訴記者:89年64發生時我是一個15歲的少年,但我記憶尤新。當時我對天安門發生的事情很關注,因為我的父母是右派,再者在那個時候電視一再播放一個畫面就是89年5月19日早晨趙紫陽在晨曦中到天安門廣場看望學生,跟學生談話的情景。胡佳模仿著趙老的河南口音:「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你們還年輕」。趙老當時說這一番話的情景,仍很清晰的浮現在胡佳的腦海中。他形容當時的趙老:他皺著眉頭,很憔悴很擔憂的面容。在此之後,趙老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任何媒體、公眾的報道中。他很寂靜的消失了,好象有人很刻意的把他談化出這個歷史舞台一樣。實際上官方這樣做是沒有什麼特別意義的。因為他那個時代,即便象我這樣一個15歲的孩子,都可以記得他當時想要做的事情,他對學生的關心,對學生安全的擔憂。

胡佳跟記者講了去年發生的一件事情:去年趙老85歲誕辰時,也就是趙老的生日,我曾經在那天下午的4點去過他家,很寂靜,武警站在門口站崗,我就在趙老家的門口對面靜靜的站者,我知道我進不去他家。先是武警來干涉,要我離開,還叫來他們的負責的便衣警察,警察很兇的對我說,這裏是不能停留的,必須馬上離開,我告訴警察,憲法賦予我有人身的權利,這裏也沒有說是軍事禁區,為什麼不可以停留?他們有叫來開著警車的巡警過來向我要證件,最後說你最好馬上離開,這樣不會給你惹麻煩。我看天色已晚,就走了。我在那裏站了一個多小時,我所看到的是:趙老家門口有中央警衛團開來的車甲A01968,他們從趙老先生的院子里搬出三個氧氣瓶,兩個中號的,一個大號的。這就驗證了過去海外朋友提到的趙紫陽要借助呼吸機來呼吸的這個事實,可以肯定他一直在輸氧的狀態,他的生命一直是很壓抑很窒息的,這是跟他外在他所處的環境是有緊密聯繫的。他住的福全胡同6號,走路到
天安門當年他看望學生的地方,20多分鐘就能到達。但是他再也沒有走過這段路。所以說,15年有多少日日夜夜?幾千個日日夜夜!他就再也沒有機會。不管怎樣說對他都是不公平的。

胡佳認為在15年前的那個歷史事件上如果說在共產黨的高官裏,對歷史有過公斷的對歷史產生過建設性影響的,但是最後失敗的就是胡耀邦和趙紫陽。胡耀邦早在15年前就去世了,因為他的死引發了89學運,天安門事件。現在趙紫陽先生去世,他又是被軟禁了15年,至死都沒有瞑目、給他一個公論,他甚至不知外界對他的關心支持他都幾乎無法知道,我們的執政黨共產黨他們又喪失了一個非常好的机會給64一個公道的判定,他們總是在拖延,如果他們認為拖延就可以淡化老百姓的關注就能慢慢的把這個歷史磨平,這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會越來越惡化。

今年的1月11號,北京的報紙上登出,以後天安門廣場升國旗將有1000名警察維持秩序,去看升旗的人要列成方陣,警察在其中看著,我覺得這已經是露出端倪。1月8號香港報紙登出關於趙老的消息,緊跟著他們出台這個政策肯定是他們為了防止突發事件而早就作好的準備。現在美其名曰是維持廣場的升旗秩序實際不是。派1000名警察到那裏去是針對任何比如說大范圍的公眾活動去悼念趙紫陽的事情,他們能採取處理突發事情的措施,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說心理話越是採取此類的措施,越是加速他們與公眾的衝突,或事情的惡化,將會對歷史產生更加動蕩的後果。現在這裏面的當權者各個都養尊處優,又發達了起來。

胡佳表示:我們要悼念趙老的。我們要知道他的靈堂設在哪裏。我要帶上白花和花圈去那裏悼念他。也會發出呼聲,促請執政黨從新評判64,給64死難者平反,給他們國家賠償,認定他們是英雄,承認那個時期是中國共產黨的錯誤,這個事情不能夠再往後延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5-01-17 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